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天意弄人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天意弄人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其他四人也被达勒所言惊到,然后将目光转向苏灿。反倒是达勒一脸轻松,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何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但只要不是那么咄咄逼人,他就留有一线回还余地。

说白了,他宁愿费力将这五个小瘟神送过去,也不愿意打扰老祖宗冲关。

事到如今,竟然出现了戏剧性的转折,拦路的不再想拦路,渡泽的却不再想渡泽了。

苏灿眉头紧锁,如果能够顺利渡泽,然后再破坏掉巨鳄头头的晋级之梦,那样就完美了。

正思量间,达勒身后大泽之中忽然一阵滔天泥浪升起!黄褐色的水浪直接升到十丈之高,然后朝着岸边方向狠狠拍去。

“成功了!”达勒大喜道,“没想到老祖宗提前三日出关!”

说完之后,达勒冷冷看了一眼众人,似乎在说,你们死定了,等着瞧吧!

苏灿此时反倒安定下来,既然如此,那就唯有一战了!本来这就是圣麟谷弟子的职责所在,对于违反规则的存在,不管付出任何代价,苏灿他们都有责任将其毁灭。

达勒化为本体向大泽中心游去,可是还未游到一半之时,却见大泽中心浮现出一个小岛般的黑影,修炼时间最久、实力最高的泥丸巨鳄出现在众人眼前,仿佛大泽之中凭空多了一个小岛一般。

随着小岛出现的还有一阵雷鸣般的咆哮:“那五个小兔崽子在哪里,老夫亲自来会会他们!”

小岛轰然消失,一个须发洁白的老头出现在那里,老头身材魁梧,面容粗犷,只不过一双小眼睛坏了意境,显得有些滑稽。

“老祖宗,这边!”达勒朝着老头喊道。

那老祖宗朝达勒看来,然后也顺势看到了岸上的五个小不点儿。于是迈开长腿,踏波而来。

走近之后,苏灿才看到这老者身材怕是有两丈之高,几人在他眼里果真就是小不点儿的存在。

“敢坏老子好事,你们都要死!”

近距离的咆哮直震得苏灿五人耳膜生疼,只能远远退开,暂避锋芒。最重要的是,苏灿尚且不知道自己如何坏了他的好事,

从来人气势上看,并未到魔族的魔老境界,看来中间出了什么差错。而且,那人气势与霸王将军想比颇有不足,想必是偷鸡不成,还降低了原来的修为。苏灿估计,他此时境界不过是刚入悟师九级的境界而已。

当然,这些都是好事,苏灿对伙伴们说道:“按原计划行事,全力以赴,争取活捉他们老大拉来拉‘雪橇’。”

达勒浮在沼泽之中观战,在看看来,老祖宗出马,对方五人必然第一时间灰飞烟灭,他只需作壁上观即可。就是这样的想法,让他这个巨鳄一族排名靠前的高手没有及时救援,直接让他们的老祖宗被五个小辈生擒活捉,虽然不死,但也让巨鳄一族在秘境四层蒙羞千年。

“我叫达眼,记得死之后去阎王爷那里报我的名字!”魔族老祖宗达眼通名之后便发动了一连串的攻击,直把五人打的东逃西窜,异常狼狈。

由于前面交手之时,小辈巨鳄几乎没有攻击的机会,便被苏灿他们一顿胖揍,导致苏灿对巨鳄一族的攻击技能并不了解,无奈之下只能靠着灵活与速度到处逃窜。

苏灿本来的计划便是先示敌以弱,然后爆发最强杀招,在他不能抵抗之后将其生擒。可是面对巨鳄老大的攻击,稍不留神便会受伤或者死亡,这不是示弱,而是真弱。

达眼的名字本来是苏灿他们嘲笑的对象,就这眼睛还敢自称“大眼”,这巨鳄头头不仅鳞甲厚,脸皮更厚。可最糟糕的是,达眼巨鳄最厉害的攻击便是从眼睛之中发出来的,让他们叫苦不迭。

鳄神之凝视!

巨鳄一族由于本体四肢较短,所以修炼的攻击手段都集中在了头部,鳄神之凝视便是将灵力集结成束,然后从双眼之中发出的攻击。

由于巨鳄一族双眼较小,发出的光束只有人类的手指粗细,但是速度飞快,伤害极大,苏灿亲眼看见一块三尺厚的巨石瞬间被击穿。

好在鳄神之凝视只能是直线攻击,加上巨鳄达眼的追行速度并不快,几人逃跑起来还算游刃有余。

眼见鳄神之凝视无效,达眼停住脚步,鳄神之火从硕大的鼻孔之间喷出,分作两团袭向殿后的苏灿与池云空。

鳄神之凝视、鳄神之火、鳄神之雷鸣,分别由达眼的眼、鼻、口发出,此时才是达眼发出的第二种绝招而已。

苏灿让池云空空间跳跃向前,自己挥手在身后竖起一道厚厚的水墙,水火相激,立马形成一团浓厚的雾气,将苏灿五人与达眼分开。

“行动!”苏灿看见达眼视线受阻,暗道好机会,立即命令其他四人开始按计划行动。

古笑天隐身索朝身上一裹,身影消失在众人面前。云小灵一指池云空,灵力发动,直接将全身放松的池云空变做一只灰色楼燕,然后自己摇身一变,化作一只红色楼燕,两只楼燕振翅高飞,在高空之中与正好看到化作天鹅真身的白墨缘,三人继续拔高,一直到地上再没人可以看到他们为止。

浓雾消散,地面上只剩下悟者苏灿与巨鳄达眼遥遥对视。

“嗯?其他人呢,都逃跑了?”达眼巨手摇晃,还在挥散空气之中残留的水雾。

“是啊,他们的逃跑本领太强了!竟然将我一人留在此地送死,哎!”苏灿语声低沉,带着些许恐惧,些许意兴阑珊。

“哼哼,你也知道是送死吗?”达眼冷哼道,“既然知道是送死,为什么还敢坏我好事?现在只剩你一人,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苏灿听完,皱眉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一直不明白我是如何坏了你什么好事,可否告知,让我也好做个明白鬼。”

达眼也皱起眉毛,眼睛变得更小了,居高临下问道:“你真不知道?难道达二不是你用碧灵重水打伤的吗?”

“达二?”苏灿疑惑摇头,他打伤了几条鳄鱼,哪里知道什么达二达三的,一边感叹这巨鳄一族的名字真是有够二的,一边语气诚恳道:“小子是伤了几条鳄鱼,但确实不知哪个是达二,如果知道是打伤他惹祸了,我们早就逃开了,岂会等你杀上岸来?”

达眼点点头道:“也有些道理,莫非这就是天意吗?”

达眼说完之后,举头望天,秘境四层的天空此时阴森森的,乌云涌动,隐含天威。想到刚才之事,雄壮的身躯一抖,竟然打了个寒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