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心如刀割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心如刀割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灿带着钟小渝上前一步,恳请诊治。
韩婆婆看到钟小渝却是一呆,忽然站起,伸手拉住小渝白玉般的小手道:
“你,你可是姓钟?”
钟小渝被韩婆婆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一跳,猛然抽回小手,躲到苏灿身后,大声喊道:“苏灿哥哥,苏灿哥哥!”
毕竟刚才大多数时候韩婆婆都表现的强势蛮横,怪不得钟小渝害怕。
苏灿伸手护着钟小渝,柔声说道:“小渝别怕,婆婆是好人。”
钟小渝疑惑的眼睛眨了下,说道:“我只听爷爷和苏灿哥哥的话,苏灿哥哥说你是好人,那你就是好人。”
说完,钟小渝主动把小手放到韩婆婆枯瘦的手中。
而此时,韩婆婆神情激动,双眼中竟然隐约有了泪水。
苏灿看的莫名其妙,钟小渝却以为是自己把她当坏人,她伤心的要哭,连忙安慰道:
“婆婆别哭,小鱼儿相信你是好人了,乖。”
苏灿听的一阵头大,竟然这样安慰这个神仙似的人物,恐怕也只有他的小鱼儿可以做到了。
韩婆婆毕竟不是常人,情绪很快调整过来。沉声说道:
“你叫钟小渝,你爷爷叫钟天意,你来了,你爷爷呢?”
“婆婆,我爷爷不叫钟天意,我爷爷叫钟恨天。”钟小渝清亮的声音说道。
“哼,老顽固,还是那么固执。”韩婆婆低语道。
此时,苏灿也知道眼前这韩婆婆肯定是那钟老头的故人,看样子关系非同一般,而且应该是关系比较好的那种,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苏灿先放下一半心来。
韩婆婆此时才看向苏灿,又恢复面沉如水的清冷性子,问道:“你是何人?我乖孙女并无什么兄弟姐妹,你又哪里来的舍妹?”说到后来,已是声色俱厉。显然她把苏灿当做哄骗钟小渝的登徒子之流了。
苏灿尚未答话,钟小渝却连忙伸开双臂挡在苏灿身前,急道:“婆婆,苏灿哥哥是好人,苏灿哥哥是小鱼儿的哥哥。”
韩婆婆看着钟小渝纯净的眸子里透着无比坚定,暗叹一口气:一个姓苏,一个姓钟,又是哪门子哥哥?只能是情哥哥了。况且,我哪里是的你的婆婆,我是你亲奶奶啊!
苏灿道:“说来话长,韩婆婆此间事了,再容苏灿细禀。”
韩婆婆看了一眼苏灿,眼中含着无尽深意,似有警告又有嘱托。
“你跟小渝在旁边等着,我不能坏了自己的规矩,还有一人需要救治。”
苏灿听完并未挪开位置,恳切说道:“我还有一挚友,恳请前辈救治。”
“挚友?在哪里?”
苏灿朝后面招招手,就看人群最后走来两只白色灵猴,正是小白母子。
苏灿将白色灵猴的事情简单说与韩婆婆听,韩婆婆听完暗自点头,感叹有些动物比人类还要知恩。
旁边众人听着亦是感叹不已,都意识到今天的第三个被救治的“人”找到了。
韩婆婆清声道:“今日三例已满,余者速速退去。”
众人不敢违逆,纷纷退走。
转眼此间,正剩下苏灿几人与张“员外”夫妇。
韩婆婆右手在腰间一抹,只见三粒晶莹剔透的玉色药丸出现在手中。
“七日服用一颗,三七二十一日后可痊愈。”
张“员外”夫妇感恩戴德,千恩万谢而去。
韩婆婆看一眼老白与小渝,微微摇头,领着两人两猴朝自己住处而去。
……
钟天意与韩冰玉都是悟者大陆天生门长老。天生门行医济世,取“上天有好生之德”之意。天生门无意争雄悟者天下,即使三大圣地也对此门派心存敬意。
十年前钟天意抱走小渝远走之后,其妻韩冰玉来晚一步,青域雪原雪崩处已是空无一人。
钟天意追凶千里,怒而杀人之时,韩冰玉在后苦苦追赶,但始终晚到一步。
韩冰玉阻拦未果,钟天意杀尽三十六人,恶名昭彰,被门派除名。改名恨天其实也有此中原因。
二人份属同门,情深意重。钟恨天怕拖累韩冰玉,一纸休书送到天生门,发誓不再相见。
韩冰玉将休书撕得粉碎,置之不理。十年来潜心研究医术,对失智失忆之症费尽全部心血。
五年前,韩冰玉历尽奇险,终于在青域雪原主峰峰顶寻得一味主药,炼化成丹之后,可排脑中暗血,重塑脑中新的血脉,造化神奇,令人生叹。
但韩冰玉遍寻此时的钟恨天而不得,无奈之下结庐雪原,化身行医济世的活菩萨,名声远播后终于吸引到钟恨天的注意。
即使钟恨天不想见到韩冰玉,但是也不会耽误钟小渝的病情。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钟恨天偶遇苏灿,收之为徒,然后南海事急,改道向南。
韩冰玉苦等十年,却等来翩翩少年苏灿。
苏灿听完隐情,也将一路行来之事讲述完毕。
韩冰玉说道:“肯定是猜到韩婆婆是我,临阵脱逃。这钟疯子……”
苏灿不敢议论二人是非,在旁只管赔笑。
……
言归正传,韩冰玉说道:“苏灿,你将你的朋友送走吧,刚才我只是想快点结束时间,回到此间为小渝诊治。它的病,我治不了。”
苏灿惊愕道:“为什么?不可能?”
韩冰玉道:“你以为我是神医吗?说不能就是不能。”
苏灿气急:“为什么?”
两人说话间,旁边小白母子已是神色大变。本以为柳暗花明,却不料依然要等来悲惨的结局。
“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高的医术,我不信你治不好一只猴子。”
苏灿本是一温文尔雅之人,此时也忍不住怒吼出声。实在是来路上两人与小白母子已经积累下深厚的感情。说情同兄弟也不为过。
“哼哼!你是要治好一只猴子,还是治好你的小鱼儿?治好这只猴子,你的小鱼儿就没救了。没救了,你懂吗?两个都是脑中之疾,这世上救命丹药只有一颗。”
韩冰玉疾言厉色,苏灿听完呆若木鸡。
小白观其神色,与母亲对视一眼,黯然神伤,准备离去。
“不要!不要!我不要小白妈妈死。”
房间里一片寂静,忽然间一道清脆的喊声响起,四道目光直直看向钟小渝。
钟小渝此时泪流满面,她跑过去紧紧拉着老灵猴毛茸茸的胳膊,不让它走。
老白仰天长叹,这么善良的小姑娘,我贱命一条怎能耽误她大好青春。
钟小渝拉不住,急着朝苏灿喊道:“苏灿哥哥,帮我拉住小白妈妈,你不是说永远听我的话吗?快点啊。”
苏灿心中天人交战,一边是兄弟之情,一边是钟爱之女,我该如何抉择?
“不要!我不要小白妈妈死!”钟小渝依然哭声不绝。
苏灿心如刀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