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四章 三老抢人
章节列表
第七十四章 三老抢人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观棋老者紧盯棋盘局势,眼中精光吞吐不定,忽然大喝一声:

“老四老五,还不放手!”

只见老者双臂伸出,化作碗口粗细的藤蔓,倏然探出抓住两位下棋的老者,浓烈的灵力涌动,两位老者被猛然甩出,飞向空中。

噗!

虽然只是简单的缠绕、甩出,但是老者似乎用了全力一般,口中竟然喷出一口鲜血。

被甩出的两位老者从棋局中清醒过来,瞬间回返,看向最终的棋面,满脸不甘之色。

只见棋面上黑白交杂,虽然两人拼尽全力向对方厮杀,但是不死棋局之所谓不死,便是因为棋局中有股诡异的力量,在这种力量的影响下,任何对弈之人都会放下争执,最终形成一个和局的棋面。

若是心有不甘,强自抗拒那种力量,只会越陷越深,最终不可自拔。若是没有其他实力高深的强者在旁守护,关键时刻将两人拖出棋局,对弈之人深陷百年也是有可能的。

三位老者对视一眼,满脸失望之色,同时长叹一声道:“又失败了!”

苏灿自是不知道三位老者所说的失败是什么意思,他此时依然盯着棋盘,虽然已经没有落子,但那三条曲线依然灵动,一个水字呼之欲出。

观棋老者似乎依然没有觉察周围三人的到来,对那老四老五说道:

“我们五人每过百年便来此处继续这不败之局,但是几千年来,依然毫无进展。莫非这棋局的传说是假的么?”

其中一位老者沉声说道:“断然不是!若是假的,那股奇异的力量岂能阻挠我们五兄弟几千年之久?究其原因,肯定是我们机缘不到。”

另一位老者却没有插话,只是一直盯着棋盘,说道:“二哥,五弟,快看!”

两人闻言一起看向棋盘,却未发现棋盘上有何变化,正要发言相问,棋盘中间一条黑白相间的曲线缓缓升起,继而,左右两侧各有一条黑白曲线在旁闪现,缓缓升到空中。

三条曲线从棋盘升起,约有两尺之高,然后灵光闪动,在此处静立不动。

哗——哗哗——

就在三条曲线升起之时,空中忽然下起瓢泼之雨。雨势狂野,转眼将弥漫整个山谷。

“这是怎么回事?”月璇在旁疑惑道,“圣麟谷从来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雨呢?”

青衣摇头道:“我也不清楚,莫非是这棋局造成的?”

月璇接口道:“不会吧,以前我也见过他们下棋,从来没有这种异象出现过。除非?”

“除非什么?月璇丫头。”那观棋老者问道。

月璇眉头微皱:“除非,谷中有什么新的变化,或者来了新人——”

新人!

月璇说到此处,与青衣交换一下眼色,一起转头看向一只站在他们身后的苏灿?莫非是这位小兄弟?头一天入谷就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三位老者也随着青衣月璇的目光看向苏灿,此时他们才发现苏灿已经不自觉的盘腿坐在草地之上。悟者九级的苏灿只是谷中最弱实力的弟子,起初三位并未在意,但是当他们看到苏灿双眼一直盯着棋盘,而在苏灿眼中,没有杂乱的黑白棋子,只有三条曲线,而三条曲线在苏灿眼中,却形成两个小小的水字。

水?

三位老者皆是五行悟者,对于五行元素的理解早已超脱凡人,此时一个水字出现,三人顿有所悟。他们再度看向棋盘上空的三条曲线,这不就是一个大大的“水”字么?

莫非这不败棋局与五行之水有关?

三老与二女此时却不敢大声说话,天地间只剩下连绵不绝的雨声。

而苏灿此时也到了关键时刻,心中对水之领悟越发明晰,他知道自己无意间又碰到了一场大机缘,凭借两位老者弈棋之举,自己隐约摸到了水之悟者的根本所在。

苏灿紧皱的双眉渐渐松开,然后慢慢平复,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月璇随着苏灿的表情也从紧张到舒缓,她已经猜到苏灿肯定从这千年难破的棋局里面领悟到了什么。应劫少年果然福泽深厚呢!

到得最后,苏灿合十,十指灵动,结成一个谁也看不懂的指结,就见棋盘之上三条曲线形成的水字,飘飘摇摇来到苏灿身边,然后慢慢缩小,钻入苏灿眉心。

苏灿身上一阵灵力涌动,良久之后方才平息。但是苏灿并未苏醒,似乎在稳定刚才的收获。

三位老者对视一眼,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千年难题,一朝得解,心中那份舒畅自是难以言表。

“青衣,他是哪位悟老的弟子?”那位被叫做老四的老者问道。

青衣施礼答道:“师父,他是月璇今日引入的新弟子,应该还未拜师。”

青衣见月璇与苏灿姐弟相称,猜测他们不是师徒关系。

“月璇,是你的弟子?”观棋老者是二哥,也是月璇的师父,急忙向月璇问道。

月璇摇头道:“他是被我引入悟者之道一个小弟弟,不是师徒关系。而且,他是——”

月璇正想说明苏灿的身份,却被师父直接打断。

“那正好,从今以后他就是你的小师弟了,我要收他做我的关门弟子,哈哈!”说到此处,老二一阵得意大笑,似乎非常满意。

“老二,你!不行!”

“不行不行!”

剩下两名老者听完急道,甚至连二哥也不喊了。

“怎么?我弟子领回来的人,你们也想抢吗?”老二横眉怒目。

“哼!资质极佳且福缘深厚,这种弟子在圣麟谷也是罕见,自然是有德者收之。”老四在旁说道。

“哈哈,若说有德者,自然是我厚土尊者,你这个暴脾气可排不上号。”老五在旁笑道,也是寸步不让的架势。

“别吵了!等下老三来了,谁也收不到了!说吧,你们要什么好处,才能放手。”老二急道。他已经看出苏灿乃水之悟者,而在他们五位兄弟之中,老三同样是灵水尊者,若说最合适,肯定是老三了。

但是五行之道,相辅相成,并没有规定非要是五行相同者才能收徒,况且,悟者到了最高境界,都是去领悟那飘渺的天地之道,起点是什么并不是最重要的。

老四老五听完之后,同时指向苏灿,说道:“就要他了。”

老二气急,一双眼睛瞪得滚圆,恨不得吃了两个不给哥哥面子的兄弟。

原来圣麟谷中,优秀弟子众多,但是极为突出的也只是少数,每出现一个,都是要抢人的架势。当初,青衣月璇入谷,都经历过这种事情。而最终也是选择了属性相符的师者。

活到这个年纪的人,都是希望有一个绝佳资质的弟子,来将自己的悟者之道传承下去,并发扬光大,然后去冲击那悟圣之位,寻找那虚无缥缈的天地之道。

若是将来有一个悟圣弟子,即便自己不能成圣,那也是会流芳百世的美事。

就在三人争论不休的时候,雨中忽然传来一声断喝:

“休要抢我徒弟!”

棋盘边上三位老者面面相觑,果然是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刚说完老三,他竟然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