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灵猴救母
章节列表
第九章 灵猴救母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镇西边一座荒凉的大宅子,不知什么时候荒废的,已经杂草丛生。屋檐下还有一个燕子窝,也不知燕子飞去了谁家。
穿过破败的堂屋,看到里面屋子的地面上铺着厚厚一层枯叶,一只骨骼粗大但瘦骨嶙峋的白色灵猴闭眼躺在地上。旁边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灵猴,浑身没有一根杂毛,一双眼珠咕噜噜乱转,透着古怪精灵。
“吱呀——”
破旧的堂屋大门发出一声呻吟,有人推门而入。
小灵猴大吃一惊,然后双脚一蹬,几步窜上屋顶横梁,静待来人。
来人正是苏灿,他靠含着本命灵力的印记水滴轻易找寻到此,由于放心不下钟小渝,也带着她一起来了。钟小渝看着破败的大堂,蛛网四处斜挂,稍稍有些害怕,紧紧抱着苏灿。
苏灿轻易感觉到小偷就在内屋之中,横梁之上,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时而微弱,时而粗重的呼吸声。
应该没有什么危险?苏灿做出判断后迈步走向内屋,一眼便看到了地上的白色灵猴。
白色灵猴依然一动不动,似乎根本不知道有人来了。
苏灿走到近前,想要仔细观察白色灵猴。忽听“吱吱”一声,一道白影从横梁极速掠来,速度快的惊人。一只猴爪带着破风声朝苏灿抓来!
孽畜!竟敢偷袭!
苏灿即使早知此灵猴在横梁之上,但依然没有来得及躲避!只好凝出一颗水滴撞向猴爪,同时双足一错,退后一步。灵猴爪心吃痛,无奈改变方向跃往一侧墙壁,双足一蹬又返身攻至,双爪齐出,声势更加凌厉。
苏灿气急,初成悟者竟然被一个白毛畜生逼成这样,是可忍孰不可忍!
苏灿将小渝护在身后,浑身灵力外放,凝出九滴水珠。三颗一字排开,守在身前。
六颗分成三列,分上中下三路攻向小灵猴。
小灵猴吃过这诡异水滴的苦头,此时见六滴齐至,不敢轻视,柔软的身体在空中不可思议的一曲一伸,从四颗水滴中穿过,但还是没有躲过另外两颗水滴,带着苏灿悟者灵力的水滴如同坚石,一颗砸在左肩,一颗砸在下腹。
“吱——”
小灵猴痛苦的叫声传来,身体好像被重石砸中一样,“砰”的一声砸落在地。
苏灿见此灵猴在地上痛苦挣扎,心中大快,身前三颗水滴滴溜溜直转,大喝一声:“贼猴受死!”
三颗水滴将要射出,忽听钟小渝在旁喊道:“苏灿哥哥不要!”
苏灿对钟小渝言听计从,右手在身前一摆,收起三颗水滴。
“小鱼儿,怎么了?”
钟小渝声音有些发抖,拽着苏灿的衣袖道:“你看那边。”
苏灿转头一看,却看到躺在地上的大灵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身,此时竟跪在地上,手中学着人类的样子拱手作揖,似在祈求讨饶。
苏灿观其一双浑浊的眸子此时充满焦急惶恐之色,这种神色似乎曾经在自己母亲的眼睛中看到过,心中一动:
“莫非这小猴子是它的儿子?”
苏灿还未说话,旁边小灵猴看到大灵猴起身跪地,顾不得身体疼痛,一步窜到它身前,张臂护持,虽然身体疼的发抖,但眼神灼灼,看着苏灿,似乎在说:
“要伤害我母亲,就先杀了我吧!”
钟小渝观此情形,早已泪流满面。声音哽咽着说:“苏灿哥哥不要,苏灿哥哥不要。”
苏灿也为人子,看到此处,早硬不下心肠下杀手,但偷窃之事,也要问个清楚。
“你们可听得懂我说话?”
