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四章 必不生还
章节列表
第六十四章 必不生还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母看到苏灿之后,竟然精神为之一振,苍白的脸色似乎也添了一丝红晕。苏母一如既往的柔声说道:“灿儿别哭,母亲没事。”

苏灿听到母亲习惯性的安慰,更加心痛,这是没事人的样子吗?

不过经过这两个多月的历练,苏灿心性变得坚强许多。强忍心中悲痛,问道:

“母亲,家里出什么事了?父亲呢?”

苏母本来神情稍微平静,听到儿子问话,似乎想到什么,脸色悲痛再也掩饰不住,颤抖说道:

“你父亲他,父亲被抓走了。”

“抓走了?什么意思?”这句话说的没头没脑,苏灿疑惑道。

“燕国来袭,你父亲帮助燕城主守城,燕国兵败之后你父亲带兵追杀,不料中了敌人埋伏,你父亲被燕国贼子掳走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苏灿心中翻天覆地,强忍焦怒问道。

“已经是七日前的事情了。”苏母口中有气无力,继续说道:“三日前,燕国来人让我们准备黄金十万两去赎人。我们哪里有这许多钱财,就是倾雪殇城之力短时间内也不能凑齐啊。今天是最后一天了,过了今夜你父亲就被他们杀死了。呜呜……”

说到最后,苏母终于支撑不住,趴在儿子日渐宽阔的肩膀痛哭出声。

“岂有此理!该死!”苏灿双拳紧握,骨节咔咔作响。双目赤红,仿佛要喷火一般。

“苏灿哥哥。”

钟小渝跟在苏灿身后进来,一直没有做声,此时看到苏灿情绪失控,才柔柔喊道。

苏灿怒火正盛,全身血脉沸腾,脑中几乎就是血红一片,只是怀中抱着哭泣的母亲,才强忍着没有发作。此时忽然听到钟小渝柔柔的喊声,心中仿佛被凉凉的清泉轻轻洗过一般,脑中血色渐渐消逝,精神恢复正常。再看怀中的母亲,竟然已经睡着了。

原来苏母从苏灿父亲出事以来,大病一场,根本没有休息过,此时儿子回来,仿佛找到依靠一般。精神慢慢松懈下来,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苏灿将母亲慢慢放到床上,盖上锦被,然后带着钟小渝走出房间。

房间外,苏灿扶着钟小渝的肩膀,沉声说道:“小鱼儿,答应我一件事情。”

钟小渝似乎知道苏灿要说什么,倔强的摇了摇头,眼泪已经从眼眶中流出。

苏灿猛的抱紧钟小渝,在其耳边说道:“我要去救父亲,你留在家中帮我照顾母亲。”

钟小渝声音虽轻,但是很坚决:“不,我要跟你一起去。”

苏灿松开钟小渝,以一种极其冷静的眼神看着她说道:

“别人照顾我不放心,一定要你来。听话!”

钟小渝看着苏灿的眼睛,终于不再坚持,轻轻点头。她知道,这不过是苏灿的借口而已,他只是不想让她轻易涉险。

苏灿眼中不可改变的事情,钟小渝就一定会听话。这是他们的默契,也是年轻的他们对爱的理解。

苏灿一个人离开苏府,钟小渝看着他的背影消失的地方,久久不动。

这一定不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你一定要回来。

一定要回来。

钟小渝心中不停回响这这句话,然后转身回到苏母的房间,她要帮苏灿解决好家里的一切,然后安心等他回来,带着父亲回来。

……

苏灿出来之后立即来到城主府。

府门前面两名身穿甲胄的侍卫拦住苏灿,询问来历。

苏灿此时根本不想与任何人说话,他要去见燕北豪,只要他才知道父亲的最新情况。

两名侍卫看着苏灿静立原地不动,也不回答他们问话,正准备呵斥几句,忽然眼前一花,那个少年身影就已经消失不见。空气中安静的很,连一丝风也没有,就好像从没有人来到城主府门前一样。

