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七章 父子并肩
章节列表
第六十七章 父子并肩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泼风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的叙述道:

“少爷应该看出来了,我们十八人都不是平常的士卒,因为我们是雪殇城守军的机动小队,而我们的队长就是家主。那一日燕国派小股兵力来试探,我们机动小队奉命追击,这种追击任务我们执行过很多次了,每次都可以杀伤不少燕国贼兵。可是,这次……”

苏泼风说到这里,看看了周围的同伴,神色一片黯然,然后又接着说道:

“我们碰上了无法抵挡的高手,十九个人联手也不是那人的对手,被他轻松击败之后,然后被燕国军兵俘虏到此。”

苏灿听到此处,眉头微皱,问道:“悟者?”

苏泼风点头道:“是的,而且是那种很高级的悟者,我们看不出他的等级,但是他击败并且束缚我们只用了一招。那人身边站着一个满脸傲慢的燕国皇室之人人,就是那人将家主单独带走的。临走之前我只听他跟那悟者高手说了一句,这人怎么这么像那个臭小子呢,我要单独审问。”

苏灿疑云顿起,照此说父亲应该是受了无妄之灾,才被单独带走。

父亲又会像谁呢?苏灿暗暗思忖。

忽然,好像福临心至一般,苏灿想到不是父亲像谁,而是谁像父亲,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长的像父亲,那这个人非我莫属啊!而且,我恰巧在前段时间还得罪过一个燕国公子,莫非这世界上真就有这么巧的事情?

苏灿想到这种可能性,不由浑身颤抖起来:难道,难道是我害了父亲?

苏泼风看苏灿神情有异,连忙问道:“少爷,你怎么了?”

苏灿强自镇定,说道:“我没事,那你知不知道父亲被带到哪里去了?”

苏泼风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当时我只听到那一句话之后就被关押在一个马车里,然后就到了这里,再然后……你也看到了。”

苏泼风说到此处,眼中露出恐惧与愤怒交杂的神采,他也知道,若是苏灿再晚来一两天,恐怕这十八个兄弟就会被活活饿死在这里。

苏灿也在推想,现在能够利用的线索就是那公子的皇室身份了。刚才那将军也说过他不是军营中第一掌权之人,恐怕这第一掌权之人就是抓走父亲的燕国公子了。

不过,刚才巡视营帐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有皇室居住的营帐。唯一的可能,便是属于燕国这边山岭的防御建筑了。

燕隐两国在属于自己一边的山岭之上都建造了砖石城墙,城墙最矮处都有五米,依据地势起伏,宽窄不一,最窄处宽三米,最宽处可达十米。两国士兵就是在这城墙之上来回走动巡逻,顺带观察对面敌情的。

城墙每隔五百米都会建造一个宽阔行营,里面隔成数间,为守城将士的歇息之所。也是苏灿推测那燕国公子的栖息之所。

不过,这种房子每隔百米就会有一个,这乌天岭延伸怕有几十里之遥,苏灿又要大海捞针一番。

事不宜迟,苏泼风告知苏灿这边守卫之人到次日凌晨才会有人来换班,如今还有三个时辰可供苏灿寻找救援。他们十八人便在此地休息,恢复体力与武者内力。

苏灿沿着山坡一路攀行,很快便来到矗立在山岭之上的城墙。此时已到子夜,城墙之上虽然有守卫来回巡查,但是个个无精打采,半天才来回走一趟自己负责的区域。毕竟前面陈兵十万,敌人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轻易攻打过来的,只要做做样子混混粮饷就行。

苏灿更加轻易来到了一处行营,身如鬼魅般踏入其中探查。

好在苏灿这次运气极好,这第一处行营竟然就是曾经见过的燕国公子所居住之地。虽然有过一番交手但是苏灿仍然不知道这燕国公子姓甚名谁,不过当他看到这货抱着两个女人留着哈喇子呼呼大睡的时候,顿时放下心来。

一者是找到了目标所在,二者是这燕国公子从睡相看就知道是草包一个了,应该好对付。

暂且不管他,这里面这么多屋子,我先搜寻看看,父亲肯定被关在这座行营里面了。等下再找他算账。

苏灿心急如焚,步履如风。而这睡梦中的燕国公子燕鸿鹄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惦记上了。

在看过一个又一个燕国士兵休息的房间之后,终于在最靠里面的一个房间内看到绑在房间立柱之上的父亲。

父亲赤裸着上身,胸前尽是鞭痕,新伤旧伤都有,此时正低着头,长发蒙面,似乎睡着了。正好这房间中有一人起来方便,看到苏敏竟然睡着了,拾起地上的皮鞭就是一鞭抽去,口中骂骂咧咧道:

“妈的,小王爷可不是让你在这睡觉的,只要睡着了就要把你抽醒,看你能坚持多久。赶紧招出你儿子在哪里,免得受这皮肉之苦。”

苏敏被一鞭抽醒,牵动身上伤口,疼的脸颊变形,但硬是没有吭声,只是眼神冰冷的看着那兵丁。

“哟,还敢这么看我!”那人阴阳怪气叫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说罢又要抽打,但是忽然身子一僵,眼珠暴突,拼命想回头看看是怎么回事,却无能为力,脸上充满着恐惧,咕咚一声跪倒在地。

那兵丁身影落下,苏敏眼前出现一个身形修长,面容俊美的少年。少年双眼通红,泪流满面。

“灿,灿儿——”

苏灿扑通一声跪倒在父亲面前,泣声道:“父亲,灿儿来晚了!”

苏敏看着跪倒在地的儿子,又看看洞开的门外,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间没有痛苦之色,倒都是欣慰之情。

儿子长大了!

苏灿跪倒之后又迅速弹身而起,将绑缚父亲的铁链直接用手拽开,然后连忙扶起快要萎顿倒地的父亲。

“父亲,你怎么样?”苏灿似乎担心声音大了都会震到父亲的伤口一般,轻声问道。

苏敏在儿子的搀扶下,慢慢挺直腰杆,每个父亲都不愿意儿子看到自己脆弱软弱的一面。苏敏拍拍儿子的肩膀,声音似乎还向以前一样洪亮:

“哈哈,没事!那帮孙子怕我死了,倒是尽心伺候,每天一顿饭是少不了的。”

苏灿看着父亲强颜欢笑,鼻子一酸,没有再问什么,只是将源源不断的灵力一点点输入到父亲经脉之中。

苏敏瞬间感觉到一阵舒适,几日里的疲惫在儿子虽然强大的灵力带动下,慢慢驱除体外。

少顷,苏灿问道:“父亲,可以跟我走出去吗?”

苏敏感觉到体内经脉在苏灿灵力的带动下,已经滋生出一成的灵力,虽然不能对敌,但走路自是无妨。那燕鸿鹄为了得到苏灿的下落,倒是没有往死里整苏敏,所以苏敏与那些兄弟相比,只是多了些皮肉之苦。

苏敏心中有些愧意道:“走!不过这次要儿子保护老子啦!”

苏灿道:“您跟我说过上阵父子兵,以前我顽劣不懂事,今天终于有机会与父亲一起并肩作战,杀透这燕国军营!”

苏敏听到苏灿豪言,不由哈哈一笑,几日来的憋屈仿佛一扫而光,也豪言道:

“说得好,我们就一起杀燕国贼子一个七进七出,把我的一帮兄弟安全带回隐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