苏灿通过这段时间观察,已看出此类全身纯白浑然一体的灵猴与普通猴子形神迥异,天地灵气萦绕他们身边,必是灵兽无疑,是以有此一问。
结果,两只灵猴都通通点头,表示能够听懂。
苏灿大喜,如此便可沟通的轻松些。至于让两只灵猴口吐人言,那太强猴所难了。
苏灿看向大灵猴,问道:“它是你儿子?你是它母亲?”他要确定他们的关系,还要确定他们的性别。
大灵猴急忙点头,然后吱吱乱叫。
苏灿知道它是要自己放过它的儿子,摆摆手让其放心。
“你可知你儿子偷盗之事?”苏灿看到小灵猴依然对其横眉怒视,便先不问他。
大灵猴猴点头又摇头,然后对着小灵猴“吱吱吱吱”一通乱叫。小灵猴一脸委屈,但不敢反驳,小眼珠子乱转,似乎在想如何答复母亲。
苏灿看着小灵猴的样子,便想起小时候自己如何想办法撒谎骗母亲的事情,心中怒气早已平息,眼神温柔,仿佛看着从前的自己。
但是小猴子转头看向苏灿时,苏灿立即板起脸孔,横眉瞪眼。
旁边钟小渝看小灵猴可爱至极,刚流过泪的脸庞上带着些许笑容,恰如梨花带雨,娇艳欲滴。
苏灿根据它们的反应已经猜出,大灵猴是知道小灵猴偷盗之事的,以前说教过他,可惜小灵猴不听,继续偷盗,所以发怒再度教训儿子。
苏灿此时才板起面孔,问小灵猴:“你偷盗的钱财呢?”苏灿想到小灵猴每次只取一半,给人留下一半,暗想这家伙也算是盗亦有道了。
小灵猴根本不想搭理苏灿,无奈被母亲一顿怒吼,忍痛移步,将母亲所躺枯叶移开小半,然后用爪子推开枯叶下面一块陈旧的木板。
一个尺许方圆,深也有一尺的坑洞出现在苏灿面前,里面各种隐国钱币,最多的是铜板,然后是许多碎银子,几片黄灿灿的金叶子碎片掺杂其中,最上面竟然还躺了三个金元宝。
苏灿也算富家子弟,对金钱本无概念,如今看到一洞钱财,却也知这么多存货肯定来之不易。也不知多久的时间才攒到这个规模。
其实此类灵猴早已粗通人性,即使拿钱去街市上购买口腹之物,对悟者大陆上的人也是见怪不怪之事。但是小灵猴偷来的钱财根本都未动用。如此用心良苦,到底所为何事?苏灿颇为好奇。
似乎,只有为了它旁边的母亲才是最好的理由。
苏灿心中隐隐有了答案,但仍然向小灵猴问道:“偷盗所为何事?”
小灵猴聪明绝顶,此时已经知道这个人已经不想杀死自己了。听到苏灿问话,小灵猴忽然神色一黯,眼中透出浓浓的悲怆之情。
小灵猴并没有急着答话,只是先帮助母亲躺在枯叶之上,然后伸手指着大灵猴的脑袋,吱吱一叫。
苏灿近前翻开大灵猴头顶毛发,看到其头顶竟然有到寸许长刀疤,刀疤外围隐隐透出青色,显然所受刀伤是漼毒之刀造成的。
如今应该是刀伤已愈,但毒伤未治。小灵猴偷盗钱财难道是为了给母亲治病?
苏灿恍然大悟,开始佩服起小灵猴来。
苏灿再问小灵猴是找谁疗毒,小灵猴做出一个抱着药罐子的姿势吱吱乱叫,苏灿只知道是找大夫,但根本不知道这抱药罐子的神医姓甚名谁。
苏灿犯愁之际,躺在地上的大灵猴忽然身体一动,开始双手抱头痛苦地抽搐起来。小灵猴急的蹦来蹦去,但毫无办法。一双大眼盈满泪水,看着痛苦的母亲无可奈何,只能用身体倚着母亲的身体,似乎想要将疼痛转移到自己身上一样。
钟小渝见此情况,又开始哭泣,拉着苏灿让他救救大灵猴。
苏灿何尝不想救治?但从小到大自己根本没学过任何医术,更别提解毒了。
苏灿看着痛苦的大灵猴,心有不忍,突然心中一动,拉起大灵猴右爪,将体内灵力分出一丝顺其经脉向脑部流动。灵猴与人类经脉虽有细微不同,但主脉基本一样。
大灵猴其实早习惯了这种不时到来的疼痛,不过最近半年这种疼痛愈发来的频繁,他早已知道大限将至,只是舍不得年幼的灵猴儿子才苦苦支撑。
忽然它感到体内一种清凉至极但非常强劲的力量在流动,这种力量让她瞬间感到非常舒服,疼痛感慢慢消退的时候,它睁眼瞧到苏灿,点头致谢。
小灵猴见此,猛然跃起,朝苏灿一头跪下,学着人类的样子不停叩拜。
苏灿知道小灵猴是让自己救它母亲,但是自己知道灵力不过是暂时增加大灵猴自身抗毒的能力,这才能减轻痛苦,若是想根治,苏灿半点办法也没。
小灵猴见苏灿不肯答应,急忙将旁边洞内的三个金元宝几把碎银子一股脑塞到苏灿怀中。
苏灿哭笑不得。
此时钟小渝在旁边问道:“苏灿哥哥,我们可以带着他们一起去大雪山看病吗?”
苏灿听道后一拍脑门,我怎么没想到呢?还是我小鱼儿聪明。
我不能治,那名满天下的雪域神医肯定能治啊!
反正看一个也是看,看两个也是看,等下就带他们一起上路,大不了雇辆马车拖着大灵猴去就行了。
至此,苏灿小队又多一人。白色灵猴也算是苏灿结下的一缕善缘,却未想到因此事也让苏灿受益良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