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治与不治
章节列表
第十章 治与不治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白,谢谢你。”
钟小渝拿着小灵猴递来的雪原山脚下特产灵果,喊着自己给它起的名字,开心不已。
苏灿一行人已经走了半月,终于来到青域雪原山脚。至于小镇上遗失钱财的事情,苏灿根本没有放在心上,那群人当初那样看待自己与钟小渝,也算活该。更何况每人只不过损失半数财物,无伤大雅。灵猴攒钱救母,才是大事。
不过这段赶路的日子,钟小渝已经彻底被灵猴小白收买。
或许是因为感激当初钟小渝为它们母子求情,也可能是钟小渝性情质朴,浑然天成,身为天地灵物的灵猴小白对小渝亲近至极。
翻跟头逗笑,采野果讨好,小白无所不用其极。
苏灿看着被小白逗着咯咯直笑的钟小渝,也很是开心。
通过这几日的观察与“沟通”,苏灿知道这对灵猴是青域雪原的特种灵猴,当地人因其纯白如玉的皮毛,都称呼它们为雪原玉猴。
雪原玉猴为天地灵物,生来就可吸收天地间虚无缥缈的天地灵气,灵气入体也可化为灵力。随着灵力增多,日久天长便粗通人性,灵力累积万年,或者有大机缘,便可突破桎楛化形为人。
说来,老白已活千年之久,小白也五百岁有余,不过,对于他们雪原玉猴一族,不过是年轻人与小孩子罢了。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离雪原最近的一个小镇:名为望天镇。雪原最高峰穿云入雾,堪比天高,小镇居民每日仰望高峰,如同望天。
望天镇虽地处边陲,但由于许多武者乃至很多悟者都经此去雪原冒险采药寻宝,以换取金钱,这个小镇反倒比内地其他小镇大上许多,堪称一个小型城池。
苏灿等人入镇以来,已经多次听到雪原活菩萨的事迹,比如多年痼疾一朝痊愈,盲眼老人重见天日,痴男傻女恢复灵智等等。虽有夸张之处,但对活菩萨人人恭敬,个个虔诚。
苏灿听之大喜,但也听说活菩萨韩婆婆在医术上虽有通天彻地之能,但性情怪异,喜怒无常。韩婆婆每日只看三例病人,看完即走,不多停留一刻,只知道韩婆婆住在雪原深处,但具体何地,无人知晓。
除此,她还有三治三不治的规矩。
三治者,贫苦者,至孝者,痴情者。
三不治:小不治,官不治,娼不治。
苏灿等人赶至望天镇时天色已晚,何况韩婆婆今日三个名额肯定早已用完,只能等待明日去山中求医。
灯火已熄,万籁俱寂,小镇睡觉了,雪原深处却有一豆灯火长明。
灯下,一年老婆婆跪于蒲团之上,口中念念有词。许久,婆婆起身走到窗边,望着皑皑雪原,一声长叹。
“天哥,十年未见,你可安好?听人说你已在雪殇城出现,莫非我们相见之日已不远了吗?”
低低絮语无数,透着无尽相思之情。
……
天蒙蒙亮,雪原山脚下已排起长队如龙。
苏灿听从客栈小二劝告早早起床赶至此地,已有十几人排在他的前面。
不一会儿,身后就排起了更长的队伍。
苏灿奇怪道:“不是每天只有三个名额吗?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排队等候?”
前面一不停咳嗽的精瘦老兄答话:“咳咳,小兄弟是第一次,咳咳,来吧?咳咳,不知道活菩萨,咳咳,的规矩多啊。”
苏灿上身后仰,避免被那老兄的口水喷到,勉强抱拳一礼:“请教老兄。”
精瘦老兄得意洋洋,以过来人的身份解释道:“咳咳,活菩萨虽,咳咳,然只有简简单单,咳咳,三不治,但太多人都是那个,咳咳,范畴里面,咳咳,依然死心不改,咳咳天天来排队,我烦死,咳咳,他们了。我看你耳,咳咳,聪目明,仔细看着,咳咳,听着就明白了。”
苏灿听着一阵头大,听到一半赶紧拉着钟小渝与后面一人换个位置,远远听完罢了。后面那人感恩戴德,换到前面看到咳咳老兄,惊喜道:“李四哥,又见面了?”
咳咳老兄亦惊喜道:“钱五弟,缘分啊!第几次来了?”
“区区十次。李四哥呢?”
“咳咳,刚刚九,咳咳,次。”
“佩服!”
“佩服!”
我呸!
