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九章 胜负难分
章节列表
第六十九章 胜负难分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灿上次与黑暗之神的一缕神念经过一番争斗,从中领悟出不少意念对敌的方法,此时面对实力比自己弱,但是数量又太多的燕军人群,释放那铺天盖地的意志威压最合适了。

猛烈无匹的意志威压直接成扇形碾压过去,只听“咣咣”之声不绝,那是前排燕军盾牌到底的声音。

胭脂看向他的万人方阵,不由浑身发抖,却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惊恐。

万人方阵百排百列,黑压压一片陈于阵前,本来一片肃杀之象,此时却像被洪水猛兽一般冲开一个巨大的豁口,持盾兵卒纷纷萎顿于地,盾牌倒地的声音此起彼伏,响成一片。

已经是九级悟者苏灿对普通悟者施展出的意志威压强悍如斯!

万人方阵竟然倒下三分之一的区域,就连苏灿之父苏敏也目瞪口呆,他知道儿子成为悟者之后实力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没想到竟然如此强横。苏敏在后面看着儿子挺拔的身躯,畅然一笑。

苏灿看向万人方阵,眼神愈加冰冷,因为除了前面倒地的兵卒之外,后面竟然没有一人退缩。苏灿目力所及,几乎能看到他们眼中的恐惧之色,但是即便如此,他们扛着盾牌的肩膀纹丝未动,依然坚守自己的位置。

都说燕军悍野,果真名不虚传,但是这并不能阻止苏灿的脚步。

苏灿对身后的父亲与众位叔伯兄弟说道:“跟紧我!”然后,一步一步缓缓走向剩余六七千人坚守的方阵。

苏灿达到悟灵七级的时候,已经可以使用幻水劲,水之灵力可化万物。

行走之间,他手中已经幻化出一杆两丈有余的超级长矛,长矛通体亮白,如若实质,苏灿斜举朝天,带着无尽杀意走向人群。方才只是威吓,此时终于动了杀机!既然你们不识抬举,那就准备染血疆场吧。

苏灿头脑中闪过那十八人的惨像以及父亲身上数不清的伤痕,眼中一片血红!手中长矛带着无边煞气直接扫向依然站着的兵卒。

当当当当——

长矛首先击中盾牌,强大的力量直接传向燕兵肩膀,顿时肩胛骨咔咔乱响,碎成一片。那些被扫中的兵卒惨呼着朝后飞去。他们根本不是苏灿的半合之将,何苦在此苦苦支撑呢?

苏灿几个横扫打乱阵型,然后长矛又如同灵蛇吐信,矛头刁钻,直接刺向失去盾牌守护的燕国兵卒。

噗,噗……

刺穿喉咙的声音虽然不响,但是却如重锤一般敲击在后面兵卒的心脏。矛头乱点如飞,看似毫无规则,但是每次停顿都会带走一个燕军生命。

转眼间,血流成河。

苏灿步履坚定,似乎丝毫不为这些普通士卒的生命消逝而惋惜,但是这毕竟是他第一次杀人,而且一下子杀死这么多人。他只不过是强忍着心中强烈的呕吐欲望,挥动长矛杀出一条血路。因为,身后有他至亲的人,也有为了自己国家出生入死的一众好汉。

心软,则寸步难行。

苏灿脑中依然在不停回放燕国对待俘虏的残忍手段,才能让自己的手中长矛不会颤抖。

终于,燕国士卒能够忍受的恐惧达到了顶点,那不停绽放的血花,那神出鬼没的长矛,狠狠扎在燕国士卒原本非常刚硬的心上。

啊!

只见一人忍受不住,大叫一声,扔掉长矛就向人群之外跑去。苏灿抬手便可将其阻拦,但是他并未动手,因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有一个跑,就有无数个跟着跑。

果不其然,逃跑之人越来越多。因为他们看见苏灿并不刺杀逃跑之人,为了性命,什么军纪,什么军人的荣耀都可以放弃。

盾牌仍在地上的越来越多,那些人纷纷从苏灿两侧跑着,再也不敢回头,似乎这里就是人间地狱一般。

苏灿暗自松一口气,他们肯撤走就行,我也不用再多造杀戮,仅仅这一刻钟的时间,苏灿长矛之下下怕已经有了几百条人名。

杀神!杀神!

这绝对是杀神级的人物。

胭脂将军看在眼中,知道此时再守着只能徒增伤亡,正犹豫是否传令放行之时,忽然身后传来一个带着无比愤怒的声音。

“谁敢再逃,杀无赦!”

那人正是燕鸿鹄,也是此次领军之人中权势最高的人,他得知消息赶来之时,万人方阵只剩下五千了。他杀无赦的吼声虽然狠厉,但此时众兵卒已被死亡的恐惧吓坏,只顾朝各个方逃跑,哪里听得到别人喊什么。

刷!

燕鸿鹄从身边侍从身上拔出一把利剑,上前两步一剑砍向逃兵脖颈,逃兵措不及防间,竟然被砍下半边,砰然倒地。临死之前双眼圆睁,一脸的不敢相信。

燕鸿鹄面目狰狞,举着带血的长剑吼道:

“逃兵,杀无赦!不要再原地防守了都给我站起来进攻,几千人还砍不死一个人吗?”

众兵卒似乎被激发了血性,纷纷朝天怒吼一声,扔掉盾牌,手持长枪朝着苏灿攻来。

数千人不再固守原地,后面的兵卒也纷纷绕前,将苏灿等人团团围在正中。内圈之人手持长枪齐齐刺向苏灿以及身后面色苍白的十几人。

哼!

苏灿冷哼一声,暗道果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看来今天只能拼个你死我活了。

聚水劲!

苏灿在几十柄长枪刺来之前灵力运转,在身后一群人身边形成一道薄薄的灵力之墙,四面围住。长枪刺来,就如泥牛入海一般毫无声息,内圈所有人微微愣神之时,便觉喉间一痛,一点白光从眼前闪过,然后数十人便同时倒下。

苏灿操控长矛并不会耗费太多灵力,实力的巨大差距注定造成这场对战的不平等。苏灿此时杀红了眼,身法如电,绕着灵力围墙旋转飞奔,不仅一把长矛如同灵蛇索命,更有苏灿全力发出的滴水劲四处飞射,当者如遭锤击,登时毙命。

杀!杀!杀!

双方全都杀红了眼,此时已经无人再退,苏灿要杀光燕军才有机会带人撤回隐国,而数千兵卒就是要耗光苏灿灵力,然后就能手刃凶徒。

究竟谁胜胜负,一时难见分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