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路向西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路向西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众枫之根,听我号令……

病婆婆口中念念有词,干枯的手指指向苏灿三人脚下。

苏灿辗转腾挪,躲避密如雨下的枫叶,他已经察觉出,那些锋利落叶虽然穿透不了碧灵重水,但是落叶穿插其中,却在不断消耗碧灵重水所含灵力。所以苏灿尽量避免与那些锋利落叶接触。

苏灿再度跨出一步,躲开突然起速的几十片落叶,不料脚下一紧,一支手腕粗细的树根破土而出,抓住苏灿的脚腕,树根坚韧,苏灿一时竟然挣脱不得。

量天尺!

苏灿召出量天尺从天而降,砸在树根破土而出的位置!

啪!

黑色汁液横溅,这树根之内竟然也有许多茎液,真是奇怪!

他哪里知道这整棵枫树都已化魔,体内魔力滋生,这根部只是其灵力运行的一部分经脉而已。

但黑色汁液溅落的地面,又有许多粗细不等的根须再生,然后在空气中只是一抖,就迅速变为如母体一般粗细,锲而不舍,再度抓向苏灿。

苏灿未料到这树根竟然除之不尽,大意之下,双脚都被缠住,量天尺虽然不够锋利,但横扫之势威猛,根本不是这些凌乱树根可挡,量天尺直接将树根撞碎,破开正在沿脚腕向腿上蔓延的树根,然后迅速变大,将苏灿托起后,迅速向半空中飞去。

半空中,正看到早已飞到空中的白墨缘,面对啥之不尽的枫树根,白墨缘也感觉一筹莫展。

啊!

一声惨叫从地面上发出,却是古笑天借七星刀斩碎无数根茎之后,终于躲闪不及,被一道手臂粗细的树根扫到大腿处,一个站立不稳,踉跄到底,眼见更多凶恶乱跟蜂拥而至,古笑天脸色煞白,暗道:我命休矣!

“找死!”半空中的苏灿看此情形,眼中似乎要冒出火来,“死婆子,你以为小爷我怕了你吗?”

苏灿怒极,控制量天尺一个俯冲,来到已经被无数树根仅仅缠绕住的古笑天身边,然后双手之间灵力涌动,碧灵重水如同一道窄瀑奔腾而下,冲向无数被病婆婆操控的树根。

而且,这次的碧灵重水发出瘆人的青绿色,毫不留情冲过缠绕的树根,漫向后面无尽的枫林。

碧灵重水颜色越深,说明毒性越重。苏灿平日出手,不过是仗着碧灵之重破敌防御,毕竟毒杀生灵有违天和。不过,今日被这死婆子逼到这个份上,看着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古笑天,苏灿热血上涌,再也克制不住,碧灵重水全力出击。

夜色之中,本来一片褐色的树根瞬间便会漆黑之色,仿佛为这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又泼上一片更加漆黑的墨迹。

苏灿碧灵重水收发由心,毒性轻重自在掌握,古笑天身边一尺之内并无碧水流过,苏灿上前将古笑天拉到量天尺上,黑暗中隐隐看到他满身红肿,淤血处处。

苏灿的碧灵重水不知道蔓延了多远才停止流动,藏身暗中的病婆婆似乎也被这漆黑如墨的景象吓到了,半天没有动静。

沉静、诡异……

双方都没有再度出手,似乎默契的等待天亮。

终于,东方一片亮光闪出,天光大亮,林中虽然依然雾气蒙蒙,但是十丈之内已然能够看清人影了。

三人落到地面,看着狼藉一片,暗暗感叹碧灵重水的霸气。可是奇怪的是,云小灵与池云空依然没有半点声息。苏灿趁着天亮查看古笑天的伤势,好在都是皮外伤,修养一下即可恢复。

再过一个时辰,秘境四层的朝阳从东方升起,浓雾也渐渐散去。

这段时间里,病婆婆仿佛消失了一般,竟然没有再来攻击。可是她不来攻击,苏灿却是要找到她的,云小灵与池云空的先后消失肯定与她脱不了干系。

“苏灿,来!”

白墨缘的声音首先响起,苏灿与古笑天两人忙走到近前。

只见一株枫树之上被人用利物刻了一个空字,苏灿一眼便看出这是池云空的笔迹。想必是他担心迷路,为自己留下的记号,可惜最终还是在浓雾中迷失了方向。

“走,先去找到空空!”

苏灿看到空字最后一笔指明了方向,率先朝那个方向疾行而去。

果不其然,在另外一棵树上,又看到一个熟悉的空字,可是这个空字的末尾却稍有弯曲,似乎改变了比较大的方向。

苏灿肯定不能放弃这唯一的线索,带领另外两人提速追赶。

三人追寻一番之后,赫然发现他们竟然绕出一个不太规整的圆形,好在大体方向是偏向西方的,并没有在原地转圈。而且在走出一段距离后,竟然沿着一条笔直的道路向前行去,这条路上除了开头有个空字外,便再也看不到池云空留下的线索了。

好在这条落叶堆积而成的道路笔直,直接延伸向远处,两侧枫树整齐,如同卫兵挺立。

三人一路向西,起先并不在意,可是走到后来,越发吃惊!

原来这一路枫树,最开始是有细变粗,显然是年份由幼到长,从碗口粗细到后来竟然已有一人环抱之粗。最粗一棵几乎要由两个人双手互牵才能抱住。

但是从这棵树开始,后面的树又渐渐变细。不过,变细之后的枫树却给人更加灵动的感觉,一眼望去,似乎内蕴无数天地灵气。

再过百棵,苏灿已经明显感觉到眼前枫树已经开始了悟者的修炼,随着越靠近西方,修炼的实力就越强。

到得最后,两行共约百棵枫树,已经化为人形,手持丈八长戟,身着精铁铠甲,威风凛凛,守在道路两旁。苏灿遥遥看去,竟然看到一角古楼隐隐现于远方。

此时,天色再度转暗,他们没想到仅仅走到这里,就已经用了一个白天的时间。

当三人站在卫兵面前,准备通过之时,只听“锵”一声响,两道长戟交织,挡在面前,两卫兵昂首挺胸,一人一句,声震枫林:

“你等何人?”

“有何贵干?”

他早看出那两个卫兵虽然语气耿直,但是眼中却有贪婪之色,双眼查看来人直接是从腰间开始的。那时经常有人把钱袋拴在腰间,他们是要第一时间看出来人是贫是富。

苏灿对两位兄弟摇摇头,然后面带笑容说道:

“天色已晚,我兄弟三人看远处有楼阁房屋,想去借宿一宿,天亮便离去。”

那两人对视一眼,看这三人虽然面相不错,可是腰间只有一根束带,哪有半点钱银的影子。于是摇摇头,大声喝道:“不行!”

苏灿上前一步,双手在腰间一抹,然后两个黄灿灿的金色物事出现在手中,在隐秘处对着两个为首的卫兵虚晃一下,防止三丈之外的卫兵看到。

两人眼前一亮,双戟收回,高声喊道:

“贵客盈门!请!”

苏灿走过两人身边,悄没声息的将那黄金递到铠甲遮挡的卫兵手中,心中暗叹,黄白之物,果然是人鬼通吃啊!

苏灿刚刚走过两人身边,却听到远处隐隐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那平时到处惹人厌的声音此时听来竟然如同天籁。

“混账东西,敢惹你池爷爷!有种你别追!”

“有种你别跑,臭色狼,毁我清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