苏灿在后面听的一阵头大,看着两个极品,恨不得一拳打死。
忽然,人群一阵骚动,就见山中走来一个粗布麻衣的婆婆,婆婆拄着拐杖慢悠悠走着,动作看似缓慢,但人影几次闪动,就从目力所及处到了人群面前。
活菩萨!
活菩萨!
人群中有人忍不住开始高喊。
韩婆婆却丝毫不为所动,面沉如水。一双微眯着的眼睛扫过人群,顿时安静下来。
韩婆婆满意点点头,左手虚抬,在面前空地一指,一条长桌,一把木椅凭空出现。
哇——
人群中传来一阵短促的惊叹声。
“少见多,咳咳,怪!”来过十三次的咳咳老兄小声唠叨,显然已经见怪不怪了。
苏灿眼中精光一闪,桌椅出现的同时他感受到周围有木之灵力的波动,韩婆婆应该是拥有木之灵力的悟者。观其幻化万物轻而易举,恐怕早超脱悟者领域了。
苏灿牵着钟小渝的手默默等待。
队伍最前方的是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观其面相非官即富。这种人应该属于不治者,苏灿暗暗猜想。
韩婆婆坐下问道:“张员外又来了?这次这么早,竟然排在队首?”
胖子道:“三更时分已到。菩萨修提员外二字了,我已散尽家财,并与往来官宦断袍绝义。”
韩婆婆道:“哦?你倒是有心了。旁边这位是?”
胖子道:“这位是拙荆,糟糠之妻。家中七房小妾尽皆资财遣散,若得菩萨活命之恩,愿与拙荆隐居山林,共度余生。”
旁边女子年过四十,容颜已老,若在以往,断不如那年轻小妾受宠。但是夫君忽染大病,看尽良医无效,只能让这活菩萨救治。活菩萨提出诸般要求,此次虽散尽家财,做一对穷苦夫妻,但能唤回夫君患难相交时那等恩爱之心,已是邀天之幸。
女子感恩不尽,眼含泪水,苦苦哀求活菩萨出手救治夫君。
韩婆婆观二人神色坚决,彼此相看泪眼,情深款款。就算她不出手救治,恐怕这张员外耗完半年之命,也虽死无憾吧。
韩婆婆难得一笑,点头应许,幻出两把木椅让二人在旁坐着等候。
哗——
人群中又一阵喧哗,没想到今天第一位被救治者这么早就出现了。
苏灿正在感叹韩婆婆也非不通情理之人的同时,第二个求诊者应经上前答话。
“小病不治。”
“小病不治。”
“小病不治。”
“小病,可找望天镇薛必良诊治。”
“小病不治。”
“小病,可找麒麟镇郑学同诊治。”
转眼间,胖子后面六位求诊者被打发走。小病不值一提者直接赶走,有些严重者推荐良医救治。也不知道这韩婆婆如何知晓各处良医姓甚名谁,又擅长诊治何种症状。
即使得到良医名姓者,也对韩婆婆感恩戴德,连声道谢后迅速离去。
第八位。
“官居五品也看得起我老婆子?不治,请回!”
“我穿的还不如刚才那个员外,你怎知我官居五品?”
“废话少说,下一位。”
“你——”
话音未出,忽然队伍旁边的一颗古树树枝猛的伸长,卷住这个五品高官,猛然甩出。
只见偌大一个人直接被甩出数里之遥,砰然坠地,远远听到呼痛声不绝。
苏灿大惊,这是什么境界?竟然可以直接控制身外之物做出攻击。
苏灿尚且能够判断出这也是木之灵力的神奇,旁边的人却不明所以,张口结舌。
后面几人又是几次不治,有一人被推荐至雪殇城张厚德处医治,此人苏灿倒是认识,是雪殇城中最好的大夫,也曾去过苏家几次。
苏灿对韩婆婆更加佩服,前面等待的人也迅速减少,已经轮到咳咳老兄。
“咳咳——”
这老兄尚未说话,韩婆婆冷声说道:
“已经十次不治,下次再来,送你毒药一颗,立时毙命。”
“咳咳咳咳咳咳,”老兄急的猛然一阵咳嗽,大声喊道:“为何,咳咳,不治?”
“三月前又去过一次烟花之地,死了活该。”
咳咳老兄张口欲辩,看到旁边古树长枝,悻悻退去。
“李四哥,同去同去!”
没想到排在苏灿前面的钱五弟问都不敢问,慌忙逃走,显然已到赐死之数。
苏灿暗暗发笑,然后轻轻捏一下钟小渝的手,暗示别怕,上前一步道:
“在下苏灿,恳请诊治舍妹失智之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