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章 苏灿寻宝
章节列表
第九十章 苏灿寻宝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圣麟秘境二层的一个小村庄内,苏灿在一座破败的房子中翻找着什么。不去关注未来队友的表现,他来这里做什么呢?

识海之中,苏灿有些疑惑地向尺老问道:

“你能确定七星刀就在这个小村子里么?为什么我找了半天还没找到。”

尺老道:“第一次来这秘境时我就觉得非常熟悉,现在几乎肯定这个秘境所处的时代就是我跟原来主人纵横大陆的时代。如果那种神秘的秘境能量能够完全复原当年的情景,那主人随手藏着的一些武器应该也会存在。”

苏灿道:“那你确定一下到底在哪里?这可是我们进过的第十个民宅了,连个皮毛都没找到。”

尺老道:“几千年的时间过去了,我老人家哪能记得那么清楚,若不是要帮你找些有资格收买人心的宝贝,我才懒得费劲回忆呢。万年有多长,你个小屁孩哪里懂得我拼命搜寻那一点点线索的辛苦?”

原来苏灿通过一天的比赛观察之后,发现大多数悟者身上并没有什么武器。一方面是因为悟者能力提高之后对武器的依赖大大降低,另一方面却是因为没有能够适应悟者灵力的武器,普通工匠所造的武器根本承受不了悟者的强大灵力灌输。只有那些上古遗留的神兵利器,或者在世神匠所打造的特殊武器,才能对悟者之间的的对战起到帮助。

而在苏灿第一次进入秘境之后,曾经与器灵尺老有过一段交流,得知这个神奇的秘境竟是他曾经辉煌耀眼的时代。

一切就是如此巧合,尺老暗中观察,最终得出结论——那个时代所遗留的宝物应该也存在这个秘境之中。至于取走之后,是否对秘境有所影响,就暂时不在苏灿的考虑范围内了。

苏灿深知由于时间欠缺,他在五人之中,实力最低,这在一定的时间内是很难弥补的。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便是十强之人肯定会优先选择实力最强的队长。而且身为五人小队的队长,一定要能服众,要让队友信服。

苏灿深感压力重大,这才想到为自己的每位队员寻找一把上古时代的神兵利器,一者便于抢人,二者也能增加队伍实力。

尺老的倚老卖老让苏灿微微一笑,他知道尺老一直为了自己实力的提高,也是费尽心力,两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苏灿按尺老的提示一一排查,忽然听到尺老声音突然变大:

“想起来了!就是这里!哈哈,哈哈……”

尺老兴奋的声音在苏灿识海震荡,苏灿无奈道:

“这么大的人了,不要一惊一乍好不好?要把我识海震散吗?”

尺老毫不在意道:“能看到当年主人用我刻下的记号,这就证明我的推论是正确的,我开心,我兴奋,你管得着吗?”

苏灿此时正站在一个农家土炕前,按照尺老的提示将炕上残留的破席烂被清走,然后看到土炕之上横竖两道凹痕交错,恰成一个十字。凹痕长短正与量天尺相似,量天尺主动飞出,尺身一晃,竟然一分为二,一横一竖嵌入凹痕之中。之后,土炕之下竟传来“咔咔”之声,显然是下面机括在几千年后重新启动了。

嗯?苏灿眼前一亮,果真神奇啊!不过,他更感兴趣的是量天尺之前一份为二的情景。这里的宝物再强大也是要送人的,量天尺才是伴随自己终身的可成长神器。

“这又是什么能力?我怎么不知道量天尺还能一分为二。”苏灿问道。

尺老听土炕之下机括滚动的声音如常,知道问题不大了,尺身跳起,又合二为一道:“这就是量天尺下个阶段的能力了,你还没能力使用,被你拖累,我也只能勉强使用,只能一分为二而已。况且,只能分出一样形状的尺身,并不能分出有同样能力的分身出来。”

“你的意思是,量天尺还可以化出很多分身,而且每个分身都有和它本体一样的能力?这叫什么技能,快说快说。”

尺老自豪道:“量天尺第四特技:绿影分身。最强状态之下,可幻化出万把量天尺,无人可挡!”

苏灿双眼圆瞪,不敢相信道:“万把量天尺?先不说对敌,如果我用这万把量天尺同时修炼,那修炼速度岂不是可以增加一万倍?”

“想得美!白日做梦啊!”尺老看着苏灿几乎要流口水的样子,没好气地说道:“首先,维持这万把量天尺的灵力是极其庞大的,恐怕你聚灵而来的灵力还不够维持!其次若想达到万把量天尺,你的实力最起码要达到悟尊九级吧!”

“你!”苏灿一指量天尺,急道:“耍小爷玩呢!悟尊九级,头发都白了!”

“哈哈!”尺老笑道:“不要那么贪婪嘛!等你悟师五级的时候,差不多就可以一分为二了,到时候我再指导你,争取早日一分为十。”

苏灿正要埋怨几句尺老不靠谱,忽然看到那十字凹痕处忽然裂开半尺宽,一个长条锦盒被机括托着,缓缓送将上来。锦盒非金非玉,是一种特殊材质,外表覆满锦绣花纹。四面光秃秃的,并未看到任何锁具。

七星刀!传说中可以吸取天上北斗七星之力,让自己的灵力沾有星华之力,从而大幅增加使用者的实力。

苏灿伸手欲拿,却被量天尺一下打在手背,尺老的声音传来:

“想死就继续抢!”

“啊!”苏灿痛呼出声,“这里又没人,我抢什么呢?不能拿也不提前说一声。”

尺老正欲答话,忽然一道尖利的叫声传来:

“谁说没人?你不要我就笑纳了,哈哈……”

话音未落就见土炕紧邻的砖墙之上直接穿过来一条手臂,抓起锦盒又穿过墙壁,留下一道长条洞口。

“追啊!”苏灿说完就欲破墙而出。

尺老尺身一横挡在苏灿身前,口气轻松道:“急什么?我尺老的东西是那么好拿的吗?”

苏灿一愣,联想刚才尺老不让自己碰那锦盒,心中隐隐有些明悟。正在此时,屋外忽然传来一声惨叫,接着便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苏灿从门外走出去,行到屋后,恰看到一个身形极瘦的人蜷缩在锦盒之旁,双手乌黑,黑色逐渐蔓延,当整个脸部被黑色蔓延之后,抽搐的身躯渐渐停止不动。锦盒虽然滚落在地,但并没有被摔开。

眼见那人死的不能再死,苏灿惊叹这锦盒之上毒药的霸道。

“活该!我的东西也敢抢!”

尺老将尸体挑到一边,然后尺身将锦盒摆正,“当当”之声传来,却是量天尺按照一定的规律敲打在锦盒之上。苏灿观其敲击位置每次都不一样,而且听其敲打节奏极有韵律,不由暗暗称奇,同时感叹这量天尺的前主人果然神通广大。若非知道机关所在,后人怕是根本没有办法打开装有宝剑的锦盒。

时间并不太长,尺老的记忆力明显不是那么差,那种复杂的开盒方法竟然一次成功。

锦盒弹开,露出一把造型古朴,裸露在外的宝刀。刀身流光闪动,似有星华在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