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归心似箭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归心似箭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灿强自坚持,想办法打发二人离开。刚才以血祭之法换来悟圣遗留古镜的一次超强攻击,这种攻击他只能用十次。而且每次必须以本身精血引动攻击。十次之后,身消命殒。
当然这种攻击只能在这仙家园林的范围使用,出得此处根本无法启动。
不到万不得已,苏灿绝对不想浪费这十次机会。
“拜见圣子”四字让苏灿极为疑惑,但精神却是一松,如此,这二人必定是友非敌。强吊着的一口气松掉,苏灿靠着墙壁,软软滑到。
男女二人见状往前一步欲扶,苏灿却摆摆手说不用,眼神中透着疑惑不减,望向二人。
年轻男子笑笑说道:“古笑天。澹台灵地澹台尊者弟子,奉师命协助圣子。”
女子跟着道:“苍月。玲珑仙府玲珑尊者弟子,奉师命协助圣子。”
二人回答除了门派之别,如出一辙。显然是同一使命。苏灿从钟恨天口中听过这二人师尊之名,再观其样貌风度,气质出众,苏灿不得不信,但是他心中始终有个疑问。
他问道:“既是前来相助,为何不提前出手呢?刚才一战若非我有些底牌,必定殒命。”
古笑天惭愧道:“师尊有命,此劫是圣子命中首劫,不得相助。日后无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苏灿看向苍月,苍月臻首微点,眼中充满惭愧之色,显然此举也非本人所愿。
苏灿仰首望天,心中感叹:又是命中如何如何,难道冥冥之中真有天意安排吗?然后这世界上真有推算天机的仙灵悟者吗?若非如此,他们怎知我何时出世,怎知我何时遭劫,何时遇难。
苏灿缓下心神,强悍的身体已经开始复原。
周围水之灵气疯狂融入身体,化为汩汩灵力,补充干涸的经脉。众人直觉身边水气氤氲,水性灵气疯狂聚集,尤其是在苏灿身边的灵气已经凝结成无数灵力水滴,可供苏灿直接吸收。
他们修炼也是吸收灵气的,但这种疯狂吸收的速度简直无人能及。
悟者五级巅峰的聚水劲,加上量天尺的聚灵之能,仅仅一刻钟过后,苏灿站起身来,神完气足。
……
圣子殿内,古镜之旁。苏灿告知钟恨天自己马上要去救治钟小渝,问他还有什么吩咐。
钟恨天说从此以后不是他安排苏灿,而是悟圣双眼所化古镜来安排苏灿以后的主要历练之路。苏灿照其所讲,割破掌心之后将手掌覆于镜面,只见一片流光溢彩之后,镜面上出现了几行小字:
赤轩城套马镇疑有魔族遗留邪物,一月后将出世,圣子应前去将其毁灭,防患于未然。
镜面下方竟然出现了悟者大陆的简易地图,一颗红点代表着目的地,不停在苏灿眼前闪烁。
赤轩城,雪殇城南方第二个比较大的城池,赤轩城附近主产一种赤铜矿,附近山民大都以此为生。
苏灿大致了解一番,时日还长,暂且搁下。而今,最重要的事情是拿着通天玄草迅速回到韩冰玉住处,救治钟小渝,
苏灿想到此处,心情再也不能平静,急忙告别钟恨天,与古笑天、苍月约定赤轩城相见时日,带上小白迅速离去。
归心似箭!
……
七日后的清晨,苏灿与小白出现韩冰玉简舍之中,却发现只有老白在家,韩冰玉带着钟小渝又去救治众生了。留下小白与老白相聚,苏灿独自一人去往青域雪原最外围的山脚。
小鱼儿,小鱼儿,苏灿哥哥回来了!
未到山脚,忽听的有打斗之声传来!苏灿一惊,莫非小鱼儿出事了?使出最快身法,瞬间赶至近前。定睛一瞧,不禁目眦欲裂。
以前长长的求诊队伍消失不见,只见场中韩冰玉正独斗两人,以韩冰玉悟老级实力,竟然落于下风。
而在韩冰玉经常医治众人的树下,两名家丁紧紧抓住钟小渝双臂,一个锦衣玉服的公子哥儿伸手正欲托起小渝下巴,那张淫笑着的嘴脸已经凑到小渝面前,欲要一亲芳泽。
“找死!”苏灿怒喝。
聚水劲发出,一打右脸,一打右手。
“啊!”惨呼声瞬间响起!
