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枫林迷雾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四章 枫林迷雾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枫树林的名字由来很简单,因为这一片地域几乎都被枫树覆盖!具体有多大倒没有人丈量。不过,石玉曾听人说,这片枫树林占了秘境四层的百分之一,秘境四层都可以被当地土著当做一个大陆,一个世界,这百分之一的面积又该有多大呢?难以想象。

苏灿五人进入枫林之后,一方面被漫天的红叶美景所震撼,另一方面却被前路之上几乎一模一样的枫树搞得头昏脑胀,不辨东西。行走其中,五人脚下根本看不到地面,只看到不知积蓄了多少年来留下的枫叶,踏足其上,如踩败絮。

若非有前人将无数落叶踩实,然后露出一条不规整的枫叶道路,恐怕这五人早就迷失在无尽的枫林之中了。

不过,即便如此,入夜后的浓雾也让他们不敢再向前行进。

寻到一个比较空旷的所在,支起一个超大帐篷,几乎像一个小型营帐一般。几人围坐一圈,从身上拿出干粮进食。稳妥起见,苏灿并不敢生起篝火,以免惹来实力强大的魔兽,多生事端。

帐篷之中,苏灿将引路玉符拿出,发现此时所在位置仅仅在这枫林的边缘地带,玉符上面所绘枫树林范围,连一成也没有走完。苏灿暗自揣测,如果赶路顺利的话,走出这片枫林恐怕要在十天之后了。可是这步步为灾的旅程,能够那么顺利吗?

苏灿手持玉符,然后将方才那个懵懂的狮王少女为何相助自己的原因道出。听完之后,众人不胜唏嘘,对石玉的感激之情又增加几分。

原来那夜石玉研究玉符,不仅仅是指点苏灿路程,更将自己的一道本源灵力输入其中,他料到苏灿必定会在前路受阻,而他与狮驼岭颇有渊源,能够让苏灿打上自己的印记,肯定是百利而无一害。

不过,他并没有想到,效果竟然这么好。

三年前,狮驼岭的老狮王也曾在石家地底的聚灵法阵输入过一道灵力,当时老狮王的幼女身罹重症,石玉费了许多天材地宝,才将其性命保住。不过,脑中之疾却无法根治。只能保持这种半正常状态活着,好在生活、修炼无忧。

石玉彻夜守护,让能够幻化人形的小狮子对其亲近有加,即便是三年后的今天,懵懂少女对他的一道灵力也看护有加。临走之时,却是让苏灿下次再来的时候,带石玉来此狮驼岭上与其一聚。

苏灿讲完再度感叹,石玉以残缺之躯,竟然做了如此多的事情;如果不是这残疾之身拖累,必是人中龙凤无疑。

当夜,五人盘坐于帐篷之内专心修炼。

苏灿离着巅峰之境又差了一大步,这一路要加倍努力,否则到了那赤水湖,却不能收取灵水,可就贻笑大方了。

半夜,一道人影悄然走出帐篷,池云空睁开眼睛,发现那人正是云小灵。他担心云小灵安全,正想追踪而去,忽然想到一种可能,顿时脸上露出一道邪邪笑容,暗道这时候可不能跟去。

云小灵出来正是因为人有三急,她自然要远远走开,以免被人听到,徒惹尴尬。可是池云空一直等了约莫小半个时辰,也不见云小灵归来。

一开始池云空用女人就是慢来安慰自己,可是再慢也不能慢到这种程度啊。

肯定出事了!

池云空一个激灵,迅速起身,连招呼也没根伙伴们打一个,就掀开帐帘出去寻找。

叫喊云小灵的声音在帐外响起,在这冷寂的夜里飘出老远,可是寻找良久,池云空也没有听到回音。心急之下,竟然使出空间转移,不断出现在远处,继续高声叫喊。

待帐中所留的苏灿、白墨缘、古笑天三人一起钻出帐篷,池云空的声音已经消失不见,只从远处隐隐传来他焦急的叫喊声。

古笑天起身便要朝声音来源处追赶,却被苏灿一把拽住。

“更深雾重,徒追无益,我们在此等他们回来。”

可是,池云空的声音一开始尚且以帐篷为中心四面扩张呼喊,到后来却渐渐没有规律,等苏灿他们注意到的时候,池云空的声音也忽然消失在远处,只留下无边的寂静,连一点风声也无。

苏灿盯着林间浓雾,起先并未觉察,但是看到后来竟然发现一团团的浓雾竟然在慢慢移动位置,你来我往,此起彼伏,仿佛有人在其中操控一般。

“糟了!”苏灿忽然大叫,对白墨缘与古笑天说道,“空空和小灵危险了!他们不是走远,而是迷路了。”

“浓雾古怪!”白墨缘此时也出声道。

古笑天四目巡视,以防不测。

“追不追?”白墨缘向苏灿问道。

“不能追!”苏灿回答道,“我们没有办法找到他们,这浓雾太过古怪,我们一定要等雾散了再做打算。否则也是迷路的下场。”

白墨缘缓缓点头,但是对同伴的担心却在眼中毫无掩饰的显现出来。他以前一向是独来独往之人,经过这三个多月的相处,渐渐感觉到了人与人之间的情谊,这种温暖的感觉让他的心态起了很大的变化。如今同伴可能正在遭受莫名的危险,他怎能不急。

苏灿看在眼中,也急在心中,但是他身为队长,不能慌乱,如果此时再让其他人追去,恐怕依然是失散的结局,倒不如在此固守,期盼他们能够安然寻回此处。如果不能,待明日雾散之后,才能四散寻找。

苏灿开口安慰道:“他们两个是我们之间实力最高的,即便遇险也自保无虞,我们守在此处,注意自身安全,我感觉空气中已经有不安全的气氛了。”

白墨缘与古笑天郑重点头,身为悟师,他们自然对周围环境中的气氛变化都有所察觉。两人不敢大意,在帐篷周围的一个小范围里来回走动。

忽然,一阵笃笃的声音传到苏灿耳中,仿佛沉重的木棍砸在坚实的地面上一样,由远及近,慢慢传来。

苏灿定睛声音来处,在下一刻却看到一头满脸花白头发的老妪从浓雾中走出,老妪拄着拐杖,边走边咳,似乎下一刻就要倒在地上一般,可是依然走到了苏灿面前。

白墨缘与古笑天此时已经站在苏灿两边,满脸戒备看向来人。

他们可不认为这老妪是哪里的一个普通老太太,要知道,此时刚过子时,如此深夜,一个病了的老妪出现在毫无人烟的浓雾之中,三人灵力布满全身,随时准备出手。

那老妪走到人前站定,努力挺直脊梁,一双浑浊双眼扫向苏灿三人。然后张开口,看不到一颗牙齿,发出一阵难听的低笑声,如同朽木不胜其负、咔嚓断裂的声音,一阵诡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