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接踵而至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九章 接踵而至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尺老怒极之下,这几日积攒的灵力全部透过尺身发出,量天尺剧烈震动起来,周围枫叶开始有松动之象。

此人被人称作霸王,乃是这枫林西部的霸主,也活了几千年,可惜像病婆婆一样,即便经不起诱惑,吸收魔气化为魔族,也不能助自己突破到悟老之境。

东先生,西霸王,南将军,北婆婆,这便是枫树林四个霸主的称谓。

霸王多年的战斗经验几乎在同级中无人能敌,堪称悟师九级巅峰中的至高。感受到器灵的反抗,他只是眉头一皱,然后单手一摆,一条青黑如墨的树枝从袖间伸出,穿过层层叠叠的枫叶,将量天尺牢牢绑缚。

此时,无论尺老如何挣扎,都半点动弹不得!半晌之后,灵力一松,一股绝望之情从心中油然而生。

“混蛋,该死!”

已经走远等待量天尺追来的苏灿,第一次感受到尺老传达过来的绝望情绪,怒喝一声,转身奔回。尺老受制于自己实力,一直没有机会向当年一样叱咤风云,但是平日里风淡云轻,也是一副高人模样。要在以前,这所谓的霸主他只需动动手指就能让其灰飞烟灭,但是此时只能生生受此折辱。他知道以苏灿的实力也并非这人对手,所以并没有开口呼救。

但是器灵与主人心意相通,即便是一丝情绪变化,都会被苏灿察觉到,更何况这种以死明志的心情。苏灿平日看似温良,但是谁敢伤害他身边的人,温良之血立马变得疯狂,就是天王老子也敢斗上一斗。

池云空三人看到苏灿转回,自然也不会空走,等他们回头之时,忽然感觉到身边十里之内开始飘起细雨。细雨如丝,宛若情人发梢般温柔,但是落在遍布的枫林之上时,却像魔鬼一般开始吞噬它们的灵力与生命力。

咦?

树梢上的霸主感觉到雨落的时候并未在意,可是雨滴落到脸上的时候却感觉到一阵灼热,顿时大惊。待他看向周围,发觉子子孙孙都在雨中瞬间变得枯黄,萎顿,似乎转眼之间便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

那些枫树都是他特意栽种在自己修炼之地的周围,这样他平时聚集的天地灵气是可以最大程度滋润这些子孙后辈。

离庄园最近的枫树,受益最多。虽然还没有悟道,但是多少年间不停地吸收天地灵气,生命力之旺盛绝非普通树木可比,可是在这奇怪的雨水中,竟然连一丝生命力都不能保留。

围在量天尺周围的雨丝最为浓密,那许多枫叶已经被腐蚀殆尽,变成焦黑一片向下飞落。只剩下那条青黑树枝还在牢牢绑缚着量天尺。

霸王伸手一招,周围许多雨丝便汇到眼前,不一会儿,便聚成一汪清泉。在其单臂虚托之下,清泉竟然不再向下坠落,更多雨丝偏离方向,也渐渐向这一汪清泉归拢,不再去侵蚀其余枫树。

苏灿在下方观望,见碧灵重水已经没有效果,心中一动,便收了灵力。霸王手上的清泉也化为天地灵气消失不见。消失之前,霸王将最后一滴抹在唇间,似乎在慢慢品味。

苏灿眉头微皱,这人竟然不惧碧灵重水之毒吗?

那人看向地上几人,身形一动,落到地面之上。

几乎两米高的身躯站在苏灿面前,虎背熊腰,双眼若铃。苏灿也没来由吃了一惊,这么庞大的身躯站在树梢之上,树梢竟然只是随风摇动,举重若轻,绝非一般。但是,即便如此,苏灿也不会后退半步。

池云空、白墨缘、古笑天与苏灿站成一排,身上灵力涌动,不管是防御还是攻击,随时准备动手。

“碧灵重水吗?”霸王开口问道。

“正是!”苏灿点头。

“你师父对你倒是不错!”霸王忽然开口道,“灵物多居险地,这碧灵重水定是在极险之地,以你的本事根本没有可能得到。”

苏灿闻言点头,暗想这五大三粗的汉子竟然也长了一副好脑子。不过,这人困住量天尺,此时又与我攀起家常,到底意欲何为呢?

“这个大陆上最好的灵水便是赤水湖的赤晶灵水了,我游历赤水湖的时候也曾见过。你的目的地便是那赤水湖吧?”

霸王的问话让苏灿惊愕不已,仅仅一个照面,竟然将自己的去向都猜得一清二楚,果然是树老成精啊。

苏灿见对方对自己并无恶意,抱拳一礼道:

“我等路过此处,本无恶意,一切皆是误会,还请归还武器,我们这就离去。”

“不行,不能让他们走!尤其那个大色狼,一定要抓住给我当奴隶!”胖妞不等霸王说话,就连忙大声拒绝。

“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看你那鬼样子,还不赶紧把衣服穿上。”霸王凶狠一瞪眼,将干女儿训斥一通。然后转过头来,对着苏灿他们却是满面春风:

“小孩子不懂事,几位少侠还莫见怪。”

苏灿越发疑惑,搞不懂这霸王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前辈意欲何为,还请明示”苏灿开门见山,并不拐弯抹角。

“哈哈哈哈!少侠果然爽快人,我看你们几位都是天纵之资,倒是有一事相求,若能办成,莫说这带着器灵的宝尺,就是赤晶灵水,我也能帮你取来。莫说赤水湖危险重重,就是前方的泥丸泽,恐怕你们也难以闯过。”

苏灿并未对这个陌生人的许诺动心,推脱道:

“前辈实力高于我等百倍,你都做不到的事情,恐怕我们也有心无力。”

“不,这跟实力无关,只是跟资质有关,若能做到,你们也会得到天大的好处。当然,最终的成果一定要是我的。”

“还请前辈明示。”苏灿直来直去,最烦打哑谜的人。而且这么一个粗壮汉子在这里扭扭捏捏,让他好生不满。

“哈哈!少侠莫急,实在兹事体大,你们若不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我怕吓到你们。”霸王察觉到苏灿的不满,开口解释道。

“切!我才不信呢!快说快说……”池云空早受不了这人,竟然比他还啰嗦。

霸王还未开口,苏灿来时路上却传来一个尖利的声音:

“这种事,堂堂霸王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呢,还是让我老婆子来说吧,咳咳,嘎……”

病婆婆招牌笑声又响在苏灿耳边,苏灿连忙回头望去,看到病婆婆身后跟着一个留着山羊胡须的中年大伯,身着布袍,仿佛一个落魄书生。

可是就在这书生身后,却是一个身着红装,姿容俏丽的女子。

“云小灵!”

竟然是失踪了一天一夜的云小灵,池云空开心的叫着,却发现云小灵看向自己的目光一片呆滞,仿佛看到一个陌生人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