公子哥儿左手抓住右手,右手捂住右脸,一阵冰凉之后彻骨生疼。与韩冰玉缠斗二人听到公子惨呼,不敢大意,逼退韩冰玉之后迅速回到公子身边,一人查看伤情,一人查看来敌。只一瞬间,公子手脸已经高高肿起。
“给,给我杀了他!”公子指着苏灿的方向,含糊不清的喊道。
此时,场中几人已经全部望向苏灿,有人惊有人喜,也有人看到来者不过是悟者境界,毫不在乎。
“苏灿哥哥!”钟小渝趁乱甩开两个家丁,带着哭腔喊道,然后拼命朝苏灿跑来。
不料,半空中突然伸出一双大手,从后面直接掐住钟小渝的脖子,然后单臂将钟小渝举起。
“桀桀——”那人一声怪笑,说道,“原来是小情郎来了!”
另外一人脸上毫无笑容,对着苏灿吼道:“敢伤我家公子,纳命来!”
苏灿只听到吼声便觉身体一震,险些摔倒,暗暗惊讶这悟师级高手的厉害,绝非自己能敌,绞尽脑汁想如何救人脱逃之策。
韩冰玉迎面挡上攻击苏灿之人,然后说道:“小苏灿快走,这不是你能参与的。”
苏灿肯定不会逃走,看清眼前局势之后,暗暗说道:打是打不过了,逃却能逃。伸手入怀掏出一物,甩手打入地下,然后大量水之灵力朝入土处涌入。
抓住钟小渝的高手不知道他是什么用意,但观其临危不乱,知道此人必非小可,谨慎起见,将手中小渝递给公子,身形一闪,朝苏灿攻来。
苏灿在其将小渝离手之时,已经离开原位置,朝另一方向躲去,饶是如此,那人掌风依然扫到苏灿,半边身子都感觉有些麻木。苏灿不敢停留,迅速改变方向逃逸,同时调集水中灵气阻挡来敌。
不料,这在强大的实力差距面前,这阻挡根本没有任何效果,苏灿第三次变向之时,那人手掌已经抓到苏灿衣服。
“嗤啦”一声,苏灿衣袖被扯开,锦絮纷飞。然后毫不犹豫,再次变向。
那人紧跟其后,伸掌击来,却忽然发现掌前竟然是自己保护的公子,收力已是不及,只能将掌中灵力一偏,击向旁边那棵古树。
砰!
三人牵手相围才能圈住的树干直接被击打的粉碎,庞大树干直接压向那公子带来的一群爪牙。
原来苏灿几次变向之后已经来到那公子哥儿附近,他早看出这公子哥儿连悟者都不是,电光火石间,他出手抢走小渝,将其推到那悟老掌下。
苏灿几次闪躲不过几次眨眼的时间,浑身灵力就已消耗一空,此时扶着钟小渝,大口喘气。那悟老安顿好自家公子,看向不堪一击的苏灿,邪邪一笑。
“嘿嘿——”
身形欲起,耳中听到一声微弱的喊声:
“收!”
然后脚下忽然一紧,只见无数藤蔓从土中疯狂涌出,缠向周身。
哼,雕虫小技。灵力动处,就要震开藤蔓。却发现此藤蔓韧性极强,无论怎么用力,竟然挣开不了!
什么东西?竟然可以束缚悟老级别的高手!
那人大骇!转眼望向同伴,却发现那人也被藤蔓缠住。那疯婆子手中一把木杖已堪堪扫向同伴前胸。
嘭!木杖带着韩冰玉全身灵力,何其之重,那对手被藤蔓缠住,根本躲避不得,也后退不了,只能集中全身灵力生生承受住这股力量。
一声闷吭,那人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显然伤势极重。韩冰玉正欲补上一杖,了结此人!耳中听到苏灿狂喊:“韩婆婆速退,此藤蔓只能困住他们一霎!”
饶你一条狗命!韩冰玉旋身急追苏灿,瞬间消失在众人眼前。
他们刚刚消失,那藤蔓之力就已用尽,阴冷之人起身欲追,却被另外一人叫住:“老二勿追,先安置好公子!”
原来那公子刚才虽然躲过正面掌力,却依然被一线掌风扫中。他不过是一个武者之身,哪经得起这种打击,刚才太过惊吓不觉疼痛,现在竟已疼昏过去。
两悟老级高手一个背起公子,一个唤起那些险被砸死的一群家丁,一帮人向山外迅速行去。
公子身份高贵!万万不可出事啊!
往日一片平和的雪原一角,现在断树残枝,一片狼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