苏灿以前经常来城主府,自然知道城主议事之地。不过,苏灿在经过城主府演武校场的时候却停下了脚步。

因为城主燕北豪就在这里,燕北豪面前是一个军容整齐的方阵,此时正在听燕北豪训话。

苏灿站在远处,但是燕北豪的声音依然从校场传到自己耳中。

“此行任务就是去燕国老巢营救被困的兄弟,不是九死一生,而是十死无生。有谁害怕的,不愿意去的,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燕北豪的声音粗狂豪放,几乎是吼出来的。

“战!战!战!”

那方阵横九纵三,共二十七人,他们没有正面回答燕北豪的问题,而是用高昂的战意来表现自己的勇气与决心。

“好!”燕北豪吼道,“现在出发!”

算是燕北豪一共二十八人,众人刚欲起身,却看到一个少年拦在出城主府的路上,挡住他们去路。

燕北豪从旁看到,急忙上前:“灿儿,你回来啦?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苏灿回应道:“我回来了,所以你们不用去了。”

整个校场的人听到这句话全部看向苏灿,似乎不能理解他的“狂妄”。

“不行!我们必须去。”燕北豪的声音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苏灿知道此时不能心软,这一帮人去了恐怕都会被燕国铁骑踏碎,他眼神冰冷,看向燕北豪:

“好,你去!打的过我再去。”

燕北豪愕然,他心目中的苏灿不会跟他这么说话的。

不等燕北豪说话,苏灿又猛的看向那二十七人的阵列,狂妄叫道:

“你们一起上,打得过我就去!”

苏灿眼神灼灼,似要夺人而噬。

轰!

方阵内顿时炸开了锅,他们不是燕北豪,根本不认识苏灿,虽然那少年眼神怕人,但终究是个少年。行伍中人最是血气方刚,哪受的了这么挑衅。更何况他们都是燕北豪从军中挑出的佼佼者,个个武者境界都达到了七级以上的水平。

此时面对苏灿的挑衅,顿时有十几个人跳出来,各施武技,攻向苏灿。

苏灿面色冷然,根本没有任何表情变化,手中屈指连弹,那几人顿时不动,定在当地。

燕北豪根本没有来得及出声,事情就发生了。此时他才挡在苏灿面前,阻止苏灿继续动手。眼睛看向苏灿,带着询问之意。

苏灿摆摆手,一是示意他们没事,二是表示自己不会动手。

其实他也没必要动手了,一群人早被他神乎其技的表现惊呆了。在他们看来身法武艺皆是一流高手的人竟然连对方出手的动作都没有看清楚。十几人呆立一霎,然后又瞬间恢复自由,但是他们现在的神情更是充满惊愕。

他是谁?能够一下子制住我们这么多人的,除非,他是——

燕北豪很快给出了答案:

“大家听苏灿的,暂时不要去了!”

苏灿,原来是苏灿。众人眼中的惊愕变成了狂喜与羡慕,原来他就是雪殇城第一个悟者苏灿。

习武之人哪个没有幻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够顿悟成为悟者,从此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但是这种几率实在太小,是以所有人听说苏家公子苏灿成为悟者之后,顿时将苏灿视为榜样,奉为偶像。

可惜偶像在成为悟者之后迅速离开了雪殇城,直到今天才得以现身。

“苏公子,要救我父亲回来啊!”

“苏兄弟,把我兄长救回来吧!”

“苏兄弟,救救我的叔父!”

……

一时间,群声鼎沸。原来他们也各有亲人被燕国之人擒住,恐怕也是对巨额的赎金无能为力,才准备冒险救人。

苏灿看向他们,将右掌高高举起,在空中握成一个拳头,人群渐渐安静下来,苏灿的声音不大,但响彻校场的每个角落:

“若不救彻,必不生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