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全力以赴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章 全力以赴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那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低眉垂目,仿佛事不关己一般。不过肯定不是事不关己,如果是的话早就应该离去了。
沉不住气的反倒是那个老者。
老者须发皆白,但身形高大且挺拔,毫无老态。
老者仰首望天,长叹一口气道:“老夫烈阳,今年两百九十岁,悟灵九级巅峰之境。空耗百年不得入悟师门槛,如今只余十年之命。若非如此,我也不会与苏小哥争这仙家传承。正因如此,这将是我余生最后的机缘。所以,我必全力以赴。”
说罢,往前走出三步。烈阳身形未动之前,就仿佛一个普通老者,毫无气势。随着这三步迈出,其气势节节攀升,到最后一步,烈阳气势已达顶点。整个人如同一把出鞘利剑,气势形成无数剑芒,猛然刺向对面苏灿。
没错,这烈阳正是剑之悟者。其实烈阳资质悟性实属平常,靠着武者百年的剑术积累领路剑之灵力,勉强踏入悟灵境界。之后两百年间,按部就班踏入悟灵九级,但是悟师之门绝非资质平常之辈可以迈进,是以烈阳只能破釜沉舟,来抢这仙家园林,以谋踏入悟师之法。
苏灿面对未知实力的对手,早有全力防范之心。当他听到这老者竟是悟师九级之人,即便手中还有几多底牌,但依然不敢大意。是以当烈阳仅凭剑身气势攻向苏灿时,苏灿已将全身灵力调于身前,水灵流转,形成一块坚实的圆形盾牌。
嗤嗤嗤嗤……
剑芒若带着高温,碰到水盾之后发出嗤嗤之声,然后逐渐消融。
挡住了!
剩下那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见此情形,相视一笑,似乎在为苏灿挡住悟灵九级的攻击而高兴。苏灿此时全力抵挡剑芒,根本无暇他顾,若是看到这二人表情,必定非常讶异。
嗤嗤之声不绝,剑芒持续消融。但是那剑芒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不停向水盾刺来。起初剑芒消融水盾不见变化,但时间一久,那水盾竟开始逐渐缩小。
对耗之局!
那男女观此情形,眉头微皱,开始为苏灿担忧。因为那剑芒仅仅是烈阳所散发气势形成,但是苏灿却已经要用全身灵力抵挡了。若是烈阳催动灵力攻击,苏灿又如何抵抗呢?
少顷,烈阳一往无前的气势消耗殆尽,那水灵盾牌也化为无有。
“能挡住我三步化元气的年轻人,真是不多了!你值得骄傲了,但是,你终究要败!”烈阳说完,右手虚空一招,一把灵力长剑出现在手中,剑身灵气激荡,以一往无前之势刺向苏灿。
苏灿刚才费劲全力方才抵挡住那无尽剑芒攻击,方欲松一口气,却发现那灵力长剑已经刺到眼前。无奈之下,只能竖起手中量天尺抵挡住剑尖。
当!
苏灿此时没有灵气催动,那量天尺毫无光泽,黑黝黝带着锈迹仿佛破铜烂铁铁一般,竟然没有被悟者九级的灵力刺穿。
饶是如此,烈阳澎湃的灵力依然冲击到苏灿身上,苏灿根本不能止住身形,蹬蹬蹬连续后退,化解那狂暴的冲击之力。
嘭!
苏灿后背撞向山壁,“噗”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仅仅一招,苏灿便已经受了内伤。
圣子!
苏灿!
苏灿!
仙霖与场中年轻男女同时惊呼!身形欲动,但因为各自原因,又强自忍住。无奈看向场中。
“认输吧!少年。”烈阳手持灵力长剑,抵在量天尺之上,沉声喝道。
苏灿咬牙道:“休想!”
心中呼喊:“尺老助我,我需要灵力!”
量天尺器灵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沉睡之中,此次是第一次被苏灿强行唤醒。在量天尺之内睁开眼睛之后,迅速观看周围,凭着万年战斗经验,一眼便看出苏灿此时所处的危险境地。
轰!
大量储存的灵力通过量天尺涌向苏灿,同时,量天尺光芒闪烁,迅速吸收起山间水之灵气。苏灿得此相助,精神大振!量天尺一振,将烈阳长剑逼回半尺。同时,左手屈指轻弹,滴水劲携风带雨击向烈阳面门,意念动处,周围水汽形成巨大压力包裹向烈阳。
烈阳前面观看苏灿战斗,早知道这滴水劲的厉害,不敢硬接,使一武者中的招数——铁板桥,弯腰如拱,躲过三滴水珠。同时剑身不退,起身后便从另一个角度,斜斜刺向苏灿。
困水劲作用下,烈阳也受到一些影响,速度稍减,但威势不变。
苏灿见此剑角度刁钻,只能举尺硬挡!但是此时退无可退,只能硬生生承受灵剑所带来的巨大力量。
苏灿再次吐血,却没事人一般嘿嘿一笑道:“是你逼我的。”眼神中透出邪异之色。
烈阳看到,心中一凛,担心夜长梦多,于是催动全身灵力,那长剑又凭空多出半尺,前面几剑虽凌厉,但并无杀机。此剑忽然杀机涌现,一阵寒意随着剑招刺向苏灿喉间。
苏灿不为所动,口中念念有词:愿以我血,祭你之灵,古镜神通,神魔俱焚!
苏灿咬破舌尖,朝空中喷出一口精血,只见精血瞬间不见,似乎被此地空间神秘吸收了一般。接着仙家园林圣殿之内忽然闪出一道白光,迅若闪电,在场众人没有任何人能够看清那白光轨迹。包括将这道攻击召唤而来的苏灿。
接着,悟者烈阳轰然倒地。只见其眉心处一道手指粗细的圆孔,双眼圆睁,充满惊骇,死不瞑目。
苏灿精神一松,身体就要软倒在地,但是他紧咬牙关,强自撑住。望向场中所剩二人,声音微弱,但字字铿锵:“请——赐——教!”
三个字说完,苏灿已经强行明亮自己挺直腰板,接受下一轮挑战。
那年轻男女对视一眼,他们已经看出苏灿早已外强中干,刚才一战铁定是他全力以赴的一战,此时恐怕随便来一个普通人,怕也能轻易将其击倒。
只是,那最后一招太过恐怖,以他们的眼力竟然也没有看清楚那道白光的形迹。但是,这种显然属于禁忌大招的技能肯定不是随便可以放出的,估计也就这一次吧。
只是,这对男女根本不是为了对付苏灿而来,也不是为了争那什么传承之人。苏灿越强,他们越是喜欢。
两人朝对方点点头,齐齐走到苏灿面前,恭敬道:“拜见圣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