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五章 另有隐情
章节列表
第五十五章 另有隐情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灿带着孙小易走出客栈,走到无人之处,说道:

“现在带我去见指使你的那个人。”

苏灿依稀记得那人穿着打扮极为普通,仿佛就是一个种田的老汉一般。当时没想到他竟然身拥巨富,此时更没有想到那张看似平凡的脸庞下面竟有一颗阴狠之心。

不过,苏灿隐隐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是以才让孙小易带他去夜见富豪。

路上得知,那人名叫钱仓,名字土气但实在,钱仓家中果然钱财满仓,乃是套马镇最有钱之人。据说他还是隐国皇室远亲,也算是半个皇亲国戚吧。

有钱有势,自是无所畏惧,但是,当他看到苏灿一挥手就让自己护院武士乖乖贴到墙上之时,顿时收起了他的狂妄。直接躬身行礼,恳请苏灿原谅自己一时愚昧。

狂妄是对远远弱于他的人展示的,在强于自己的人面前,只能展示谦卑。

但是,钱仓城府之深,却远非孙小易所能比。当他看到孙小易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事情已经败露,再看到自己请来的武林高手被苏灿轻松解决掉。钱仓见多识广,心念电转,便猜到苏灿必定是自己惹不起的一种人,那就是悟者。

就好像那黑衣人一样,钱仓想到几个时辰之前来到自己家里的黑衣人,心头就一阵痛苦的抽搐。这是命犯太岁吗?接连遇到惹不起还躲不起的人。

苏灿站在钱仓面前,虽然他年龄远比钱仓要小,但此时一个站立如松,一个弯腰若弓,在巨大的实力悬殊面前,年龄、钱财与势力都要靠边站,所以,这世界上到处是追求至高实力的强者。

苏灿就那么站着,一句话也不说,他看着恭敬无比的钱仓,心中想到:

以钱仓的钱财实力,他应该是不愿意招惹财神客栈的,如果是的话,昨日就不会轻易放弃与财神客栈的争竞。再者,以钱仓的眼光看来,能够对巨额黄金白银免疫的人肯定也不是普通之人,能不招惹还是不招惹的好。

从昨日分析来看,钱仓肯定不会暗害苏灿一方的任何人与灵物。如果要害,趁苏灿离去之时动手才是最好时机。但是为何在自己回来之后不久才动手呢?难道回来之前套马镇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苏灿带着不解疑问,只能等钱仓回答。

足足半个时辰,苏灿就那么静静站着。无形的压力一直压在钱仓身上,钱仓从一开始躬身弯腰到现在竟然一直坚持,连姿势也没有改变过。但是时间太久了,此时他全身冒汗,身体开始微微颤抖,眼看就坚持不住了。

苏灿依然没有开口发问。

钱仓郁闷不已,那黑衣人来了之后直接一掌劈死了家中武功最高的武者护院,然后在所有人不敢反抗的时候给钱仓安排了任务。并且威胁若完不成的话就等着灭门吧。

现在这个少年虽然年纪轻轻,面上带着和煦的淡淡微笑,看起来人畜无伤。但是就这么静静站着,一句话也不说。那眼神似乎可以看透自己内心一般,无论城府再深,在这样的目光下,似乎任何隐藏的心思都会显现。

终于,钱仓坚持不住,咕咚一声跪在地上,口中大喊道:

“公子救命!”

苏灿听到后眉头一松,钱仓喊的是“救命”,而非“饶命”,虽只是一字之差,但里面包涵的内容却大不一样,“救命”——说明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现在只要再挖出钱仓背后之人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苏灿伸手拍拍钱仓的肩膀,示意他起来说话。

