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恨天一诺
章节列表
第六章 恨天一诺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旁人不知这钟恨天的可怕,可三个圣地核心弟子不禁闻声色变。
十年前那场跨越万里的杀戮,让大陆所有悟者噤若寒蝉,宁惹阎王,不惹疯子,那段时间几乎人人谈钟色变。
况且十年前已是悟老顶级境界的钟恨天,这十年是否达到悟尊之境却没有任何人知道。
吴昊最是不忿,此次圣地费劲心思,感情牌打到了极致,到头来却被这钟疯子横插一脚。
吴昊心中不忿,但嘴上仍客气道:“可请钟老献身一见。”
“哼,你等小辈也配见我?”钟恨天飘忽的声音不屑道。
吴昊大怒,好歹自己也是圣地弟子,这钟恨天不过是孤家寡人一个,虽然实力远高于自己,但背景雄厚的他根本不必怕他。刚想动嘴说几句狠话,却被天月阁月婉轻拉衣袖制止。
月婉款款施礼,由于不知道钟恨天方位,只能朝天说道:“钟老乃悟者前辈高人,恳请您莫与我们小辈计较。此次我等奉圣主命招揽新悟者,还请钟老行个方便。”
月婉声音温柔,行的是一个“软”字,但是软中带硬,圣主之命都被自己抬出,料想钟恨天应该给圣主这个面子。
钟恨天接口道:“嗯,你这小女娃子还算有礼貌,但是该给面子是你们圣主,不是我给你们圣主。除非是你们圣地那些老不死的尊者出来,否则谁也别想拦我!几个小辈就想将一个悟透五行灵力的天才带走,简直就是笑话。”
好大的口气!
月婉即使性情温柔,此时也是面色一冷。
“哈哈哈哈!生气了吗?口口声声钟老,恐怕你们心中都在骂我钟疯子吧!”
“钟疯子,你待怎样?”吴昊脾气火爆,终于忍耐不住。
“无知小辈,给你个教训吃吃。”钟恨天语气深沉道。
话音一落,只见从门口处飘来四朵诡异的蓝色火花。
火花虽小,但温度奇高,有抵挡不住高温者都在不停后退,堂中顿时空出大片,只剩圣地三人。
“雕虫小技,故弄玄虚。”吴昊抬手欲挡。
苏小圣提醒道:“钟恨天是火灵力悟者,乃玩火的大宗师,此火古怪,不可轻视。”
说罢就见三朵火花速度激增,分别朝三人激射而至。
苏小圣单手一张,一把三尺青峰剑竖立面前,挡住一朵火花。
但火花似乎含着极强的力量,苏小圣持剑蹬蹬蹬连退三步,再看灵力所化剑身已被火花熔开一个大洞,不过此时火花似乎耗尽灵力,消失不见。
月婉面前竖着一面铜镜,也要拼力阻挡火花,无奈实力有限,也被逼退三步。火花融开灵力所化铜镜,也消失不见。
原来苏小圣悟透的是剑灵之道,当是自小常年习剑,终有所悟。月婉却领悟到铜镜中所含至理,怕是对镜梳妆时偶然所悟,是一个幸运的悟道者。
悟者世界中万物万体皆可领悟其中至理,从高到底分天地玄黄四阶。
二人所悟都是黄阶万物之力,这也是悟者世界绝大多数悟者能够领悟的能力。
至于玄阶的五行之力,则是少之再少!苏灿能够领悟玄阶水之灵力,也是三大圣地齐齐来招的最大原因。
地阶自然之力,天阶天地之力,世所罕见。
即使强如钟恨天这种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妖怪,也不过领悟玄阶灵力中火之灵力罢了。
苏月二人虽然狼狈,但都没有伤及己身。出言不逊的吴昊却没有这么简单了。
吴昊仓促幻化出一把折扇横挡于身前,就见火花忽然变大,包住这把折扇,瞬间就全部熔化,火花熔了一把灵力所化的折扇,立刻变大三分,继续朝吴昊冲去,就连速度也快了三分。
吴昊大惊,身形急退,不料火花却如跗骨之蛆,在吴昊退开之前沾到其胸前。一大片衣服顿时化为灰烬。
“啊!”悟者意志一般极为刚强,但这跗骨之火依然让吴昊痛呼出声。
须臾,火灭。吴昊蜷缩于地,虽然是小伤,但是仿佛能烧到人的灵魂。
“哼,一丝灵力都抵挡不住。”钟恨天飘忽的声音再度传来,苏府中已经无人敢应。
此时,堂中却还剩这一朵火花,竟然慢慢向苏敏飘去。
苏敏与围观众人人大惊,这钟恨天莫非真是疯子,收人为徒,竟然还要对付人家父亲?
苏敏身为一个普通武者,对于这种神妙攻击手段根本无可奈何,手中凡兵肯定会瞬间化为铁水。
唯一不同的时,这朵火花只是缓缓飘着,不想其他火花猛然冲到面前。这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危险。
果然,火花行到苏敏面前顿住,然后上下微微起伏,仿佛在打量苏敏,然后缓缓点头一般。
“你这人是非观念太重,正邪之分太重,遇事全然一力承担,虽然正气,但太迂腐。苏灿跟着你早晚要吃亏。”这朵火花忽然对苏敏说起话来,正是钟恨天的声音。
围观之人暗暗称奇,苏敏听完陷入沉思。
钟恨天再道,语声铿锵:“你勿挂心,百年之内,我必让苏灿名扬悟者大陆,修为媲美圣地圣主。”
“哄!”
在场中人终于忍不住爆出喧哗之声,圣地圣主,他们根本想象不到圣地圣主是怎样可怕的存在?但是这三名圣地弟子就已经如此出众,圣主修为怕是高过他们千百倍吧。
疯子,真是疯子!
三名使者心中大呼,这怎么可能?
百年?有些人穷其一生也未必达能将悟者第一个境界悟灵境修炼到九级圆满之境,即使修炼到九级圆满,又有多少人卡在悟师的领悟上,空活下一个百年。
圣地圣主都是悟尊才能担当,虽然初入悟尊之境,但已经是这个世界上的顶尖所在,并且每个悟尊怕都要几千年时间才能修成。百年时间实在太过夸张。
钟恨天这一诺,三大圣地无一可跟着承诺!自然落在下风。但是这一承诺要想达成,恐怕钟恨天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苏敏面前火花说完,猛然一亮,然后变成一个头发乱糟糟的老者模样,老者立于虚空,抱拳朝苏敏以及旁边的苏洵施礼,然后悄无声息消失在虚空之中,仿佛就从来没有来过。
有可能是一个最可怕悟尊的抱拳礼,这就是钟恨天对苏家长辈的诚意了。当然,还有那惊天一诺。
久久,空中再没有传来声音,想必钟恨天已经走了。
他一直未提苏灿所在,想必苏灿失踪肯定与其相关。
圣地招纳悟者的帷幕落下,三大圣地竟然都成为失败者,这在以往简直是不可想象的。虽然以前也有一些小门派与圣地争抢异生悟者,但无一成功。
按照惯例,失败者也要将送给苏家的礼物奉上之后再离去。
天月阁月婉留下灵芝雪参。水云间与风影山诚意已经做足,两个大活人更不必带走,想必未来苏灿也会念今日之情。
三人施礼告别。
忽然有下人急急来报:
“苏灿少爷和一个傻乎乎的少女,跟着一个头发乱糟糟的疯老头走了。”
苏敏和苏洵对视一眼,心中暗道:
“灿儿,终于踏进这个最精彩也是最危险的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