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六章 一刻温情
章节列表
第三十六章 一刻温情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钟小渝看到高昂着头的仙鹤,惊喜道:“爷爷!爷爷!”然后到处跑着找钟恨天去了。
不久,钟恨天的笑声从院子东面的房中传来。苏灿暗道一声:果然是这个不靠谱的钟老头儿。
几人一起向那房间走去,想必钟老头在后辈面前是不肯屈尊出来的。
两张红木椅,一方八仙桌。钟恨天悠悠然品着香茗,仿佛不知道门前已经大战了一场一样。
古笑天与苍月对视一眼,纷纷上前见礼。
“见过钟悟尊!”两人面对钟恨天,不敢丝毫逾越,恭敬行礼。
钟恨天大喇喇回应,然后问了一下各自师尊的情况,让那两人站在一旁等待。
然后,钟恨天将目光放到小虫儿的身上,老脸上堆满笑意,自言自语道:
“药师!天命药师!哈哈……不过悟灵一级的境界,就能让那欧阳老家伙吃瘪,果然不同凡响啊。”
钟恨天让小虫儿走到前面,慈爱的摸着他小小的头颅,连道好孩子,那神情跟看亲孙子似的。
苏灿急忙将小虫儿拉到身边,谁知道这钟老头儿脑子里卖的什么药,千万别把这小财神骗走了。
小虫儿对苏灿还是言听计从的,乖乖站在苏灿旁边,却没看到苏灿上前见礼,甚至话都不说一句。
钟恨天看看苏灿,哈哈一笑,也不搭理他。只是单手对着苏灿一招,苏灿故意看着别处毫无所觉,却不料身上那把黑黝黝的量天尺,已经倏然跳到钟恨天手中。
众人看到,知道苏灿对钟恨天见死不救有些怒气,刚才沉着应战的苏灿此时像个小孩子一样,想笑但憋着不敢笑。不过,当他们看到苏灿自己的武器都被拿走依然豪无所觉时,再也憋不住笑出声来。
苏灿方有所觉,转头一看量天尺已经跑到钟恨天手上。钟恨天对着玉尺,仿佛在喃喃说着什么。
苏灿大急,跃身上前伸手欲夺,钟恨天本来右手握着茶杯,左手提着玉尺,此时只是玉尺轻抬,来刺苏灿掌心。苏灿手腕一转,变向再夺。钟恨天似乎料到苏灿变招,尺身微动,依然刺他掌心。
转瞬间,苏灿已连变十次,依然无可奈何,脸上露出气馁之色,似乎对自己的表现非常不满。
钟恨天观其表情,担心对他打击过大,影响其以后修炼的信心,意欲让他一招,让苏灿夺回量天尺。
不料,钟恨天心神只是一个恍惚,就看到苏灿正在缩回的手掌突然四指一伸,两点黑影朝着自己的眼睛爆射而来。
臭小子你敢!
钟恨天大惊,没想到苏灿这么狠心,两人距离太近,钟恨天来不及细想,左手量天尺一松,单手挡在双眼之前。
只听噗噗两声,钟恨天顿觉掌心一凉,然后看到手中多了两个米粒般大小的冰晶,入手即化。接着,便觉全身舒泰,神清气爽。而此时,苏灿眼疾手快,将掉落的量天尺揽入怀中。
哈哈!
苏灿得意一笑,捉弄钟恨天一下,感觉刚才的憋屈一闪而逝。果然人的快乐都是建立在别人的困苦之上的。
苏灿扬起手中铁尺,对着钟恨天抱拳道:“爷爷不用解释了,我知道您是为了历练我们才没有出手相救的。那两粒桐花仙露就当给爷爷补补身子了,嘿嘿。”
钟恨天不动用灵力,竟然被苏灿赚回一招,不由气结。当他听到苏灿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话,也不便在外人面前说些什么,只能摇头苦笑,拼命喝茶。
哈哈……
一屋子少年开怀大笑。
嫣然财神在旁观看,有些神思不属,仿佛在羡慕他们的青春年华一般。
少年不识愁滋味。
钟小渝将爷爷离开之后的事情大略讲了一遍,听的钟恨天心惊肉跳。他只知道苏灿入主仙家园林之事,其他事根本没有关注,待南海一方的仙家园林再度隐藏园门之后,他便。没想到一时不察,竟然横生这么多枝节。
虽然有些后怕,但是看到活泼可爱的钟小渝恢复正常,站在自己眼前,仿佛十年时间瞬间流过一般,钟恨天还是非常欣慰的。
钟恨天起身将钟小渝拉到苏灿面前,说道:“小鱼儿已经恢复正常,我也知道你们的心意,我就将她正式交给你了;如果你敢欺负她,看我不揍断你的腿!”
钟恨天思绪一向天马行空,忽然托付起孙女的终身来。使得钟小渝脸色通红,如果秋后枫叶一般。连连捶打钟恨天阻止他再说。
苏灿倒是坦然许多,眼神坚定,点了点头。然后也是一脸宠爱看着旁边脸红心跳的如花美眷。
“好嘞,此间事了,我也走了!”
钟恨天起身朝外走去,也不顾旁边钟小渝依依不舍的叫着爷爷。走到欧阳博身边时,钟恨天单手一抚,欧阳博整个人便已经消失不见。
显然是有结界级宝物,或者自身已经形成悟尊结界的表现。苏灿眼馋不已。
钟恨天走到门口,突然道:
“大陆将乱!赶快迅速增加你们的实力吧!未来的战斗是要靠你们这些天才的。嫣然知道邪物出世的方位,她会帮助你们的。”
苏灿知道钟恨天指的是魔族之事。前些年为了钟小渝,钟恨天几乎没有精力去处理这些隐患。现在有苏灿陪着孙女儿,他也是比较放心。于是他现在整日里都在大路上游历奔波,也再帮助人类寻找日后仙魔大战的一线生机。
苏灿看着钟恨天的花白头发,对钟恨天的一丝芥蒂也消失不见,不过是为了天下苍生,钟爷爷可谓是用心良苦。
钟小渝抱着苏灿胳膊,满眼蓄满泪水。刚见面便匆匆一别让她很不习惯和伤心,毕竟她与爷爷相依为命十年之久。此时却只能有一刻温情。
苏灿柔声安慰一下,然后转身面对老板娘说道:“嫣然姐姐现在可否告知。”
嫣然笑笑,说道:“圣子小弟弟莫急,待我慢慢道来。”
苏灿面色尴尬,轻声说道:“能否别叫我小弟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