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七章 情势逆转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七章 情势逆转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传说中悟者大陆西部丛林中有神异狼族存在,被人称作天狼。天狼之骨通灵,可吸收天地间至邪至恶之气,天狼存活时间越久,身上邪恶之气越重,这样导致其身边很少有其他动物存在,因为在其身边日久,就会被邪恶之气侵染,最终癫狂而死。
当然,这样的天狼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因为只要有一只天狼出世,悟者大陆必将生灵涂炭。但是也有许多人在费尽心思寻找天狼存在,因为天狼之骨制成的武器几乎有通天彻地之能。这种武器能够直接杀伤人类灵魂与其他灵物的灵根。贪狼老祖就是找寻天狼最积极的一个。没想到真的被他找到了。
其实不用夜昙花求救,万年灵花白牡丹已经从苏灿身上飞出,没有太多花哨的动作直接变成一个白衣白袍的老者。老者虽然须发皆白,但是举止高雅,气质尊贵,腰直背挺,看上去精神奕奕,脸上皱纹不多,形容俊逸,不愧是花中之王。
白牡丹出来二话不说直接攻向贪狼老祖,灵力直接化为牡丹花朵,缤纷处暗藏杀机,攻敌所必救。
贪狼老祖却不收回天狼之吻,冷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黑白双杰还是喜欢在一起!当年一掌之仇,今日我要讨回来!”
贪狼老祖看到白牡丹反倒怒火中烧,没有对待夜昙花时的沉静,是因为当初那一战,自己是悟尊一级,白牡丹是悟尊二级,拼了老命才逃出他的追杀,饶是如此,也被白牡丹一掌打在右胸,差点身死。如今万年过去,孰强孰弱,正好分个高下。
贪狼之吼!
贪狼老祖再度祭出灵力狼首,吞向一路牡丹。两人到达这个境界,使出的都是普通招数,但是比拼的却是灵力的雄浑程度。天狼之吻依然在不遗余力的追杀夜昙花。
贪狼老祖一心两用,依然游刃有余,显然在这九千年间,下了很大苦功来修炼。但是如此一来,黑白双雄,他短时间内一个也击退不了。正因如此,白牡丹只是牵制贪狼老祖部分心神,并未拼命强攻。
而在此时,地穴之旁又有变化。
那两个白衣人听到老祖呵斥之后拼命输出灵力加快白色能量吸收,顿时那白线又粗了几分。两人头顶冒出氤氲白气,显然是灵力催发到极致所造成的。
贪狼老祖虽然一直在战,但是身形却一直没有远离地穴,苏灿他们几人想捣乱也不敢过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地穴深处不知名的邪物依然在不停吸收那白色球体中的同等邪异的能量。
忽然,“噼啪”一声,就见只剩下眼珠大小的白色球体从中裂开,这已经是白色球体的本体了。此时仿佛围绕在其周围的能量终于耗尽,连最后的一点躯体也要化为能量被邪物吸收一样。
苏灿一方的人看到大惊,白衣人虽然闭着眼睛,但是耳中听到声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脸上露出欣喜之色,灵力输出更快,只要将这最后的能量导入,他们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眼珠般的白色球体又缩小了一半,白衣人却如风中残烛一般身体摇晃,马上就要坚持不住了。贪狼老祖被白牡丹缠住,根本抽身不得。在旁边一直不知所措旁观着的徒孙只是被带来增长见识的,此时根本帮不上忙。
“师弟,看来时间不够,师兄要先走一步了,你保护好老祖,保护好圣祖遗体。”其中一个白衣人忽然说道。
“师兄不要!”另外一个白衣人只来得及说上这四个字,就见师兄身体开始化为虚无。
“黑暗之神,灵魂献祭。”白衣人师兄指结中突然多出几个变化,就见他的身体从头到脚开始变的虚无透明,似乎所有能量都被白光吸走一般。
“不要啊!”剩下一个白衣人嘶声大喊!
“老祖保重!”那献祭的白衣人最后说出一句,然后整个身体全部化为灵力直接拽着剩余的白色球体投向地穴深处。天空中忽然一暗,一丝白光也看不到了。
“哈哈,哈哈……”贪狼老祖有些悲怆的大声苦笑!
这两个人都是他的徒弟,已经有几千年的感情了,虽然平日里骂他们废物,但是千年师徒情足以让他悲痛至极。
“白牡丹,你们等死吧!圣祖之躯融合完能量之后马上就会复活,你们都将会被吞噬,变成他身体复原的能量。哈哈,哈哈……”贪狼老祖肆意叫嚣。
如今情势逆转,该着急的是黑白双杰与圣子苏灿,贪狼老祖只需拖住夜昙花与白牡丹,然后身为悟老巅峰,差一步踏入悟尊的二徒弟就可以完全挡住剩下的所有人。那么,须臾之后,地穴魔爪融合完白色能量,黑暗之神的部分神念就可苏醒,然后凭借当初神念威压就可以碾压在场的所有人了。
白牡丹果真大急,他对苏灿说道:“如今只有以圣子之体冒险进入地穴,然后用你的血来驱逐还未苏醒的黑暗之神的神念了。注意,黑暗之神即使留下一截指尖,其中所含的意志力也是非常可怕的,你万不可被其吞噬,万万小心!”
白牡丹说完,又对老夜昙花说道:“老黑,别玩了,赶紧下来,用最快时间除掉贪狼!”
夜昙花早看出情势不妙,几个转向将天狼之吻带到白牡丹与贪狼老祖附近,然后与白牡丹背靠背站立,一边是贪狼老祖,虎视眈眈,一边是天狼之吻,追命夺魂。
“嘿嘿,老白,没想到这么快我们两兄弟又可以并肩作战了。我还以为要再等一千年,第二次仙魔大战呢。”夜昙花天性乐观,开口说道。
“别大意!贪狼这几千年来下了苦功,不容小视。天狼骨匕对我们的灵根伤害太大,千万不要被其碰到分毫。”白牡丹沉声说道。
“知道了,开战吧!”夜昙花大喝一声,全身灵力运转,整个空间都开始震荡起来。白牡丹趁其威势,手中多出一个长条状白色玉盒,玉盒一端开口,透着巨大的吞吸之力。
白牡丹与夜昙花交换对手,要将贪狼老祖口中的天狼之吻先收到寒玉宝盒之中。
贪狼老祖自是不会束手待毙,灵力运转,各种攻击手段齐齐向两人攻至。
三人一匕互相牵制,一时半会而根本无法分出胜负。
在另外一边,白衣人几个呼吸间已经恢复部分灵力,对付最高是一个悟师六级的灵象,然后一堆小小悟者足够了。
此时已经不用守着地穴了,白衣人恶狠狠看着苏灿一行人,若不是他们,他的师兄也不会死。
“你们,都该死!”
白衣人身形如电,率先向苏灿攻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