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九章 走马观花
章节列表
第八十九章 走马观花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白墨缘一脸不信之色,他与苏灿几乎没有短兵相接过,怎么会中毒呢?不过,苏灿一脸自信的样子让他不由不信,暗暗探查起自己的经脉来。

什么?

白墨缘忽然大惊失色!翅膀一阵急颤,看向苏灿的目光满是不敢置信。

“大鸟,赶快落下来变回人形吧!要不然等下自己摔下来可没人负责。”苏灿站在地上,根本看也不看白墨缘,对着眼前的一片空地说道。

白墨缘嗖一声落到苏灿面前,在空中已经化为人形,一袭白衣照人。不过,白墨缘的脸色失去了往日的镇定,刚才尚且是灵力迟滞,此时却几乎不能运转了,若非他当机立断落到地面,恐怕就成为第一个被摔死的鸿鹄悟者了。

白墨缘问道:“你什么时候下的毒?”

苏灿说道:“问问你的小天鹅吧!哈哈……”

说罢,转身朝着山下扬长而去。

“什么?小天鹅?”白墨缘想到自己的小天鹅回到体内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异常,不由的一头雾水,抬头看到苏灿已经走远,急忙追赶上去。可惜现在一身灵力无法施展,费劲全力才远远坠住苏灿,一路跟回圣麟谷。

不过,到达圣麟谷之后,白墨缘几乎筋疲力尽,浑身被汗水湿透,一脸狼狈。不仅如此,进入圣麟谷之后,苏灿忽然加快脚步,转眼间便不见了身影。

白墨缘一向不擅与人交往,甚至连话也懒得说。此时无奈之下逢人便问,看到苏灿苏公子了吗?

谷中之人大都互相认识,何况是白墨缘这个经常一袭白衣充满个性的英俊公子。不过,他们此时看到白墨缘的狼狈之相,皆面露惊奇之色,有些年轻女子不由掩嘴失笑,好半天才能恢复常态。众人都在猜想,是谁把白公子折腾成这个样子了?莫非是他口中那个苏灿吗?

不过,能来圣麟谷之人都是心善仁慈之辈,见过苏灿的都将苏灿去向告知白墨缘。

苏灿并未刻意隐匿痕迹,见过他的人颇多。白墨缘一路艰难寻来,最终在谷中央饕餮阁找到了苏灿。

此时苏灿坐在桌前,桌上摆着几味可口小菜,一壶两杯,青瓷酒杯已然盛满酒香。

看到白墨缘前来,苏灿伸手一招,说道:

“白兄快来,小弟请你喝酒,玩了半天,又饿又累啊。”

白墨缘脸色极其不善,坐到桌边,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心中郁闷道:只是玩玩而已,就给老子下毒。不过他极好面子,根本拉不下脸来求苏灿解毒。

于是两人谁也不说话,几口菜,一杯酒,在极其奇怪的氛围中吃下了两兄弟在一起的第一顿饭。

酒尽饭足,苏灿看着白墨缘手中竹筷恨不得夹碎盘中青笋,口中钢牙互咬,咯吱作响。他强忍笑意,心中暗道:苏灿请客就这么难吃吗?等下可不要谢我。

苏灿起身告辞,一块碎银给到小儿手中,留下欲言又止的白墨缘,怔怔而立。饕餮阁虽然是圣麟谷自己的产业,但是弟子吃饭也是要付钱的,谷中除了不交学费,其余都要自给自足。

“白公子,苏公子让我把这个交给您!”小二见苏灿走后,将一方素笺交到白墨缘手中。

白墨缘展开一看,只见上面用粗粗的炭笔粗略画着一只天鹅,旁边一个少年正把一些水滴甩到天鹅身上。天鹅长颈之上画着的是白墨缘的面部,虽只是简笔勾勒,但一脸傲然之色,活灵活现。旁边少年却是苏灿模样,嘴角扬起,带着坏坏的笑容,似乎在想对方中毒之后的惨象。

原来如此!白墨缘心中恍然,继续向下看,是苏灿写的一行字:

酒能解毒,菜能化灵,三日之后,四级巅峰。

白墨缘看到此处,心意一动,发现体内经脉又能运转如常了。不仅如此,他清晰地感觉到体内多了一些不可名状的东西,朝着第四个鸿鹄灵源聚集而去。而这第四个鸿鹄灵源的作用就是支撑白墨缘的鸿鹄真身,白墨缘达到悟师四级时日尚浅,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机会达到四级巅峰。巅峰级的鸿鹄真身,才能发挥出更加强大的实力。白墨缘看向苏灿离去的方向,脸上难得多出一丝笑意。

……

十日后,悟师级新秀选拔赛如期进行。至于在这十日内,苏灿到底结交了多少好友,送出多少株百草结衣内的灵花仙草,那就不为人知了。

不过,时日尚短,苏灿根本没有机会拜访所有的人。这也让他在第一日走马观花观看比赛之时,竟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大为惊喜。

那人正是古笑天!

古笑天与苏灿离别之后,发现自己隐隐有突破瓶颈的感觉,回去与自家老祖汇报完毕之后,就开始闭关修炼。待真正达到巅峰之时,古家自然准备好一把神剑供他突破悟师境界。其实若是可以,古家可以准备好九把神剑一口气将古笑天堆到悟师巅峰。不过,这种拔苗助长的方式造就的悟师,将是实力最弱的一种悟师,欺负弱小还可以,若同级作战,几乎必输无疑。

古家肯定不会这样培养家族中最优秀的弟子,于是利用手中仅有的名额,将古笑天送到圣麟谷来学习。圣麟谷号称培养悟师的摇篮,只有一些大家族知道它的存在。

可惜,此时的古笑天境界较低,第一轮运气好碰上一个境界相似的悟师,凭着手中利剑勉强过关。但是,第一轮过去之后,大量的悟师一级与二级的弟子被淘汰,第二轮的比赛,凶多吉少。

不过,苏灿既然铁了心要这个昔日的伙伴,即便第二轮被淘汰,也是注定要与苏灿在以后的日子里并肩作战的。兄弟,是任何人都没法比的。

苏灿这一日终于开了眼界,见到了各种类型的悟者,直到此刻,他终于明白悟者大陆到底多么神奇。黄阶灵兽奇花、万器万物,应有尽有;玄阶五行悟者也有少数,地阶悟者只有两个,已经被金铄他们提前抢个不停了。

也是,越厉害的悟者,数量越是稀少。

三百悟师之中,几乎有一百种不同悟者,数量不一而同。苏灿走马观花,眼花缭乱,只好尽可能将一些有特点悟者的技能手段记在心中,方便应对来日竞争。

第一日比赛,苏灿游走在各擂台之间,观察比赛情况。奇怪的是,第二日比赛,苏灿便不见了踪影。

金铄青衣他们四人聚在一起,对苏灿的去向一无所知。

在这紧要关头,这小子去干什么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