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章 不毛之地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五十章 不毛之地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渡过枯枝腐叶遍布的一段泥波,达勒四肢划动,游走在一道终于可以被称为清波的河流地段,然后循着河道蜿蜒向前。

苏灿本意是让达勒拉着他们制作的木筏渡泽,可是达勒看到那木筏之后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他宁愿自己畅游在泥丸大泽之中,也不愿做那拉车的骡马。好在苏灿没有说是仿造狗拉雪橇想出的东西,否则达勒也会直接愤而罢工。

达勒灵力运转全身,化作巨鳄灵体,灵体之大让苏灿他们目瞪口呆。苏灿惊讶的表情也让达勒郁闷之意稍减,快速摆动着相对较短的四肢,也让客人们享受了一下乘风破浪的感觉。

达勒单单露出水面的背部,就长达十丈,宽有两丈有余,苏灿五人与达眼老祖宗共同盘坐在背部中心,迎着黄昏时微凉的风,苏灿在享受着一番战斗之后的惬意轻松。

达眼也一脸笑意坐在池云空旁边,心中暗恨阴沟儿里翻了老船,表面上却要对这池姓少年百般恭维。

“池公子年纪轻轻就能达到悟师六级,真是天纵之资啊!”

“池公子丰姿神韵,必是名门之后吧!”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不过池云空对此不太在意,一副世外高人的淡定模样,老鳄一脸无奈,无意间说了一句,“云姑娘的容颜秀丽,性情率真,是为良伴,不知你们几人谁有福气哦……”

结果池云空立即不淡定了,搂住身形缩小后的达眼肩膀,低声道:“你也这么认为么?果真好眼光啊!”

结果,达眼一路节操沦陷,在与池云空对云小灵无休止无上限的夸赞之中,度过了人生中最煎熬的两个时辰。

达勒本着送佛送到西的精神,一路疾驰将苏灿五人送到再看不到半点泥巴的干爽之地,当然,这也是老祖宗达眼的暗中授意。

脚踏实地之后,苏灿方才感觉如同做梦一样,那种脚踏稀泥,走一步退半步的感觉如同第一次腾云驾雾一般飘忽与难受。

池云空与达眼勾肩搭背跳下鳄背,仿若忘年交的兄弟一般,各种日后如何如何的承诺不要钱一样往外甩。不过,在池云空将如意泡泡从达眼体内引出之后,达眼一刻也没有停留,纵身一跃,便不见了踪影。

以达眼的年龄,他肯定不会做出尔反尔之事,不过达勒却告诉苏灿,回来之时最好不要再走这条路线,否则吉凶难测。

苏灿点头之后,达勒也转身回返。

以达眼的身份,受挫一次就算奇耻大辱了,如果苏灿他们再堂而皇之的回来,然后故技重施,恐怕他会直接以雷霆之怒震之。当然,如果苏灿几人的实力可以突飞猛进,能够轻松战败他的话,他们倒是不介意再回来找人“拉雪橇”。

哈哈……

讲到此处,四人同时发出一阵大笑,就连不苟言笑的白墨缘也面露笑容,似乎想到了达眼受挫之后那精彩的表情。

“走啦,下一站,落雁峡,到我的地盘儿了。”

休息一夜之后,苏灿五人从栖身的一个浅洞之中出来,云小灵走在最前,精神奕奕地喊道。经过一夜静坐冥思,五人都有了不小的进步。尤其是苏灿,与达眼一番对话,让他有窥探到悟者之路上一些潜藏的规则,这一切都不可以当做巧合来看待,而是天道、天命这一类玄而又玄的词汇才能解释。

唯有尽可能亲近天地,亲近五行之水,才能在悟者之路上越走越远。

“什么你的地盘儿,此雁非彼燕啦!”昨日出尽风头的池云空丝毫不知是否为未来埋下了隐患,一大早就来挑云小灵的语病。

“我说是你就是,我们是亲戚不行吗?”云小灵凑到池云空旁边,随时准备下手。

“是是是,云姑娘所言极是,那么池云空和云姑娘都有一个云字,那岂不是也是一家人。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古人诚不欺我也,啊——”

前面是池云空牵强附会的得意之词,后面却是被云小灵揪住腰上的软肉反转一圈造成的效果。

苏灿对这两人的打打闹闹见怪不怪,甚至都视而不见了,只是沿着引路玉符所指的道路一路前行。希望承云小灵吉言,这落雁峡是她亲戚的地盘儿,千万别再出什么幺蛾子了。为了一个区区的赤晶灵水,已经耽误太长时间了。

似乎老天也听到苏灿的想法,三日后苏灿走到落雁峡,竟然连根雁毛都没有发现。峡谷地形与圣麟谷颇有不同,放眼望去,似乎有很多曲折。而且,峡谷之中,少了许多生灵,甚至连草树藤花也没有看到一棵。

不毛之地!

苏灿只能用这个词汇来形容此地。

“云小灵,这就是你家的待客之道吗?客人来了把好东西全部藏起来了,连个野果子也不给吃。”池云空看着空荡荡的峡谷,故意皱眉说道。

“滚!”云小灵白他一眼,心中也有些震惊,一路行来还很少遇到这种情况呢。而且落雁峡还是引路玉符上的重点标注位置,不可能只是一片不毛之地吧?

“走!快速通过,没有人烟更好,少了许多麻烦。”苏灿不再研究除了山石再无其他的大峡谷,招呼几人沿着不太平坦的谷底快速前进。

苏灿此时对引路玉符已经非常熟悉,通过上面标注的位置与一路走来的路程比较,这个峡谷应该只有五六十里长,以五人速度,一个时辰不到,便能穿过此谷。

峡谷不长,但是却蜿蜒曲折,五十里路里面竟然有十多个曲折,这样的峡谷不知道如何生成的,两面高山也太迁就它了吧,竟然像一个闹脾气的小孩子一样,随意扭曲而且毫无规律。

苏灿一路疾行,根本不能判断是否到了峡谷出口,因为放眼望去,前面都是山壁阻挡,仿佛一个死胡同一般。不过,走到近前之时,总会有意外的拐弯出现,苏灿只能沿路行进。

不过,好运气似乎用完了,苏灿感觉自己快要走到尽头的时候,竟然发现真正的死胡同出现了,前面绝壁竖立,竟然再无曲折出现。

坑爹呢!

五人不甘心的摸着几乎垂直的石壁,心中同时骂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