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恭迎圣子
章节列表
第二十章 恭迎圣子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啪!
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
苏灿与小白仿佛腾云驾雾般落到表面,实际上是夹云裹雾。
“哈哈……”
一线灵草与器灵相对一笑,暗叹这小子果真聪明。
苏灿虽然不能动用灵力,但是对水的亲和力又达到了新的层次,此次运用,给了他非常多的灵感与明悟。
山崖间,一条绿影带着娇艳繁花“嗖嗖嗖”回归山崖。
繁花似锦,在苏灿身边环绕几圈,竟然发出“咯咯——嘻嘻——”的娇笑之声,苏灿大为吃惊。
那条绿影化为一人身高,竖立在山崖之上,茎摇叶摆,仿佛挥手一般,向那繁花说道:
“多谢姑娘们了,如此就请回吧!哈哈!”
“不必客气呢,一线大叔!咯咯——”
“太客气了,一线爷爷!嘻嘻——”
……
苏灿目瞪口呆看着繁花退去,那娇娇嫩嫩糥糯甜甜的女儿笑声仿佛还响在耳边。
“傻小子,想什么呢?”一抹绿意扫在苏灿额头,仿佛老人抚摸孙子一般问道。
“这这,她们是谁呢?你又是谁?”苏灿还未回过神来。
“她们?自然是花精灵、花仙子、花中圣女,而我,就是一个糟老头子咯。”
苏灿从他口中得不出答案,但能感受到他们并无恶意,这还算好。只是接下来,我该怎么走呢。
苏灿看向前方依然云遮雾罩,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仿佛有很多人。
云雾中突然冒出一群人,个个都很年轻。男的英俊潇洒,女的花容俏丽。看到苏灿,齐齐鞠躬拱手道:
“恭迎圣子!”
什么?圣子?
饶是苏灿出家门之后见多了奇奇怪怪之事,但此事依然让他大惊失色!
苏灿后退三步,以消化这突如其来的称呼。
“嘻嘻,倒是惊扰圣子了。”前排一年轻女子莲步款款,上前道,“圣子勿怪,请跟我来,一切便知晓了。”说完伸手欲拉苏灿。
苏灿急忙侧身一让,脸色微红。伸手让其带路。
年轻女子看其窘迫,掩嘴轻笑。接着面向对众人扬声说道:“小的们,接客啦!”
女子素手轻扬,就见此山中云雾瞬间不见,一座仙家园林出现在眼前。
外门寒风呼啸,此地却是春暖花开,各种奇花竞相绽放,各类异草生机勃勃,仙藤神树,散发阵阵灵光。
苏灿眼花缭乱,彻底懵了。
“圣子,到了。”引路女子说道。
苏灿停步,望着眼前一片宫殿,美轮美奂,如临仙境。而自己此时就站在一座宫殿面前,宫殿门楼处刻有三字:
圣子殿!
“此殿只有携带圣子令牌之人可以进去,仙霖这就退去了。圣子进去自可知晓答案。”
“仙霖姐姐慢走!”
苏灿在来路上已经知道这名美貌女子名曰仙霖,此时他满脑的疑惑,要找到答案。
仙霖退去,一众男女也化为灵光,四散而去。灵光落处,竟是那仙花异草之处,原来都是花草灵根所化人形。
圣子令牌?
苏灿被仙霖提示之后,才知道原来那六边形无字令牌竟然是什么圣子令牌。他拿出令牌,令牌自动放出七彩灵光,笼罩殿门。
“小白,走!”
苏灿唤起小白,推门而入。
轰——
推门后第一眼竟看到一座高耸的山峰上瀑布倒悬,水声轰鸣。瀑布旁边一座三层楼阁巍然竖立,雕梁画栋,透着古风古韵。
堂院之内竟有飞瀑横流,简直不可想象!
可是苏灿却来不及欣赏,几步横移跨到小楼之内,他觉得楼阁第三层有灵物隐隐召唤。
圣殿楼阁楼层甚高,每层几有两丈高低,苏灿到得五丈之处,凭空瞭望,直觉仙风阵阵,灵台一阵清明。
三搂四面临风,中间却悬挂一面苍老古镜,古镜灵气氤氲,透着无尽玄妙。
苏灿伸手探去,氤氲灵气四散,露出斑驳镜面,仿佛万年未用一般。
“哈!看招!”
一声断喝突然响起!苏灿大惊后退,双手连挥,几十颗水滴朝镜面激射而去!
啪啪啪啪——
一阵强烈撞击声击打在镜面之上。以苏灿如今实力,即便是尺余厚的青铜,也能洞穿。不料滴水劲打在镜面之上,只听啪啪之声,然后只留下一片水渍,铜镜纹丝不动。
氤氲仙气散去,一个头发乱糟糟的老头儿出现在铜镜里,右手茶壶,左手烟袋,端的恣意潇洒。
钟恨天!
原来一切都是这老头搞的鬼!什么三个锦囊,万灵拦路,圣子令牌,原来这一路都在他的计算之中。那南海之危是不是也是一个骗局?那可人的钟小渝是不是也是一场骗局?
苏灿想到此处,不由咬牙切齿,暗恨自己无知,一切都蒙在鼓里。可是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城里一无是处的小少爷,这钟恨天如此费心引诱自己前来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一时间,苏灿脑中闪过各种念头,百思不解。
钟恨天的声音悠悠响起,仿佛来自万里之遥:
“小灿儿,是不是被我吓到了?哈哈哈!是不是心中充满疑问,百思不得其解?你问吧,钟爷爷此次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苏灿恨恨盯着镜面,恨不得挥舞铁拳砸向那笑若菊花般的老脸。
“钟老头,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苏灿那几日不曾见钟恨天拿着烟袋锅,于是问道。
钟恨天听之一愣,这小家伙满腹疑问,怎么问这种无聊问题?但是他堂堂悟尊答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自然不能不回答。
“跟我乖孙女在一起,她不让我抽,我自然不敢抽。”钟恨天大咧咧说道,丝毫不以为忤,眼神中透着慈爱之色,似乎想到可爱的小孙女了。
苏灿道:“哼哼,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我会给小鱼儿汇报的。”
钟恨天烟袋锅往前一敲,发出“当”一声响,似乎他面前也有一面相同的古镜。
“臭小子,你敢!”
“哈哈!”苏灿哈哈一笑道,“下个问题,上次碰女人是什么时候?”
钟恨天怒极而起,咆哮道:“臭小子找死啊!竟敢对我大——不——敬!”
苏灿轻描淡写道:“原来也是言而无信之徒。”
钟恨天生生咽下一口气,仰首望天,似乎想到一些令人心痛的往事。声音难得低沉悲伤道:“十年。”
苏灿想起韩冰玉所言,暗道这钟老头也算钟情,没有乱来。要知道即成悟者,情欲之事根本不会因为年龄而终止。
钟恨天眼神灼灼,看着苏灿:“下个问题,最好别让我再生气。”
苏灿似乎被吓着了,低声道:“好说,好说!”
眼珠一转,凑近镜面,对视钟恨天,缓缓问道:“你,想不想韩冰玉?”
钟恨天乱发横飞,衣衫鼓起,声音震天:“苏——灿!”
苏灿早料到这老头儿要发飙,身形一闪,退到楼边阑干,捂住双耳,哈哈大笑。
钟恨天目眦欲裂,精光射出似要透过镜面斩向苏灿。苏灿笑罢也双眼灼灼,丝毫不让。
我就是让你急,让你怒,你能奈我何?
敢吓我!
圣子殿内,一时沉静无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