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一章 嫣红姑娘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一章 嫣红姑娘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客官,不可以哦!”

“啊,不要嘛!”

温柔乡头牌嫣红绣阁中,一长相粗鲁、身材肥胖的暴发户正在抱着嫣红的身体乱啃,嫣红大呼小叫,不过是挑逗客人的情绪罢了。

“小妞儿别乱动哦,让老爷怜惜一下。”这暴发户忍耐不住,就要宽衣解带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急切的敲门声。

“嫣红,嫣红,快开门啊,来大生意了。”老鸨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妈妈,这就来。”嫣红虽然天性好淫,但现在巴不得马上离开这个满身铜臭的死胖子,至于下一位是谁,暂时还没来得及思考。

“妈的,我看谁敢跟老子抢女人。”暴发户看到嫣红不顾一切的跳下床去开门,心生怒火,也跟出来狂吼道。

有钱就是大爷,无论在哪里都是真理。想当年,暴发户也拿钱砸翻过别人的床,没想到今天竟有人欺负到自己头上了。

老鸨眼睛多毒,一眼便看出两方孰强孰弱,所以她才来得罪这暴发户,而让嫣红去陪那年轻公子。当然,财神爷是不能往外赶的,老鸨答应暴发户给他安排两位相貌身段儿仅次于嫣红的姑娘一起来伺候,那人才算作罢。

嫣红重新梳洗打扮换了身儿衣裳才来见苏灿,一进门发现气氛不对,正主儿歪坐红木椅,一脸苦大愁深的样子,身后两个保镖却是面色铁青,连正眼都不甩“主人”一个。

这是什么节奏?饶是嫣红见惯了大风大浪,此时也摸不清贵客的心思,只能小心翼翼摸进房间,本来想风骚的喊一声“客观您来了!”结果含羞带臊的轻声道了一句:“客官我来了。”

不过,这也算歪打正着,古笑天与白墨缘看苏灿的“相好”还算周正,脸色稍微缓和一下。但是苏灿接下来的话,让他们恨不得喷出一口老血。

“好了,你们可以出去了。”苏灿回头看了两人一眼,心中说已经这样了就破罐子破摔吧,大不了回去再负荆请罪祈求俩人不要在谷中乱嚼舌根。

见两人不动,苏灿只好佯装发怒道:“眼睛长哪儿了?难道要看本少爷在此办事吗?”

古笑天与白墨缘恨不得一顿拳脚相加,但是想想七星刀与赤练金羽,默契忍下一口气,然后转身就走。

眼见二人出得房门,苏灿暗叹:师父,你可把我害惨了!忽然想到什么,一步跃出房门,朝着两人的背影喊道:

“楼下随便吃喝,算我的!”

苏灿突然的动作吓了嫣红一跳,刚回过神来苏灿已经又坐回椅子上了,还是保持原来的动作,原来的表情。要不是嫣红听到苏灿的喊声,或许就认为苏灿根本没有动过一样了。

砰!

苏灿看到敞开的房门,轻轻挥手后,房门自动关上。

嫣红都快哭了,这一惊一乍的,到底是要怎样呢?您要是不喜欢我,我给您换人不就行了吗?不是您让我来的吗?

嫣红一脸幽怨看着苏灿,却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在普通人面前,即便收敛所有灵力,悟师本身的气场也会给人压抑的感觉,何苦苏灿不苟言笑,一脸严肃。

“史嫣红?”苏灿此时才正面看向嫣红,收拾心绪完成师父交代的任务。

嫣红下意思的点头,但是马上又摇头,看向苏灿的眼神中充满震惊!

不错,她就是史嫣红,但是温柔乡甚至这个小城中都没人知道啊!这个年轻的公子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嫣红大着胆子问道:

“客官在骂人家死嫣红吗?人家还没来得及伺候您,怎么就说人家死呢?”

要知道有些地方的人“史”与“死”不分,嫣红试探一下,看苏灿是否是歪打正着之语。

苏灿从嫣红神色便已经知道答案,他现在哪里有心情跟史嫣红打哑谜,直接把他了解到的信息抖落一个干净。

“史嫣红,二十岁,悟者大陆隐国人氏,自幼父母双亡,被神秘人抚养长大。十六岁被送到圣麟秘境三层,隐于鲜城青楼温柔乡中,四年内名满鲜城,为鲜城第一名妓。”

“史嫣红,天蝎悟者,但是成就悟者那一天出现差错,体内被人下了阴毒,成为天性好淫之人。平日便欲念旺盛,无yin不欢。每到月圆之日必须与阳气强盛者交·合方能遏制阴毒发作。”

“温柔乡地基之下百米,有一魔兽天蝎被困,至今已达魔灵三级的巅峰境界,你每次月圆之日便是与它交合。只有他才能中和掉你体内旺盛的阴毒,而中和你体内阴毒,可以让它实力逐步提高。”

“此次月圆之后,魔兽天蝎将突破到魔尊之境。圣麟秘境的强者数量都是固定的,因为你的原因,这里面要多一个打破平衡的魔尊出现,这是不被圣麟谷强者允许的。”

……

苏灿的话语不轻不重,但是听在史嫣红耳中,却如猛鼓重锤、醍醐灌顶,嫣红眼中两行清泪滑落,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求公子相救嫣红!”拜倒在地的史嫣红语声哽咽。

四年前,始终黑巾蒙面的神秘人,也是抚养自己长大的人,将自己送到此处便再未出现。临走时说了一句:“从今天开始忘记你的姓氏,当有人再叫你史嫣红的时候,就是救你脱离苦海之人。”

只是没想到,史嫣红这一等就等了四年。

苏灿点头道:“你放心,我尊师命来到此地就是为了搭救你们的。”他没有说,如果不能救,那就就只能杀了!至于如何战胜可怕的悟老巅峰,苏灿心中自有计较。

史嫣红隐隐觉得苏灿口中的师父会与自己有关,开口问道:

“敢问公子尊师是谁?”

苏灿冷冷看她一眼,说道:“不该问的就不要问。此次脱困之后,最好去一个偏僻所在,好生度过余年。”

史嫣红听之凛然,不敢再说什么。苏灿也是传达师命,所以才如此强硬与冷淡。

“明夜便是月圆,我会在此等待,明夜与你一同去见你真正的相好,阻止他入魔。”

史嫣红再次盈盈下拜,苏灿坦然受之,灵水尊者说了,此行吉凶难测,或许多有磨难,但这都是尊者弟子苏灿必须经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