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章 温柔乡中
章节列表
第一百章 温柔乡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悟者世界就是如此,无论你是达官贵人,还是贩夫走卒,只要机缘到了,你就可以成为独立于普通人之外的神奇个体——悟者。

就如同云小柔口中的大树哥哥一样,他本是云家一个伐木小厮,整天与云岭深山中的各种树林打交道,但是机缘巧合之下,竟然从成片成片的树木之上领悟悟者之力,从此一飞冲天。

从小厮做到护院,然后又在云家扩张史上屡立奇功,云家家主赐其姓云,云大树最终成为云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管家,而且是各大家族中最年轻的管家。大树哥哥在云家素有极品家丁之称,据小道传言,云家二小姐的芳心也被其摘去了。

再看擂台上一僧一商,僧人法号落尘,本欲青灯古佛了残生,可在一次诵经过程中,忽然对木鱼声声有了特殊的感应。那一夜,每敲一下,体内便多出一丝灵力,一夜之后,悟者初成。

商人名叫段庭轩,在一个中等规模的城中做着不大不小的生意,每日量布贩衣,悠闲自在。可就在一次剪裁布匹的时候,段庭轩心中忽然多了一些明悟,于是闭门七日。再开门之时,店内布匹全部被裁成规格一尺方圆的布片,悟者段庭轩大笑三声,拂衣而去。

成就悟者是冥冥天意,还是命中注定,所有人都不得而知,可是在这神奇的纽带牵连下,两人酣战一场,对各自追寻的道路有了更深的体悟。

擂台上再次响起木鱼声,木鱼声中,一丈白绫蜿蜒着缓缓竖起。

木鱼声声,透着无为之道;白绫起伏,尽显世事无常。

许久,在众人的目光之中,段庭轩抓着一丈白绫,率先站起。落尘摇头一笑,双手合十表示佩服。

而就在此时,旁边擂台上轰然一声大响,只见一团耀眼亮光随着响声从擂台中间升起,一道身影直接被轰飞而出,落到擂台下面,踉跄几步艰难站定。亮光散去,擂台中央傲然挺立一人,但是脸色苍白,显然是灵力与体力双重透支造成的。

虽然如此,他依然是最后的胜者,古镜悟者花琉璃。

云家云大树终究还是获得了最后的胜利,此时与云岭双姝站在最后决出胜负的擂台下,看着最后一场十强选拔赛决出胜负。

至此,圣麟谷的新秀选拔赛十强统统出炉,他们分别是:

空间悟者池云空,楼燕悟者云小灵,蝴蝶悟者云小柔,青龙悟者燕青,白虎悟者王烈,朱雀悟者洛燕,玄武悟者苏摩,白绫悟者段庭轩,森林悟者云大树,古镜悟者花琉璃。

金铄、月璇、苏灿、青衣、墨林五人看着擂台上并立的十个天之骄子,心中暗暗推算哪两个人会顺利加入自己的五人小队。

不过,十强之间还未决出排名,休整三日之后,会有一次最精彩的十强混战,十人在一个固定场地决战,按照被击出场地的迟早决定名次。此次混战不做任何限制,每个人都可以使用最强技能放手一搏。而且由于是十人混战,所以更考究十人的战斗智慧。

十人混战的危险性是非常大的,所以五个尊者会当场监督,当他们发现有人必败而又有重伤或者死亡的危险,会出手将那人救出场外。当然,救出场外就算失败了。

三日后十强决战,并且与五位尊者弟子分组。而在这三日内,尊者弟子要从前几轮败者中选择遗憾落败的强者。

当然,能走到最后一轮的失败者肯定是热门人选,但是最终决定权却是尊者弟子的喜好,所以任何失败者都可以毛遂自荐。能够入选五人小组的人可以得到神兽圣麟的庇护与少量传承,这样的机会肯定不会轻易放弃。

“走啦!找个没人的地方给你们点好东西。”

