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九章 云岭双姝
章节列表
第九十九章 云岭双姝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两人正说话间,旁边一道人影从擂台上被击飞,砰然坠地之后还飞起几根白色的羽毛。

苏灿定睛看去,竟然是心中既定伙伴之一,白墨缘。再看台上,却是一个穿着红色劲装的姑娘,此时正高举双手庆祝获胜。姑娘应该只有双十年华,身材挺拔,容颜俏丽,似乎感受到苏灿的目光,竟然扭头来看,然后挑衅般地扬了扬白玉般的下巴。

苏灿报以灿烂的微笑,表情人畜无害好似纯洁少年,双手却朝着姑娘胸前的挺拔虚抓几下,算是为兄弟报仇了。那姑娘气的直跺脚,一手掐腰,一手指着苏灿,蛮横吼道:

“臭小子,你给老娘等着!”

然后不等裁判宣布获胜结果,就跳下擂台朝苏灿这边走来。

而在此时,一身狼狈的白墨缘从地上爬起来对苏灿说道:“悟师五级的,干不过!”

苏灿点点头说道:

“这很正常,圣麟谷之人论天分几乎都相差不大,所以境界高一级就是实打实的高一级,双方对阵会占据很大的优势。”

话刚说完,一张俏脸猛然出现在苏灿面前,由于冲势过猛,一阵香风直接灌入苏灿鼻中,然后苏灿胸膛似乎被压上了两团柔软。

苏灿猛然一惊,退后一步,耳中听那红衣姑娘娇脆的声音:

“不要以为你是尊者弟子老娘就不敢揍你!有胆量去擂台上,我要跟你单挑!再让你两只手!”

苏灿正欲放几句狠话以示愤怒,还未答话,又听到一个女子声音,那声音带着糥糯的柔软,好像抚柳春风一般惬意,苏灿满腔怒火顿时消逝。

“姐姐,你又欺负人了,我说了多少次了,你不要这么冲动了。你再这样我回去肯定要跟师父说。”

苏灿抬头看向来人,身形灵动,绿衣飘飘,她长相与红衣女子酷似,应该是双生姐妹,不过面相温和,举手投足尽显柔情。两姐妹一静一动,一温一火,即便相貌相似也很难让人把她们当做双生姐妹。

姐姐似乎很怕妹妹告状,对苏灿做了一个“走着瞧”的口型,然后回头挽住妹妹的胳膊,满脸笑意,极为开心道:“妹妹也赢了吧?我早说过那家伙不是你的对手。”

苏灿眼见红衣姑娘满脸怒容瞬间变为甜甜笑意,变脸之快让人叹为观止。

“走啦!大树哥马上就要上场,我们去给他加油。”绿衣姑娘拉着姐姐向旁边走去,忽然想起什么,转身对苏灿摆摆手道:“苏灿,再见。”

苏灿看着一对青春年少的姑娘渐渐走远,脑海中却出现了那道属于自己的倩影。雪殇城中,她在做什么呢?苏灿想象再相逢的日子,嘴角露出一丝幸福笑容。

“云岭双姝,姐姐云小灵,妹妹云小柔,都是悟师五级的实力。”三人之中,白墨林入谷最早,他开口向苏灿与古笑天介绍道。

苏灿道:“都是悟师五级,以下克上果然很难。”

说话间,又有四个擂台决出胜负,这四个胜者全是黄阶悟者,但却是黄阶悟者之中的顶尖存在——四相悟者。四相就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相相辅相成,才能成就王图霸业。四相悟者,那强大的种族传承几乎可以无视悟者品阶之间的差距。

至此,十强之中已经出现了七个,只剩下三场比赛还在进行。云氏姐妹口中的大树哥正在与另外一人缠斗,一时之间难分胜负。

另外两场比赛,一场呼喝连连,风声猎猎,两人你来我往,每招每式都发出巨大的声响。而另外一场比赛,却恰恰相反,两位悟师之间靠着一道彩光相连,虽然灵力狂涌,但双方一动不动,竟然到了比拼灵力的阶段。而在这个擂台下,四位尊者弟子全部凝神观看。

苏灿走到此处,低声道:

“师兄师姐们好啊!”

月璇虽然在凝神观赛,但苏灿的声音还是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月璇有些着急,但依旧压低声音道:

“这几天你去了哪里,为何一点音讯也没有?让我很是担心。”

苏灿讪讪笑道:“有些事耽误了,嘿嘿。”他总不能说是找了些好宝物准备给自己增加竞争筹码。

月璇也没有再行细问,只要苏灿没事就行,现在要关注的是眼前这二人最终胜负如何。

苏灿也抬眼望去,看到擂台左边是一个僧人打扮的人,应该是悟者大陆比较少见的宗庙之人。此时那人正左手敲击木鱼,右手抵住那道彩色匹练,努力调集经脉中残存的灵力,去冲击对方的防线。

对面那人矮矮胖胖,满脸和气,即便现在拼命阶段,似乎也带着笑意。他入道前乃是一个正正经经的布匹商人,每日与各种绫罗打交道,机缘巧合从绫罗布匹上悟道,世所罕见。两人中间那道彩光正是商人灵力所化的一丈长绫。

僧人灵力擅长以点击面,仿佛每次敲击木鱼之声,就是一次灵力攻击一般。而商人灵力却是绵绵无尽,一波三折,如同一匹长锦连绵起伏。

终于,那道彩光最后一阵凌乱波动,消失不见,只留一道长绫软软垂在地面。两人灵力枯竭,商人悟师甚至连收回长绫的功法也无法引动。

谁也没有想到,两人战到最后,依然是平局之相。灵力枯竭,筋疲力尽,两人都忘却了自己的悟者身份,仿佛跌倒了的普通人,谁的意志力强大,谁先站起来,谁就是最终的胜者。

台下之人屏息凝视,期待最后的意志之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