钱仓本来已经没有力气站起,但是在苏灿一拍之下,竟然感觉一股舒服的凉意瞬间在身上游走一圈,刚才半个时辰弯腰罚站的苦累,霎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钱仓走上前说道:“在公子来之前,有个穿黑衣服的人突然从外面直接跳到我家。家中一众护院将其团团围住,但是这个人太厉害,一眼挑出护院高手中最厉害的一个,只是一掌就将他打的脑浆迸裂而死。就这样,我们也不敢不听他的。黑衣人逼迫我将您那小龙马之王害死,如若不然就要灭我满门。我无奈之下,又怕惹祸上身,所以才出钱让一个小厮帮我做成这件事情。我就知道以公子您的英明神武,这事儿肯定不成。早做好了负荆请罪的打算,没想到公子您竟然先来了,真是罪过啊!如今,只求公子给个法子,让我不受那黑衣人的威胁。”

苏灿听完之后,想了一下问道:

“那黑衣人动手之际是不是手臂会变得毛绒绒的,手掌也会变成狼爪模样?”

钱仓道:“正是正是,公子莫非认识那挨千刀的黑衣人?”

苏灿并未作答,心中感慨道,没想到那贪狼老祖这么快就医治好了小贪狼,悟尊实力果然难以想象。

可恨的是,竟然还让小贪狼来这里作威作福。看来这套马镇还有他们的眼线,否则他们也不知道我这两日的情况,也不知道我还有一匹龙马之王放在财神客栈。

那小贪狼与老贪狼都是秦国之人,难道秦国之人已经渗透到我隐国的各个地方了吗?他们意欲何为呢?

秦国人!

苏灿忽然想到,昨日还有十个秦国人的尸体放在客栈,本来想着回来的时候去仔细查探一下,看他们身上是否还有其他线索。这一乱竟然忘记了。

秦国人!苏灿又念一句,心中忽然一惊:糟了!

苏灿来不及与院子里的钱仓和孙小易打招呼,身形一闪就消失不见了。

贪狼老祖来到套马镇绝非只是为了毒死小龙马让我心头添堵,最重要的恐怕是——毁尸灭迹。

苏灿马不停蹄又赶到财神客栈,直接奔至嫣然财神的房门。

砰砰!

苏灿拍了两下门,问道:“嫣然姐姐在吗?”

好一会儿,门内才传出嫣然财神的声音,慵懒娇媚:“在呢,小弟弟稍等。”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嫣然财神看向苏灿道:“小弟弟半夜来访,有何贵干呢?”

苏灿正欲说话,却看见眼前雪白一片,登时无语。嫣然财神只裹了一件纱裙,肤白如雪,酥胸半露,隐见迷人沟壑。原来嫣然财神一日奔波劳累,此时竟在香汤沐浴,不想被苏灿打断,只能简单披上一件衣服来开门。

屋外静夜微凉,屋内香气弥漫,娇媚美人倚在门边,双眸一眨不眨盯着苏灿。

苏灿哪见过如此香艳的场面,急忙转身就走,却忽然想到还有事情没问,硬生生止住脚步,就这么背着身问道:

“那十个秦国人的尸体放在哪里,你可知道?”

嫣然财神看到苏灿这种模样,咯咯娇笑一番才回到道:

“我让李驼子安置在客栈地窖,小弟弟要我陪你去查探一番吗?”

苏灿忙道:“不必不必,我自己去即可。你继续,你继续。”

苏灿刚想在嫣然财神的娇笑声中仓皇逃去,却看到远处一个弯腰驼背的身影朝着嫣然财神躬身一礼道:

“小姐,地窖之中的尸体忽然不见了!”

“什么?”嫣然财神疑问道,然后看向苏灿,“你是不是探听到了什么?”

苏灿点点头,然后看向李驼子,问道:“李总管在地窖还发现有什么遗留吗?”

李驼子道:“有!正要交付小姐。”说完从袖中取出一张白纸,单手一抖,白纸平平飞来。

嫣然财神拿到与苏灿一起打开观看,那上面似乎用红色鲜血写着几行字,字体张扬,如野兽咆哮:

杀你龙马,小惩大诫;若再坏我大事,必追杀万里诛之。

……

…………………………

【31日第二更,恳请在下面顺手一顶!恳请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