苏灿叫上白墨缘与古笑天,并肩而去。

人员已定,苏灿自然不需要再对其他人费心,而在今晚,灵水尊者又将苏灿叫到灵水堂,说是苏灿上次扒下来的一百只绣花鞋已经处理完毕,需要他继续下面的任务。而完成这个任务之后,苏灿有可能得到另外一种灵水的下落。

苏灿从灵水堂出来时,神色有些尴尬。虽然只是简单的将绣花鞋送达某处,但是目的地却让苏灿暗暗摇头。

第二日,苏灿叫上古笑天与白墨缘,再次奔赴圣麟秘境。

秘境三层,已经是魔灵二级的天下,也就是拥有与人类悟师匹配的魔族高手。

苏灿三人一路隐秘疾行,并没有去招惹太多魔族,一个时辰之后,来到一个保存颇为完好的小城。城中最繁华的街道中央,矗立着一座三层木楼,木楼上面粉红一片,娇笑一片。

温柔乡!

直白的牌匾宣示着此处是什么地方。

古笑天与白墨缘面面相觑,此时才明白为什么苏灿来之前不告诉他们目的地是哪里,只说是历险的好地方。

历险!历你妹妹的险啊!这种地方是我们来的吗?

两人转身就走,被苏灿苦苦拉住,然后低声说道:

“七星刀、赤练金羽是白拿的吗?”

靠,果然是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两人停住脚步,却站在苏灿身后,打定主意扮演苏公子的两大随从,然后再上青楼。

三人虽然都是悟师之身,但是年纪尚幼,个个家教甚严,这种地方平日都是绕着走的,今日进去虽然是因为特殊任务,但满楼白花花的肌肤与胭脂水粉的艳色,让他们几乎不知道怎么迈步。

“哎呀,客官,您可是好久没来了呢!”

门口老鸨眼尖,一眼便看出苏灿三人气质不凡,必是阔绰之主。一双小脚托着满身丰满小跑到苏灿身旁,以一种极为熟络的语气招呼道,似乎相识日久一般。

苏灿似乎能感觉到背后两人目光中的杀气,知道他们误会了,但现在也不好解释什么,又不能不进去,只好硬着头皮走进去。心中把这老鸨咒骂一百遍。心中后悔没把任务详情告诉两位兄弟,别等下俩人受不了把自己揍一顿就完蛋了。

老鸨认定三位肯定是有钱大少爷,直接带着穿过大厅,来到楼上最大的一个房间。

“三位公子可有相好的姑娘啊?老奴亲自给您去叫。”

相好的?老子可是第一次知道青楼大门朝哪开,哪里知道什么是相好的姑娘。

古笑天与白墨缘打定主意当苏灿的跟班,连坐也不肯坐,站在后面一副职业保镖的架势。两人其实也不太相信苏灿是喜好青楼之人,但是当他们听到苏灿口中吐出一个“相好的”姑娘名字之时,下巴险些惊掉。

“把嫣红叫来!”苏灿硬着头皮说出灵水尊者告诉自己的一个名字。

“呀,公子真有眼光,嫣红可是咱温柔乡的头牌呢!可是好生不巧,她现在可正在接客呢。”老鸨面色为难的说道。

苏灿神色一变,心中暗道:正接客?师父没说人家正接客的时候怎么办啊。

“那,再等等?”苏灿心中惊疑不定,盯着老鸨疑问道。悟师目光如若实质,虽然苏灿极力压制,但依然吓了那老鸨一条。

老鸨一惊,以为苏灿是用的是讽刺的语气,忙不迭说道:“老奴马上去叫,马上去叫!就是天王老子,老奴也把嫣红从他床上拉下来。”

说完之后不等苏灿回应就一路小跑奔出房间。

苏灿没想到老鸨竟然误会自己的意思了,伸出手却没机会将老鸨拉回来了。回过头去的时候,看到古笑天与白墨缘伸出两个大拇指,心中一凉道:

老子的形象彻底被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