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三章 形销骨瘦
章节列表
第六十三章 形销骨瘦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卖炭老翁的话让苏灿愕然,心中各种滋味,难以名状,围观人群中也冒出各种话语。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做好事没好报,这少年好生可怜。”

“我就说嘛,这老孙头儿窝囊了一辈子,怎么敢得罪李公子呢!有大侠撑腰也不敢。”

“老孙头儿,硬一次吧!”

“对啊,老孙头,硬起来!”

“老孙头,硬起来!”

……

到得最后,“硬起来”的吼声响彻观亭镇,老孙头羞恼交加,但是不敢发作,果真是软了一辈子的人,连乡邻也不敢得罪。

苏灿心中转过几种思绪,就算是杀了这李公子也无济于事,难道要灭其满门?这太荒唐了。虽然问题难以解决,但苏灿从没想过撒手不管的事情,他虽然待人和善,温文尔雅,但是却也是一个倔脾气,决心要做的事情肯定要做到底,做到圆满。

人群聒噪,苏灿转目四顾,如同实质般的目光仿佛直接敲在那些普通人的心头之上,众人心口一阵烦闷,饭庄门前顿时安静下来。

苏灿再看到卖炭翁老孙头的小半车炭的时候,忽然灵机一动,扬声问道:

“孙老先生,您这一车炭都是卖往何处的?”

老孙头儿看苏灿一脸和气,自己这般冒犯,这位有大本事的少侠竟然还这般对自己,心中羞愧万分。听到苏灿问话,忙不迭应道:

“回公子话,小老儿这一车炭都是先拉到雪殇城去卖,卖完尚好,若卖不完,就拉回来低价卖给镇里的乡亲。”

“有没有去过雪殇城苏府卖炭?”苏灿问道。

“不曾有。”

“那城主府那边呢?”

“也不曾有。那一片都是高宅大院,能够去那边卖炭的也是我们这行有势力的人,小老儿哪敢插一脚呢?”

苏灿听闻,开心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

“啊?”

这次换老孙头儿愕然了。一时间搞不清楚这少年公子是什么心思了。

苏灿又四顾一圈,最终将目光落到李公子面上,说道:

“从今往后,孙老爷子您就负责每天往城主府与苏府专职送炭,若有差池,决不轻饶。”

苏灿虽然眼睛看着李公子,但是话却是对老孙头儿说的,而里面的意思却是要李公子知晓的。

老孙头儿被幸福砸中,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但是精明的李公子却是瞬间领会道苏灿的意思,忙不迭道:“公子放心,公子放心,孙老爷子必不会有差池的,我保证他每天都健健康康的,每天都长命百岁。”李公子激动之下,竟有些口不择言了。

苏家与城主府交好,苏灿做为苏家独子,这种事还是可以做主的。而老孙头儿一旦成为专门为城主府与苏家提供木炭的人,只要哪天没有按时送炭,那肯定是出事儿了。

苏灿言语中颇多严厉,但却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老孙头儿。虽然煞费苦心,但是这件事总算圆满解决了。围观中人早看出这少年公子不是城主府上的,就是苏府公子,不仅武艺好,家世也好,老孙头儿是积了八辈子阴德,竟然跟这样的人物扯上关系。恐怕从此以后,观亭镇众人也不会有人故意给他难堪了。

苏灿与钟小渝在老孙头儿的感恩戴德与李公子的信誓旦旦中离开了观亭镇,前往雪殇城。

至于明日送炭之事,老孙头儿必不敢忘的。

观亭镇与雪殇城相隔不远,以苏灿的脚程,小半个时辰就到了雪殇城。

“小鱼儿,还记得这里吗?”

走在雪殇城最大的街道上,苏灿问道。

“记得,我自然记得,就在这里,我看到一个贪玩不爱练武的人从家里逃跑呢。”

钟小渝嫣然笑道,似乎在想当日初见的样子,可惜苏灿那会儿根本没有注意到街边痴痴傻傻的少女。

苏灿看着钟小渝沉思的样子,又想起这两个多月的经历,虽时间不长,但竟然有恍若隔世的感觉。雪原寻仙、继承园林、至邪之物,若非成就悟者,恐怕一生也不会拥有如此丰富的经历。想到这里,苏灿不禁想到七曲溪畔的仙子姐姐,此时此刻,竟不知她芳踪何处呢。

……

“母亲,我回来了!”

苏灿一进院门,让看门的小厮噤声,然后直接朝父母居住的房间快速行去,口中大声喊道。

从小到大,苏灿每次从外面回来都会朝母亲喊我回来了,竟然一次也没有叫过父亲,为此,父亲没少对小苏灿进行心灵上的说教。

可是一直走到房间门外,苏灿依然没有得到母亲的回应。到达门前时,竟然闻到空气中浓郁的药物气息,显然是熬制草药太多所致。

出事了!

苏灿第一时间感觉到,不由心中一紧!怪不得刚才门前小厮一副欲言又止的急切模样,不等敲门,苏灿推门而入。

房门并未锁住,屋内药物气息更加浓重。苏灿推门时,正看到母亲的贴身丫鬟端着熬好的药汁走进母亲卧房。

“兰姐姐!”苏灿轻唤一声,声音中竟然带着难以遏制的颤抖。

被苏灿唤作兰姐姐的丫鬟转过身来,看见苏灿,脸上先是一喜,然后又布满悲情说道:

“少爷,您可回来了!夫人她,夫人她——”

“母亲怎么了?”苏灿上前一把握住兰姐的手腕问道。急切之间竟然将药碗撞翻也丝毫未觉。

“呀!”兰姐惊叫道,然后她看到一只纤纤素手从旁边伸出,接住了堪堪摔在地上的药碗,大半碗药汁竟然一滴也没有撒出。

钟小渝一只手端着药碗,眼睛却看向大失常态的苏灿,也是满脸忧色。

“咳,咳咳,咳咳,是灿儿吗?”兰姐还未答话,房间中传出一道柔弱的声音。

“母亲!”苏灿答应一声,快速走进母亲卧房。

木床之上,一个形销骨瘦的妇人半躺在床上,脸上竟没有一丝血色。

苏灿之母以前气质高雅,美丽丰腴,此时气息微弱,两个颧骨竟然高高竖立,面颊消瘦,显得衰弱异常。

苏灿第一眼看到,双眼泪水瞬间流下,口中哽咽道:

“母亲,母亲,您怎么了?您别吓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