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小渝身世
章节列表
第七章 小渝身世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雪殇城外,迤逦走来一队怪异组合。
最前方是一个穿着破破烂烂,头发乱蓬蓬的老头儿,老头儿手中拿着一封信,正在满脸怒容的看着。
老头儿身后是却是一只白鹤,鹤首高昂,雄姿英发。
白鹤之后是一个容颜俊俏的锦衣少年,少年面带笑容,正在哄着一个姿容绝美的黄衣少女。少女乌黑秀发整整齐齐铺在脑后,轻轻甩动,发丝乱人心扉。
少女面相天真,时而吃吃一笑,憨态毕露。每到此时,少年就眉头轻皱,眼神中充满疼惜之色。
这三人正是苏灿三人。
钟恨天从不会打扮自己的孙女,那般天姿国色被他弄的跟村姑似的。世家子弟苏灿看不过去,便甘之如饴做起了钟小渝的使唤小厮。一路无微不至。
这一路上,苏灿终于从钟恨天口中得知事情原委,也了解到钟小渝的悲苦身世,心中怜惜之情更甚。
十年前,钟恨天之子钟南云携妻女同游隐国极北之地青域雪原,却不料与仇人冤家路窄,钟南云与仇家在雪原展开激烈厮杀,最终以钟南云重伤惨胜告终。
但是天不佑钟家,战斗余波引起青域雪原发生大雪崩!钟南云只来得及将六岁的小女儿向上抛到一棵古松之上。然后夫妇二人无奈葬身雪山之中。
待得钟恨天闻讯赶来,只寻到古松上的小孙女钟小渝。罕见的大雪崩流奔百里,将山上所有生灵全部冲到万丈深渊之中,钟恨天儿子儿媳尸骨无存。
钟恨天本名钟天意,他看着大雪崩肆虐后的凄凉景象,不由对天怒吼:“贼老天不佑好人,老子从此改名恨天!”并且从此之后,性情大变,亦正亦邪,从不按常理出牌。
钟小渝更是在这场灾难中受刺激太大,变得痴痴傻傻。
钟恨天带小渝出山之后,用尽浑身解数,寻得仙草宝药无数,才将钟小渝精神恢复正常,只是六岁之前的记忆全然忘记。但是精神受刺激后并没有办法根治,就像十年后,十六岁的钟小渝依然像个小女孩一样。
钟恨天待得钟小渝暂时恢复正常,便将小渝放到一挚友家中。半年之内横跨万里,追杀钟南云仇人家族悟者、武者共计三十六人。除老弱妇孺,尽皆伏诛。
半年之内,悟者大陆闻钟色变。钟恨天被人称为钟疯子。
这场事后,钟恨天突然消失数年,据说仍在继续奔走悟者大陆为孙女寻仙问药。
十年后,钟恨天携孙女钟小渝来雪殇城落脚,然后由此向北,去往青域雪原。传言青域雪原从五年前开始,有一神医出现,被雪原脚下村民乃至边城达官称为活菩萨。
钟恨天几个至交好友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他并告知神医消息。并且言之凿凿:“若这世上还有一人能治好令孙女,非雪原韩婆婆莫属。”
钟恨天十年来寻医无数,也失望无数。青域雪原本是其年轻时的修炼之所,极高山峰处也有其悟道洞府,但因子之事,钟恨天十年未归。
钟恨天数次听闻雪原神医之事,心中暗道莫非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么?贼老天终于要开眼补偿它十年前造下的罪孽吗?
……
其实雪殇城外苏灿单身制敌,城墙上苏灿留字,都被睡不着觉的钟恨天看到。
钟恨天何等人物,一眼便看出苏灿此子天赋非凡,且命格迥异常人,怕是一生都要大起大落无数,若得高人指点,必成一方圣杰。
爱才之心一起,便演出今日与三圣地使者夺人的戏码。
……
苏灿对悟者世界一片懵懂,但观钟恨天狂放不羁之态,便暗暗心折。更重要的是对钟小渝那种不可言喻的奇妙感觉,让他根本舍不得离开这祖孙俩。
几日里晓行夜宿,苏灿离家已有几百里。
这日,天空中忽然一只白鹤飞近,惹得钟小渝开心不已,要苏灿把白鹤捉下来给她玩。
苏灿愁眉苦脸,看着万里高空上渐渐飞到头顶的白鹤,毫无办法。
“哎,修为太低,连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小鱼儿。”正要宽言安慰钟小渝的时候,忽然发现白鹤直直朝他们飞落。钟小渝顿时惊叫连连,欢呼雀跃。
白鹤腾空于众人头顶上空,就见钟恨天伸手从白鹤脚下取出一张折好的绢纸。白鹤落下后,钟恨天伸手抚其头顶,白鹤低首,仿佛非常欣喜。
苏灿顿时知道被这钟老头玩了?这白鹤分明是钟老头养来传讯之用,刚才听到孙女的要求竟然装聋作哑看小爷出丑。
是可忍孰不可忍!
