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峰回路转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 峰回路转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罢了!罢了!罢了!
苏灿双拳紧握,掌心刺痛,终于做出决定。
治得了治不了又怎样,我反正是要陪她一生的。
这一生,她开心我就陪她开心,她忧伤我就陪她忧伤,她发呆我就陪她发呆,她痴狂我就陪她痴狂,她长不大我就自然陪她长不大……
苏灿将痛哭的钟小渝抱进怀中,柔声安慰。眼睛却看向韩婆婆韩冰玉,然后轻轻摇头。
从小到大,这是他唯一做出的重要决定!
小时候在家,有父母顶着;即使修成悟者,也不过有仙子姐姐暗中引领着;刚成悟者就被强大的钟疯子带出雪殇城,一路安排,按部就班,来到这青域雪原。
纯净如玉只相信自己的钟小渝,不能言语但情可动天的雪原玉猴,两方命运就在自己一念之间。
做出决定后,苏灿觉得自己长大了。以前的顽劣不堪、顺其自然、得过且过仿佛过眼云烟,统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崭新的苏灿,一个为别人生命为自己选择做出担当的苏灿。
韩冰玉虽然冷眼看着一切,默默不语。但心中百味杂陈,不能言表。
她早看出孙女钟小渝现在只肯听这少年苏灿的,救与不救只在他一念之间。
苏灿抱着小渝摇头之时,她也松一口气。如果这少年只想着救自己心爱的人,即使钟小渝恢复正常,恐怕也会伤心一世,对苏灿心存芥蒂。
更何况,她只是说现在救不了钟小渝,又没有说以后救不了,只是那付出的代价可能就太大了。
……
韩冰玉将她耗时五年制成的药拿出来,顿时药香四溢,闻者都觉脑中一清,似乎各种烦心杂念统统被药香驱逐出去了。
这是可以洗髓换脑的神药,端的神妙无方。
韩冰玉举药说道:“此药出世之后并未得名,苏灿你可否为它起个名字?”
苏灿看着那隐隐闪烁晶莹豪光的药丸,洒然一笑。他牵着钟小渝的手,爱怜的目光从小渝脸上移开,缓缓说道:“既然是小渝赠予老白的,不管它有多么大的来头,就叫神女丹吧。”
“神女丹!神女丹!哈哈!”韩冰玉望着手中丹药,哈哈一笑道:“我日后有机会便让这神女丹闻名悟者大陆,成就一番佳话,好让我乖孙女风光风光。”
苏灿听到此话,若有所思。
苏灿协助韩冰玉救治老白,因脑中经脉多而细微,这药效需要缓慢化开。所以几人都暂且住下。
子夜,恰是月圆时分。
韩冰玉小院中突然走出一人,月光下拉出修长的影子。此人缓缓走道韩冰玉房门之外,轻声道:“韩婆婆安歇了吗?”
少顷,房门吱呀一声,韩冰玉走出门来,看着苏灿。
苏灿施礼道:“日间听韩婆婆话语,好像另有隐情。小渝之病是否有转机呢?”
韩冰玉闻言一惊,然后细细想来,怕是那句“日后……”让他起了疑心。
她一直以为苏灿不过是一普通世家子弟,能够成为悟者也是机缘巧合之事,没想到苏灿如此心细如发,竟然从她无心一语中听出内有隐情。而且没有当时发问,隐忍到此时方才来找寻答案。
沉稳,细心,表面看来还很专情,这老头子倒是找了个好徒弟。
韩冰玉沉吟许久,本想将实情告知,但想想要想得到第二枚神女丹所面临的危机,足以让这个悟者一级的小家伙殒命。
韩冰玉抬头看着空中清冷圆月,缓缓说道:“没有。”
苏灿神色大变,急道:“不可能!你骗我!”
韩冰玉道:“没有就是没有。”说完转身离去。
“咚!”
韩冰玉听到身后一声重响,猛然转身,赫然发现苏灿直挺挺跪在院内崎岖不平的青石之上,钢牙紧咬,神情坚定,显然不肯轻易罢休。
“哎——”韩冰玉一声长叹,“你这又是何苦呢?我不想你白白送了性命。”
韩冰玉伸手要拉苏灿。苏灿扣头不起:“还请韩婆婆成全。”
“傻孩子,那是我亲孙女,我又何尝不想让她恢复正常。只是那……你且起身,我答应你便是。”
韩冰玉待苏灿起身,才为其讲述神女丹的来历。
韩冰玉用五年时间不理世事,潜心研究医术,读遍各种医学典籍,终于在一册医学残本中看到能够洗髓换脑的神奇记载。
炼制这味丹药的主材叫做通天玄草,只有在陆地上海拔绝高之处才能长成,通天通天,也为接天之意,恐怕也正因这玄草在接天之处生长,才有如此夺天地造化之功。
而青域雪原最高峰天珠峰正是符合这通天玄草生长之地。韩冰玉历尽艰辛在天珠峰找寻半年才找到一株通天玄草。
通天玄草生长之地似乎是一仙家园林,韩冰玉击败看守灵兽之后才被允许进去,采得一株通天玄草。出来之时却被自称园林仙使之人告知:只有与天地契合且有大机缘者才有可能找到这园林,且每人一生只有一次入园机会,只能采一株仙草离去。
韩冰玉浑浑噩噩离去,待恢复神智之后,竟忘记自己刚才是如何进得园林,又如何离去的。如果不是手中通天玄草尚在,她肯定觉得刚才是一场梦境。
离开天珠峰之后,韩冰玉又多方寻得几味辅药,历时三月才将那神女丹炼成。
至此,苏灿也知道,要想让钟小渝恢复正常,重点便在那通天玄草之上。
韩冰玉说道她当年是以悟师巅峰的实力闯那天珠峰的,现在苏灿不过是悟者之境,先不说他能否有机缘找到那仙家园林,就是能安全登上天珠峰也是未知之事。
所以韩冰玉想等到那钟恨天来了之后再提此事,但钟恨天是否能来又是否想见这位故人,都是未知之数。
苏灿不想等!
得知真相之后,苏灿一刻也不想等,将钟小渝托付给韩冰玉,韩冰玉自有说辞安抚小渝。
苏灿连夜启程,刚出山门,却看到一棵古树上坐着一个矮小身影,却是玉猴小白。
小白指指苏灿,又指指自己的耳朵,示意刚才他们的话它已经听到了。然后小白跃身下树,一道白影瞬间落到苏灿右边,与其并肩直立,左爪握紧伸在苏灿面前,然后目视前方。
“哈哈——”
苏灿观其神情,哈哈一笑,伸出右手,握拳与小白握紧的左拳在身前互击,说道:“好兄弟,走了!”
一人一猴身形如电,瞬间消失在茫茫雪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