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二章 卖炭老翁
章节列表
第六十二章 卖炭老翁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此时云销雨霁,白衣人的视线直接跃过苏灿等人的头顶,眼神飘渺。

苏灿等人正疑惑间,只见那人伸手虚抓,刚才被苏灿的橙色锁灵禁锢住的雪狼直接挣脱束缚,在半空中画出一条曲线落在白衣人的脚下。

刚才凶悍霸道的雪狼此时在白衣人脚下竟然露出奴颜婢膝之态,摇头晃尾,仿若乞怜饿犬。

白衣人抬起右脚踏在雪狼背上,口中悠悠叹道:

“故人驱狼吞虎,学生如今驱狼吞猴而已,竟然不能功成。呜呼——”

白衣人没有理会任何人,只是仰头叹息。良久之后,白衣人转头望向苏灿轻轻点头:“好!好!好!”

白衣人连赞三声好之后,身形未见动作就忽然消失不见。

不过,消失之前,苏灿耳中传来那白衣人的声音:

你背后势力甚大,望珍之重之,且惧之慎之。

苏灿看向身边之人,发现他们没有丝毫反应,知道这是白衣人单独传音。用意何在呢?

苏灿抬首望向白衣人刚才站立的地方,忽然想到一句“伴君如伴虎”,意思是说自己背后势力实力强大,可以帮助自己,就像刚才的呼风唤雨,也可以钳制自己,比如限制自己不能借用外物,此时此刻一举一动莫不在背后势力的监督之下,应谨慎待之。

珍惜,重视,惧怕,谨慎。

所谓背后势力,毫无疑问就是圣麟谷。苏灿心中了然。

山腰处一片狼藉,活下来的玉猴一族还要处理族人尸体,以及救治轻重伤猴。苏灿与钟小渝留下帮忙。七日之后,一切处理妥当,苏灿方与钟小渝离去。

本应访友之乐,却变成死别之灾,苏灿第一次感觉到天地无常,命运弄人。所幸,他们的朋友老白只是重伤昏迷,经过几日救治,已然清醒。

苏灿与钟小渝离开青域雪原,一路南行,这次是要踏上回家的旅途。

家,多么美好的字眼。

可惜,钟小渝的父母不在,家亦是不在了。是以苏灿要带着她回家,回到自己的家,以后也是钟小渝的家。

归心似箭,一路疾行。

路上遇到两伙不开眼的蟊贼,被钟小渝堆成了几个雪人,以示惩罚。

观亭镇,这是离雪殇城最近的一个小镇。

午间,苏灿与钟小渝在观亭镇一家饭庄悠闲的吃饭。临近家中,反而不那么急切了。

苏灿心中反而多了一种近乡情更怯的心情,第一次离家之后的第一次归来,而且带着心爱的姑娘。小渝天真可爱,冰雪聪明,父母应该会喜欢的吧?苏灿看着对面如玉容颜,心中暗暗念道。

在这么一种恬静安然的氛围中,忽然从饭庄之外传来喧哗之声。

“老东西,瞎了你的狗眼吗?”狂妄的声音透着骨子里的高傲。

“啊,对不起,小老儿没有看到李公子。”一个老人的声音,带着无限前辈。

“一句对不起就完了吗,看你这一车黑炭,把我刚从雪殇城锦衣轩做的衣服糟蹋成什么样子了?”锦衣轩不过是雪殇城内的二流成衣铺而已,苏灿倒是听仆役说起过。

“啊,这,那,那我拿回去让老婆子给您浆洗一下。”老人的声音充满惶恐与不知所措。

“浆洗?别让你家的脏水玷污我高贵的衣服。哼,看在你这小老儿态度还算诚恳,给你个补偿的机会。”

“谢谢李公子,您说。”

“看你这一车炭也卖了大半,那就把卖的钱全部给我,然后把剩下这一点炭送我府上就行了。”那人看似大度,实则贪婪地说道。

噗!