苏灿暗暗发誓以后要找机会报仇的时候,就见钟恨天已经满脸怒容。
绢纸高贵,不易损害,但钟恨天不过一个念头,这快绢纸已化为灰烬。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钟恨天摇头道:“竟然趁我不在占我仙府,驱我灵兽,毁我仙草?真是好大狗胆!”
“爷爷何事?”苏灿问道。虽然苏灿实为钟恨天弟子,但是成为弟子之后便凭空比钟小渝高上一辈,有些事以后便不太方便。苏灿心念电转,一开始便以爷爷想称,决口不提师父二字。
钟恨天却不计较,苏灿对小渝的关心实际上远远胜过自己这个做爷爷的,即便未来真成为自己的孙女婿,钟恨天怕也是满意的很。
“若非我暂时走不开,定将他傲龙仙府杀个片甲不留。老子一代悟尊的仙府也敢抢占,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一群无知小辈莫要坏我大事!”钟恨天心急如焚。
苏灿看其神态,知道这绝非简单的仙府宝地之争,内里隐情这钟老头恐怕也不会跟他讲。
钟恨天思虑良久,然后忽然想起什么,眼神直勾勾盯着苏灿。
“苏灿,就是你了!”
“什么?”
“接下来的路途就靠你自己了。你带着小鱼儿去寻找那韩婆婆吧。那些布衣百姓都可找她治疗,你当然更是可以。”
苏灿张大嘴,难以置信!自己一个悟者一级的小家伙就要独立面对这繁杂的悟者世界了吗?
不过,转念一想,这倒是好事一件,没有这糟老头子在旁边,我和小鱼儿可以……
嘿嘿嘿……
苏灿一阵得意暗笑,然后拍着胸脯保证:“请爷爷放心,即使拼掉苏灿性命,也定护的小渝妹妹周全。不过……”
“不过什么?”
苏灿话音一转,表现的非常无辜:“不过前路强者林立,个个如狼似虎,我担心能力不济,你是不是该传授我几个可以秒杀悟灵九级的绝招?或者给我一把无人能挡的神器?”
钟恨天听罢瞪大眼睛,然后手指一屈砸在苏灿脑门道:“秒杀?神器?你以为你将来面对的是你以前碰到的废材武者吗?悟者虽然是一朝得悟,但以后的强者路上都是靠点点滴滴的领悟与一朝一夕的修行得来。臭小子还想一步登天?”
苏灿吃痛,龇牙咧嘴,旁边钟小渝看的咯咯直笑。
“不过,为了确保我乖孙女的安全,这里有三个锦囊,你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就打开一个锦囊,自能助你一臂之力。但切记不能提前打开,否则万法失灵。”
苏灿听完开心不已,这钟老头面硬心软,原来早有准备。伸手去接锦囊却发现钟恨天将锦囊交到钟小渝之手,并用严厉的口气命令钟小渝看好东西,不得提前给苏灿。
钟小渝对爷爷自然是言听计从,贴身收好锦囊之后朝苏灿做个鬼脸,得意洋洋。
苏灿两手一摊,表示无奈。然后一番离别,送走钟恨天。
“小鱼儿,把锦囊给我看下,摸下吧。”苏灿才不信什么万法失灵的鬼话,钟恨天刚走便哄着钟小渝要锦囊。
钟小渝连忙抱臂护在胸前,急道:“不给不给就不给!哈哈……”
说完转身就跑,苏灿在后急追。
一对少年男女在官道上一路追逐,洒下笑声无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