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借势杀人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一章 借势杀人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悟者时期其实就是一个自我领悟,自我摸索的过程,有时一日千里,有时积年未有寸进。只有当悟者踏入悟师领域之时,才会有系统的修炼功法与技能秘术的学习。

苏灿在意志之战中以意志做海,精神为浪,如果身体内水之灵力足够的话,完全可以用惊涛拍岸之势直击敌人。

地穴之中,苏灿灵力运转,逐渐形成丈余高的灵力之墙,灵力在内涌动,若波涛起伏,苏灿单手一挥,灵力之墙以一往无前之势拍到地穴墙壁之上。

轰然一声,惊天动地!

既然由惊涛之力转化而成,那就叫它惊涛劲吧!

苏灿惊涛劲即成,瞬间踏入悟者七级之境。体内经脉隐隐形成第七条灵力之线。

然后苏灿回到识海之中,看着识海空间内漂浮的无尽灵力,畅快大笑。

聚!

苏灿轻喝一声,就见无尽灵力如雾,化为无形之物飘出体外,经量天尺然后直接灌输到苏灿体内。量天尺化尽万灵,不管什么属性的灵力,只要经过量天尺的转化,苏灿就能直接吸收变成水之灵力。

黑暗之神只有一缕神念,虽然经过九千年的蕴养,但是吸收灵气缓慢无比,所以积累灵力并不太多。苏灿用半个时辰将灵力吸收殆尽,发现自己堪堪达到悟者九级的境界,与自己估计的九级巅峰相差不少。

不过,这已经让苏灿极为满意了。悟者修炼如果没有大的机遇,只能一点点吸收天地之间飘散的灵力,聚少成多。但是这个过程是非常缓慢的。

苏灿看看四周,发现并没有什么万年前的宝物遗留,看来只是黑暗之神留下的一处埋骨之所。

既然没有什么价值,苏灿跃身而上。悟者九级只需在地穴之臂借力几次,就到了洞口。苏灿露面之前,忽然想到什么,诡异一笑。

洞穴之外的众人在安静等待之时,忽然听到惊天动地的一声响,然后又忽然安静下来,他们不敢大意,甚至不敢猜想发生了什么。

再过半个时辰,就在有几个人达到忍耐极限的时候。苏灿直接从地穴之中跃身而出,神态冰冷,站于地穴之旁。以一种极为陌生的目光将周围所有人扫视一遍。

钟小渝一直注视着地穴之口,要不是嫣然财神与苍月拉住她,恐怕她早就下去一探究竟了。苏灿安全出现后她终于放下心来,笑容立即攀上秀美的面容,娇声喊道:“苏灿哥——”

话音未落,苏灿冷漠的眼光硬生生扫视到这里,那种可怕的陌生让钟小渝将最后一个“哥”字生生咽进肚里。口中呢喃道:“苏灿哥哥怎么了?苏灿哥哥怎么了?”

苏灿扫视一圈之后,忽然冷哼一声,一种狂妄无匹的意志威压疯狂扫向众人,正是模仿黑暗之神意志攻击的第一重秘术:惊涛拍岸。

“见到本神,竟敢不跪!”苏灿声音冰冷,不含一声感情色彩。

那种举世无匹的意志威压让在场之人瑟瑟发抖,似乎不能相信人类竟然有这种意志威压出现。但是在场之人却有两人露出欣喜若狂之色,正是贪狼老祖与他的白衣人小徒弟。

两人齐齐拜伏于地,口中大呼道:“拜见圣祖!”

两人看此情况,已经猜到苏灿肯定是被圣祖夺舍了,那就说明复活圣祖成功了。待圣祖恢复往日之威,两人绝对是黑暗之神征服大陆的最大功臣。

但是周围人却不是这种想法了,钟小渝悲伤至极,古笑天惊怒交加。黑白二杰面面相觑,不敢相信,他们的圣祖经历万年选中的圣子就这么被人强行夺舍,然后灵魂消亡了吗?

可惜在苏灿的意志威压之下,几人暂时只能死死抵抗,不敢有丝毫松懈。

苏灿最后看着跪伏在前方的两人,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两人方才敢站起。苏灿又把目光放到白衣人身上,说道:“你,过来。”

白衣人诚惶诚恐,竟然被圣祖点中了,日后荣华富贵,定然享之不尽了。

白衣人躬身走到苏灿面前,在此恭敬道:“拜见圣祖,圣祖出世,我辈有福也。”

苏灿收起对他的部分威压,对白衣人说道:“你做的不错,挡住他们一群小辈,如果被他们打扰,我恐怕根本不能夺舍成功。你,有大功。”

钟小渝等人听到苏灿亲口承认,无不目眦欲裂,冲上前来。

那白衣人听到苏灿夸奖,又跪伏于地,扬声感谢,没有丝毫戒备之色。

苏灿眼角余光看到自己人虽然被强大的意志威压镇压着,但是眼中愤恨之色,恨不得生剥了自己。心中一颤,暗道到此为止吧。要不然等下就不好玩儿了。

苏灿继续用带着无上骄傲的语气对白衣人说道:“收起你的灵力,圣祖给你些好处。”白衣人更加欣喜,忙收起全身灵力,低头等待。

却不料,异变陡生,苏灿手中量天尺一闪,聚着无数水波,带着万军之力,无声无息敲向白衣人后脑。

贪狼老祖一直注视这边,见此情况也来不及做出反应,只能出声喝道:“徒儿小心!”

可惜苏灿早已做好完全准备,这一尺带着他悟者九级的全身灵力砸到白衣人最脆弱的地方,况且事出突然,白衣人根本来不及提起丝毫灵力,就这样被一击毙命。

即便毙命之后,白衣人的眼神依然充满欣喜感激。可见他对“圣祖”确实忠心,毫无防范。

贪狼老祖依然不敢相信,大怒道:“你到底是谁?”

苏灿全力击杀白衣人之时,已经收起意志威压。此时脸色也不再冷峻,露出和善的笑容:

“我自然是苏灿了。”

贪狼老祖身形一动就要杀向苏灿,却不料身旁立即围上两人,夜昙花与白牡丹凝神戒备,防止他暴起伤人。

贪狼老祖恨恨道:“为什么?”

苏灿淡淡回应道:“因为他打伤了我最心爱的人。”

贪狼老祖将眼神转向场中三位女子,眼神阴狠。钟小渝看着害怕,忙跑向苏灿。此时此刻,她方才相信这真的是自己的苏灿哥哥。

周围全是敌人,又有两个老对手牵制,贪狼老祖见事不可为,左臂抱着小徒孙,恨恨离去。临走之前,给苏灿留下一个等着瞧的眼神。

苏灿耸耸肩,毫不在意,身边有两大高手保护,他才不在乎什么贪狼老祖呢。不过他也不敢下命令灭杀这贪狼老祖,刚才的战斗表明,虽然黑白二杰略高一线,但是要想灭杀恐怕要所有人齐上围攻才行,那样逼得贪狼发疯,肯定会有人身伤亡。

钟小渝跑到苏灿面前一阵捶打,埋怨他吓自己吓的半死。苏灿将钟小渝揽入怀中,低声道:“放心,以后不会了!苏灿哥哥不会让小鱼儿再以身涉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