话音一落,忽然饭庄二楼之上传来一声轻笑,这笑声中还带着一口茶水,直接喷到下面,淋了那李公子一头一脸。

卖炭老翁正欲向李公子求情,这少了一天的收入,他们一家老小可就要饿肚子了。

不料天降横祸,那一口茶水正落在李公子的头顶,茶水还带着点特殊的味道,莫非还是饭后的漱口茶么?

李家可是这镇上数一数二的门第,李公子竟然被当街泼了漱口茶,本来跟在旁边看热闹的一众家丁护院扯一嗓子就要跑到旁边饭庄找那人的麻烦。

“那人喷水的时候露脸了,我记住他了。”

一满脸横肉的家丁对着身边同伴说道。

“你记住谁了?”

谁知旁边同伴没有说话,却有一个陌生的年轻声音在自己耳边说道。

“你?啊,啊!”

横肉家丁看到站在自己旁边就是那喷水的少年,不由大惊失色,他什么时候来的?当他转眼看向四周的时候,却看到地上滚瓜葫芦吧躺着七八个人,竟然都是李家家丁打扮。

横肉家丁惊的倒退一步,李公子横行霸道为祸乡里,靠的就是他们这些“精兵强将”,如今被人悄没声儿的全部干趴下,岂能不惊?

那少年神色转冷,眼神中似乎带着杀伐之气看向满脸横肉的家丁,怒斥一声:

“滚!”

那家丁身高体壮,几乎是少年的两倍,此时竟然不敢看对方的眼神,听到一声滚之后竟然哆嗦一下,然后倒在地上,迅速滚远而去。

哈哈!

那少年没想到这胖家伙竟然真的滚了,不由失笑,真是欺软怕硬的家伙。

此时站在当街中就剩那被黑炭弄污了衣服,被茶水弄湿了头发的李公子,少年转身看向他的时候,竟然还在发愣。

实在是因为那少年出现的场景太骇人了!

那少年带着一位紫衣少女竟是从饭庄二楼上面直接跳下来的,确切说不是跳,而是飘下来的。少年英俊潇洒,少女美丽动人,端的是一对璧人。而能过像他们这样从高处慢慢飘下来的,肯定是他惹不起的高手啊。

李公子虽然仗势欺人,但是一双招子亮堂的狠,知道什么人可以欺负,什么人不可以招惹。这少年与少女虽然年轻的过分,但是绝对属于他惹不起的那种人。

他早听说过悟者大陆上一些少年侠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十里杀一人,千里不留行那种。如果被他们杀了,他们事了拂衣去,自己哭都没地方哭去啊。

是以当他听到少年口中一声“滚”字的时候竟然如同天籁一般,可惜不是对自己说的,他此时多么希望那眼神恐怖的少年对他说一声滚呢。

那少年与少女正是苏灿与钟小渝两人,一路上钟小渝路见不平起身相助的事情多了,也不差这一桩。苏灿向那呆立着的李公子走去,抬手要一巴掌扇醒他,却不料手臂被一人抓住。

苏灿回头一看,抓住手臂之人竟然是那卖炭老翁。

“公子使不得啊!”卖炭老翁竟然对苏灿说出这么一句。

苏灿一时愣在当地,他真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可是老人的表情与旁边钟小渝同样惊愕的神情告诉他一切都是真的。

“老人家,您说什么?您要我放过故意找你麻烦的人?”苏灿不相信,又问出一句。

老人神色间充满矛盾,但是语气却坚决:

“是的,都怪小老儿不是,还请公子跟李公子说个情,把我卖炭所得的一半钱财赔给他,剩下一半还要维持我们一家八口的生计。还请他高抬贵手,放小老儿一马啊。”

“为什么?”苏灿问道。

“因为,因为您现在教训了他,可是您又不是我们本地人,您走了之后,他肯定要加倍讨回来的啊!”

老人充满无奈的话语,让苏灿彻底呆住,他从没有想到,行侠仗义竟然还有这样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