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个中隐秘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个中隐秘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灵兽小饕似乎非常满意空间黑洞的味道,于是赖在池云空这里不走了,那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让池云空的心一阵发慌。

无奈之下,池云空灵机一动,用体内灵力幻化出普通的空间黑洞摆在小饕面前。

可惜这种伎俩被小饕轻易识破,前蹄轻扬,只是一下便打散了以前池云空叱咤江湖的绝技,然后鼻中轻轻哼一声,前蹄再度挥出。

这一挥看似平常,但是却有着一种难以言明的韵律暗藏其中,池云空在小饕轻哼之时就已暗生戒备,可是小饕攻击发出之时,池云空却忽然感觉身体在这一霎那间竟然不能动弹,然后再能动作的时候,一股沛不可当的劲力直接将其击飞。

众人眼睁睁看着池云空的后背直接撞击在往生塔光滑的墙壁上,如同纸片一般滑落。

这一击先锁定禁锢目标,然后再发动攻击,苏灿深谙自己实力,如果这种技能出现在自己身上,他也是无法抵挡。

好在小饕只是小惩大诫,并没有要伤害池云空,池云空从地上爬起来后,再也不敢多事。既然舍不得灵力本源又惹不起根本看不出实力深浅的小饕,只好躲在苏灿背后装可怜。然后暗自腹诽:这个时候,应该让队长老大顶上去了。

苏灿当仁不让,制止住身后的白墨缘与古笑天,然后粲然一笑,朝着小饕招招手。

以小饕对灵力的探寻能力,他早知道最大的灵力“大财主”是苏灿无疑,看见苏灿招手,立马颠儿颠儿跑来,可怜巴巴望着苏灿,口中喊道:

“饿!”

苏灿从百草结衣之中拿出一支两千年的雪参,小饕立即眼前一亮,竟然开始在原地兴奋的打转,然后,后腿发力,竟然人立而起,前腿向着苏灿弯曲作揖,似在感谢,又像乞求。

苏灿一愣,他并未料到小饕竟然这么大的反应,本想让小饕答应些什么再给他吃,但是看到小饕的眼神,仿佛看到了一个饿了几日的孩子一样,苏灿心中一软,直接将这支两千年的雪参抛给他吃。

小饕仰头一吸,雪参又瞬间消失在面前,不过这次有所不同的是,雪参消失在他的口中之后,他看一眼苏灿,然后直接跑向往生树的树干,到得近前,双腿一跃,整个身形消失在往生树的树干之上。

“嗯,跑了?”池云空说道,“估计是吃饱了,我去把那往生果摘下,尽快解救小灵。”

“不要——”

“嘭!”

苏灿刚刚喊出一声不要,永远的行动派池云空已经空间转移到繁密的树叶之前,然后,只见一条树枝横甩,直接将池云空抽飞,再度贴在墙壁变成人肉贴片。

“噗——哈哈!”

一阵清脆的娇笑声在塔内响起,云小灵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满脸痛苦之色的池云空,得意非凡。可是,云小灵笑着笑着却突然哭出声来,然后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似乎非常非常痛苦。

她刚才忽然感觉到让池云空吃瘪是一件很让自己开心的事情,这种开心的感觉很熟悉很熟悉,可是她去回忆的时候,却只感觉到脑中一阵撕裂般的痛苦,那种熟悉的感觉又让她感到很舒心。

终于,痛苦与舒心的煎熬,让她忍不住抱头呜咽。

“不要,不要哭……”

跌在墙角的池云空看着云小灵痛苦的神色,心如刀割。

“大家稍安勿躁,刚才灵兽临走之时对我传音,让我等他一下,应该会有转机,我们能否成功就在他身上了。没有他的帮助,我们对这往生树绝对是无可奈何。别着急,着急的不应该是我们,而是塔外的三人。”

“根据我的观察,他吸食每种灵力不同的东西,每次时间都不一样,我这颗雪参估计够他享用一段时间了。大家安坐修炼,这里灵气充裕,而且这种灵气适合我们所有人,是难得的修炼宝地。尤其刚才两位浪费灵力本源的人,抓紧时间,如果不修炼到本级圆满之境,我保证你们等下会后悔的。”

池云空与云小灵对视一眼,连忙盘膝坐下,全力修炼,恢复刚才损失的灵力本源。即便云小灵现在根本不认识池云空,但是依然对其针锋相对,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天生冤家吗?

苏灿坐下后却没有立即修炼,而是将心神沉浸到百草结衣之中,于万千饱含灵性的植物之中,一朵不断盛开凋谢的昙花,一朵气质高雅尊贵的牡丹花,两花虽然隐于无边花丛之中,但是鹤立之姿,彰显无疑。

苏灿心神一动,化出一个自身虚影,向着夜昙花与白牡丹两位前辈遥遥一礼道:

“苏灿拜见两位前辈!”

夜昙花哈哈一笑,率先化形而出,只一步便跨到苏灿身边,白牡丹却是化形白衣白袍的老者,端坐牡丹花上微笑不语。

“圣子别来无恙啊,这么长时间,也不经常来这里看看我们老哥俩儿。”夜昙花拍着苏灿的肩膀说道。

“这不是不敢打扰两位清修嘛,如今有一桩好事,特意说与两位听之。”

苏灿说完,单手一划,在身边将十丈极乐树的虚影显化而出,并不言语。

夜昙花却颇为激动道:“找到极乐树了?”

不等苏灿点头,他忽然想到什么,马上将灵识扩出百草结衣之外,立即看到往生塔中枝繁叶茂的极乐树,同时,树叶之间隐约可见的七彩灵果也逃不出他的眼睛。

夜昙花与隐藏在空中的白牡丹相视一笑,然后同时收回神识,退回到百草结衣之中。

牡丹花上白牡丹的身形站起,也不见其有何动作,便来到苏灿面前,说道:

“圣子做得好!我仙家园林号称拥有大陆之上所有仙草灵根,可是依然有几种植物不在我们的园林之中,如今最难出现的极乐树竟然被你寻到,我与昙花计议一番,看看如何能够名正言顺的取走这珍稀之物。”

苏灿原本只想用什么办法多摘几颗灵果,此时听两人说话,似乎要将整棵往生树移走,不由惊愕道:“你们要取走这佛门灵根?这应该是佛门强者留给其后代的灵物吧。”

夜昙花不屑道:“什么佛门灵根,天下灵根出仙家,这世上所有的灵根都应该是咱仙家园林的,你这个圣子也太没有觉悟了。”

苏灿一阵疑惑,抬头望向比较沉稳的白牡丹。

白牡丹抚须一笑,看向苏灿道:

“事到如今,也应该跟圣子解释一下这其中隐秘了,要不然圣子就把咱们当强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