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四章 背后之人
章节列表
第五十四章 背后之人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灿听到小虫儿可以七日之间化开这个血块,那意思就是说七日之后他们就可以拥有真正的龙马之王了。虽然说现在用不着他们带兵打仗,但是对于年轻人来说,拥有龙马之王本来就是一件极为威风的事情。

如果按照正常手段。购买收集血灵珠,不说要耗费太大财力,即便财力雄厚,也不见得能够顺利集齐血灵珠。嫣然财神曾经听说过,上一次拥有龙马之王的主人,是以最短时间让龙马晋升为赤血龙马。这个最短时间便是十年。据说,悟者大陆上的血灵珠几乎被他搜刮了一个干净。

苏灿道:“比血灵珠厉害很多吗?”

小虫儿自然是知道血灵珠的,有些不屑道:“血灵珠虽然有用,但是效果特别低微,需要大量血灵珠才能治好龙马之王。”

苏灿见他说的丝毫不差,显然是极有把握,于是问道:

“你都需要什么材料,看看我这里有没有?”

小虫儿搬着指头数道:

“极品泽兰、千年灵脂、赤芍花心……”

苏灿越听越是头大,小虫儿滔滔不绝一口气说了十几种药草,他现在有的不过一两种而已。不过,仙家园林肯定有这些药草的,即便没有,肯定还有更好的替代品。

仙家园林物种繁多,品类广博绝非世人可以想见,苏灿自然有这个自信。

他告诉小虫儿等到了自己的大本营之后再行研究,反正不着急。小虫儿早就向往的那个奇特的地方了,听完自是非常向往。

现在几人就只能等待下毒之人的到来了。当然,几人不能总站在马厩这里等待,全部回到后院等待消息。

一个时辰之后,李驼子拖着一个神色慌张小厮打扮的人走过来。

小厮面相普通,只不过一双眼睛极为精灵,在此情境下还四处打量,似乎在思量脱身之策。

砰!

喂马小厮孙小易被李驼子直接扔到院子内青石地面之上,发出砰的一声,显然摔的不轻。

孙小易爬起身来,看到眼前正是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中、臆想中的完美女人嫣然财神。小厮虽然最底层的普通人,但是也有喜欢美丽的权利,嫣然财神这个客栈老板娘正是他日日夜夜思之想之的梦中情人。

毫不夸张的说,财神客栈一半以上的各层次做工的人,都是为了能够见一面嫣然财神而来。另外一半不是不想,而是皆为女子。

梦想就在眼前,孙小易望着眼前妩媚女子,竟然呆了。

院中几人苦笑不得,就见钟小渝动了动手。那人忽然看到头顶竟然飘起了雪花,雪花微凉终于惊醒了孙小易,他抬头喃喃道:

“老天爷开眼,我的真情竟然感动上苍了吗?竟然提前降下一场瑞雪。”

大管家李驼子终于忍不住踢了他一脚,叫道:“混蛋!醒来!”

孙小易这才真正惊醒,连忙磕头道:“老板娘饶命,大管家饶命!老板娘饶命,大管家饶命!”

嫣然财神凤眉倒竖,喝道:“你可知背叛我的下场?”

孙小易道:“小的不敢,小的不敢!”

嫣然财神道:“将你背后主使之人招来,我给你个全尸。”

孙小易眼珠一转,惊慌道:“什么主使之人?没有主使之人啊!都怪我鬼迷心窍,要谋害贵客的宝马,求老板娘饶命啊!我上有八十老母待我尽孝啊!”

嫣然财神怒道:“我平日里待你们不薄,虽不致富奢,但奉养你八十老母足矣。若再不说实话,休怪我翻脸无情。”

孙小易嘴角嗫喏,但是眼神又充满坚定,咬牙道:“是我一人的主意!老板娘不要迁怒我母亲啊!”

嫣然财神正欲说话,忽然院子里又走进来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妇人,老妇人青布素衣,平民打扮,一进来之后抡起拐杖就朝孙小易打出,边打边骂:

“你个不孝子,老板娘对我家这么好,你还敢害她!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孙小易拐杖落身才抬头看去,原来是老母亲来了,顿时慌乱起来:

“母亲,你,你怎么来了?”

孙母气的直咳:“咳咳,你个臭小子,别人给了你多少好处,咳咳,你就敢出卖老板娘?还不赶紧给我说出来。”

孙小易见此情景,也知道瞒不下去,便将事情起因说与众人听。

原来背后指使孙小易之人正是昨日在套马镇大街上竞价之人,那人在最后出价千里黄金依然被苏灿无视,怒而生愤,故而让孙小易来投毒杀死还未长成的龙马之王。而他给孙小易的条件就是给他一笔钱做生意,并且让孙母在余生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

孙小易自幼至孝,但是并没有一技之长,只能在财神客栈当个喂马小厮,平日省吃俭用,方可生活无忧混个温饱。让母亲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一直是孙小易深藏在心的梦,所以才答应那人来毒杀小龙马。

当然,孙小易也存在着侥幸之心,万一逃过去,日后做点生意,讨房媳妇儿,就可以过上他心目中上等人的生活了。

他当然不知道财神客栈是怎样可怕的存在,他平日里与众小厮背地里嘲笑的李驼子又是怎样可怕的高手。他又怎能逃的出去?

事情始末既已知晓,好在小龙马被救活,有惊无险。看在孙小易出于孝心的份儿上,嫣然财神也非狠厉之人,只好把处置权利交给苏灿与钟小渝。毕竟,小龙马是他们的心爱之物。

孙母看到镇上人敬若神明的老板娘把目光转向站在一起的苏灿与钟小渝二人,心中立即明白了什么。那两人气质高雅,必是非凡人物。连忙拉着儿子,就要跪在两人面前。

苏灿与钟小渝连忙闪在一旁,一人一边扶着孙母的胳膊,苏灿说道:

“老人家,可使不得!”

孙母在两大悟者高手的搀扶下可跪不下去,口中急道:

“两位饶我儿子一命吧,老婆子愿意给你们做牛做马报答你们啊。”

钟小渝虽然非常痛恨伤害龙儿之人,但是眼见孙母悲怆之色,早没了脾气。明亮的大眼睛也蒙上一层水雾,可怜巴巴地看向苏灿。

苏灿佯怒道:“你看我是心狠手辣之人吗?”

两人扶孙母坐下,然后看向依然跪在地上的孙小易。苏灿沉声道: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当与我办一件事情。”

孙小易连忙不迭声应道:

“公子但请吩咐,上刀山下油锅,我要是皱一下眉头,就是够娘养——”

话音未落,又是一拐杖打来,老娘怒声道:

“臭小子,连我也敢骂!别油嘴滑舌的,听公子吩咐。”

孙小易一向不敢违逆母亲的话,连忙俯首帖耳,乖乖等着苏灿吩咐。

众人见此情景,哈哈大笑,一场不快似乎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苏灿让钟小渝与嫣然暂且歇息,然后一人带着孙小易,直奔客栈门外。

天色已晚,他们要去哪里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