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 军帐春色
章节列表
第六十五章 军帐春色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灿到达雪殇城的时候已经过了午后,经过一番耽搁,此时已近黄昏。众军士目送苏灿离去,斜阳将他的影子越拉越长。

雪殇城背靠乌天岭,翻过乌天岭之后就是燕国境内。乌天岭又称两界峰。由两条连绵起伏的山峰群组成。两个山峰之间地势稍缓,延伸出百余里的缓冲地带。

两界峰上有隐国与燕国驻兵,若是天气晴好,两边军士几乎都能看到对面的烽烟。

此时,靠近燕国的山峰处,无数帐篷鳞次栉比,星星点点覆盖在山石之间,延绵几十里。

此次出兵不过是燕国的一个试探罢了,他们要试探一下几百年的和平相处,隐国是否已经疏于防范,他们是否有机会攻克乌天岭,踏破雪殇城,然后一举南下。

不过,虽然处于和平年代,但是隐国将兵根本没有懈怠。即便燕国相对于隐国来说不过是弹丸小国,但是燕国民风彪悍,侵略之心不死,必须多加防范。

一场试探性的交战,隐国养兵千日,迅速调集重兵,不仅击退来犯之敌,还追敌百里,杀伤无数。

燕国剩余兵卒借助地势苦守乌天岭属于燕国的一侧,方才没有被隐国大军一举攻破,燕国贫瘠之地一向不被隐国皇室重视,是以他们只是守御,从未想过进袭之事。

一场大败不足以说明问题,燕国偶尔会派出小股兵卒上前挑衅,以图再度观察隐国军容。正是因此,苏灿之父苏敏才带领一队武士追杀燕国小队,却不料中了诱敌之计,被困燕国。

燕国不敢明目张胆杀掉隐国战俘,是以才用高额赎金要挟隐国,若他们不交赎金,自然是有理由将这些俘虏一个个杀掉了。

夜色降临,吃过晚饭之后,大多将士都进账安歇。只剩下一队队的哨兵在军营中穿插走动,巡查每一个角落。

不过,这些哨兵都没有注意到,就在他们一转身或者一晃神的瞬间,一个飘忽的身影就从他们身边飘过,除了感觉到一丝凉意之外,一队队的哨兵毫无察觉,任由这个黑影查探整个军营。

那个黑影自然就是孤身前来的苏灿,身为悟者九级的高手,自然不会轻易被那些武者哨兵发现。即使他向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军队也不是不可能,但那样未免太打草惊蛇了。而且苏灿并不能确认燕国军中是否藏有悟者,若是再有悟师级的高手出现,以自己的力量肯定不能与其对抗。

寻寻觅觅,行行复行行,苏灿用两个时辰的时间,几乎探查了每个营帐的情况,可惜没有看道关着俘虏的地方。倒是看到了燕国大将的穷奢极欲。大帐内由铺着各种灵兽皮毛做成的褥垫,而在柔软的床榻上,竟然有女人的声音在婉转呻-吟。

苏灿暗骂其荒唐,可是随着探查面积的增大,苏灿失望之心越重,竟然没有关押在此,那是在哪里呢?既然燕国要求用赎金赎人,那么俘虏必然是在大营之内,不可能押往燕国国内。

最后一个营帐探查完毕之后,苏灿决定改变策略,抓个人来问一下。这种事肯定是军中大将才能知晓,抓那些哨兵问询估计没有作用。

苏灿忽然想起那带着女人打仗的燕国大将,能有如此待遇必定是军中重要人物,就找他了。况且听大人说做完那种事之后浑身虚弱,正是动手的好时机。

苏灿在军营中行走一遍,便记住了重要人物的大帐所在。抬头看看几对哨兵行走的方向,身形一动,消失在原地。

苏灿从离开那大将军帐外,到再次回来,中间足足过了半个时辰,那大帐之中竟依然存在着靡靡之音。不过,女声稍显虚弱,中间夹杂了男子粗重的喘息之声。这北方蛮子倒是持久!苏灿暗想道,他可曾听家中仆妇埋怨自家男人半刻钟都没有呢。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苏灿饱读诗书,自然知道先人所云至理,口中念叨着,心中想着如何制止这野蛮汉子。

下点雨吧!苏灿决定。

他哪里知道男人这个时候岂能被惊吓,而且是用“下雨”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

那燕国大将军此时正在软榻之上前后驰骋,志得意满,口中喘息减重,眼看就要达到那至爽的顶点。忽然感觉到赤裸的背上一点凉意。

他只当是头发上辛劳的汗水甩到了背上,并不在意,可是紧随其后点点凉意不停落下。大将军背上一片凉,心中一阵惊,身下顿时一片虚弱,退出那道泥泞之地。

身下美人不满的哼哼几声,却同时感到滴滴凉意落在赤-裸的丰满之上。

下雨了?

不对啊,帐篷之内下什么雨?

难道帐篷坏了,谁敢给老子偷工减料?

大将军在这时候被打断,气急败坏,怒发冲天,刚想大吼下人,却忽然想到军中带着女人本来就是违反军纪,这一吼肯定就露馅儿。好不容易想到的让家中小妾女扮男装混到军中的妙计可就暴露了。

大将军蓦然想到这里,刚才的欲念已经被冲的一干二净,清醒之后才发现竟然只是床榻之间下了雨,其他地方干干爽爽,连点湿气都没有。

奇怪,奇怪!

大将军看看小妾慌慌张张从还在“下雨”的床榻上爬起来,心中猜测道:

难道我做这事竟然惹的神鬼现身处罚?

“啊——”

正在思忖间,忽听得小妾一声尖叫,大将军转头看去,竟然看到营帐之中多出一人。那人十五六岁年纪,身着锦衣,并不是军营中士兵打扮。

“你是何人?”

大将军也是武者九级的巅峰高手,竟然没有觉察到有人近身,那么这人的功力肯定远远高于自己。将军不敢大意,诚惶诚恐问道。

苏灿仅看到一抹雪白,顿时耳热心跳,慌忙闭眼,伸手延出灵力抓来散乱在地的锦被,一下蒙住那赤身裸体的女人。

苏灿转头冷眼看向大将军,说道:

“光P股很好玩吗?”

那大将军此时才觉失态,慌忙抓起扔的乱七八糟的衣服胡乱套在身上。此时此刻,他浑然忘记了自己的大将军身份,仿佛被人捉奸在床的奸夫一般。

苏灿待大将军情绪平稳之后,方才说道:

“我问一句,你答一句,若有半点谎言,我便将你这丑事传遍整个军营。让你俩赤身裸体挂在这军营中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