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三章 马厩投毒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三章 马厩投毒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灿来不及与嫣然财神告辞,直接晃身来到门外,拉住一脸焦灼的钟小渝,说道:

“别着急,出什么事了?”

钟小渝带着哭腔说到:“龙儿突然摔倒,然后就开始口吐白沫。小虫儿在那边看着,你也快去吧。”

钟小渝说话间,嫣然财神也走出房间,三人一起走向客栈马厩。

马厩中腾出单独的一片空间留给龙儿,以显优待。其实即便不留,那些凡马也不敢呆在龙马之旁,即便是个小马驹也不是普通马匹可以与之共槽的。

苏灿到达此地之时,小虫儿正在给龙儿喂手上的白色药粉。龙儿卧倒在地,身躯与头颅都贴在地面,两只大眼睛的眼皮搭拉着,没有一丝神采。

苏灿自是信任小虫儿的,任由龙马舔食完小虫儿手上的药粉之后,才向小虫儿问询情况如何。

小虫儿表情还算平静,缓缓说道:“马槽内的马粮被人投毒,龙儿吃了带毒的粮草,才会口吐白沫。幸亏我认识此药,而且龙儿吃的不多,我这边有药可以缓解毒性。不过,要想完全解毒,需要更好的药材,我,我身上没有。”

苏灿说道:“都需要什么?”

小虫儿想了想,说出几个药草的名字,并且简单说了下各自的作用。

苏灿听完之后微微皱眉,说道:“竟然一个也没有。”

小虫儿愕然,苏灿哥哥不是号称自己是仙草库吗?

不过,苏灿想了一下,单手从腰间一抹,几株药草出现在手中,对小虫儿说道:

“你看这几株药草怎么样?”

小虫儿看到几株药草顿时嘴都合不拢了,口中连连说道:“可以可以可以,肯定可以。”

原来他说的药草不过都是些低级药草,苏灿身上又岂会放那些低级药草浪费百草结衣的空间。他拿出的药草虽然名字不一样,但都是同等作用且远远优于那些低级药草的。小虫儿见了自是欣喜异常。

小虫儿拿了药草就去旁边祭出自己的本命鼎炉开始炼制解毒良药。临走之前信誓旦旦对苏灿保证一定救好龙儿,否则提头来见。

苏灿被他认真的表情逗乐了,哈哈一笑。然后开始询问平静下来的钟小渝关于此事的来龙去脉。

钟小渝依然心疼地看着俯卧在地的小龙马,缓缓说道:

“我和小虫儿来到这里,正在跟龙儿玩的时候,一个喂马的小厮拿了粮草进来倒在马槽之中。然后小厮走了,我就看着龙儿吃东西,不料龙儿刚吃几口,就忽然浑身发抖,最后倒卧于地口吐白沫。吓死我了……”

嫣然财神听完,忽然娇喝一声:“老李!”

几人眼前一花,一个弯腰驼背的人忽然出现在这里,躬身道:“李驼子在,小姐有何吩咐?”

嫣然财神道:“今日晚间马厩值守之人是谁?”

几人半夜出去,奔波一日,此时天色已晚。按照客栈的劳作安排,现在是由晚上看守马厩之人给马匹喂食的。

李驼子听完之后,好像根本没有思考般答出:“孙小易。”

嫣然财神冷然道:“带他过来。”

李驼子答应一声,身影一闪,又消失在众人眼前。

几人说话间,小虫儿已经将解毒之药制成。再度喂给未来统御万马的龙马之王。

苏灿暗自庆幸,幸亏有小虫儿在此,万一这龙马之王在此时殒命,那真是太倒霉了。

这次药粉吃完之后,明显与刚才情况不同。小龙马的大眼睛渐渐有了神采。最奇异的是小龙马身上开始冒出大量的黑色斑点,与它的洁白毛色格格不入。

少顷,黑色斑点渐渐变少,等到没有黑色斑点之时,小龙马已经可以站起来了。

果真神奇!

钟小渝开心的抱了抱小虫儿,以示感谢。然后快步跑到龙儿身边,为它擦拭身上的黑色污迹。苏灿却让钟小渝走开,灵力运起,半层惊涛劲化水发出,哗哗冲洗马身。

嫣然财神在旁看着苦笑不得,这圣子太浪费了,竟然用灵力技能给马洗澡,这传出去肯定贻笑大方。不过苏灿为了钟小渝,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做的,只要他心爱的姑娘开心就行。想到此处,嫣然财神心中一阵没来由的黯然。

苏灿给龙马洗完澡,心里想到,这小龙马以后就跟着小渝混吧,看她们这么投缘。我以后自然可以寻找更威猛的坐骑。

正在这时,身后传来财神客栈大管家李驼子的声音:

“小姐,孙小易不在值守之处,也不在小厮们共同居住的房间。此事想必肯定是他做的,所以畏罪而逃,我已派人四面追拿,请您与贵客放心。”

苏灿知道嫣然老板娘肯定会给他一个交代的,也不关心这边两人的交谈,只是与钟小渝一起安慰龙儿。小龙马粗通人性,中毒之后吓得不轻,尚且心有余悸。

小虫儿此时却围着龙马转圈,观察龙儿的恢复情况,边走边暗暗点头。苏灿的药草太为珍贵,即便不由他炼制成药,只是单独给这龙马嚼下去,也有解毒之效。不过,那样可能会产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

忽然,小虫儿站在马匹后腿处,一动不动,然后用手摸着龙马右边一条腿,小脸充满意外,口中喃喃道:“奇怪,奇怪!”

苏灿看其表情,然后又看到他摸的位置,心中一动,走到小虫儿身边,问道:

“小虫儿,怎么啦?龙儿的毒还没好。”

小虫儿抬头,小脸严肃道:

“多亏苏灿哥哥的药草,龙儿的毒已经完全解除了。”

他倒是一点也不贪功。苏灿却明知故问:

“那你又说什么奇怪呢?”

小虫儿摸了一会儿马腿,甚至趴在马腿某个地方轻轻嗅闻几下,又用耳朵倾听一会儿。才抬头对苏灿说道:

“此处有一血块,阻滞血脉运行。但是却对身体没有任何害处,我想不通。”

苏灿听到之后却哈哈一笑,嫣然财神也投出赞许的目光。

以小虫儿的阅历显然是不知道龙马之王的来历的,但是却以他天命药体的敏感与从小到大触类旁通累积的见识,隐隐猜到了龙马之王的关键。

此子假以时日,必非池中之物啊!

但是,苏灿刚才已经知道了问题所在,此时听到小虫儿的推测,只是佩服却不惊奇。不过,小虫儿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和嫣然财神同时张大了嘴巴。

“若是有灵药辅助,我可以用七日的时间化开这个血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