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悟者天下

异缘修真,战魔族,夺仙府,抱美眷,纵横大陆!人族分级:悟灵、悟师、悟老、悟尊...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山雨欲来
章节列表
第二章 山雨欲来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苏府。
苏灿之父苏敏与胖管家苏泼风在议事大厅,屏退众人。
苏泼风当年也是武林中有名的豪侠,以“三十六路泼风锤法”纵横武林数十载。
只因在一次绝境中被苏灿祖父相救,自愿到苏府做管家,改姓苏,以自己武功路数为名。
二人神情严肃,语声低沉。
“泼风,此次苏家大劫万难躲过,只是连累你了。也幸亏你的生死之交冒死传讯,我才能妥善安排家事。”
“家主,莫要这么说,泼风粗人一个,这些年蒙老爷子和家主看得起,你我名为主仆,但情如兄弟。即便破晓楼如何来势汹汹,我拼出一条命也要杀他几个高手。”
“哈哈!如此,你我兄弟并肩,纵然不敌身死,也要那破晓楼不敢小看我苏家。”
“可惜老爷子不在,如果……”
“泼风,老爷子一身神功虽已入化,不过现在云游四方,想要悟透那一线天机,踏入悟者之境。我苏敏退守边城,虽无大志,但一条贱命死不足惜。我万不能耽误他老人家悟天机、转天命的机会。”
“可是您是他的亲生儿子啊,何况,还有灿儿!”
“武者再强也不过百年之限,我不过早走几年罢了。关于灿儿,你我这样安排……”
两人说话间,苏灿已经从城外回到家中。
想象中的强敌临府的景象并没有出现,根本没有丝毫大难临头的征兆。
仆役小厮在府中穿行忙碌,一派祥和景象。
“去找父亲!”
苏灿朝议事厅走去,正碰上父亲与苏泼风出门。
“灿儿过来!”苏敏威严道。
苏灿看一眼胖管家,暗恨这苏胖子又在我父亲前面说我坏话了。
苏灿小心翼翼走到父亲面前,从小没少挨揍的经历,让他现在竟忘记自己已经是一名悟者的事情。
“臭小子!就这么怕你老子吗?哈哈。”苏敏收起威严,放声大笑。
苏敏一只手拍着儿子的肩膀,转头对苏泼风说道:“我苏敏之子也长这么大了!平日调皮捣蛋,不练功习武,今日一看,身如渊峙,神光内敛,想必出去闯荡江湖必不堕我苏家名声。”
苏泼风答道:“家主所言极是。”言罢看着眼前身材挺拔的少年,隐隐觉得此子与以往有很大不同,却看不出有何不同。
苏灿已经记不起一向威严的父亲上次如此大笑是什么时候了,今天这么开心,难道家中大难已经悄无声息地解决了吗?
苏灿将疑问暗藏心头,继续听父亲说道。
“灿儿,这几日天气尚暖,你与你娘亲去京都姨娘家去一趟,带点礼物,看望一下。”
“太好了!”苏灿听闻可以出去玩,脱口而出后方觉不妥,然后小心看一眼父亲道,“爹,你也去吗?”
苏敏道:“这段时间家中事务较多,我不便脱身。苏管家也不去,一路上只有你和娘亲,以及两个使唤丫头。你好歹也是一个三级武者,对付剪径蟊贼绰绰有余,就靠你保护你娘了。”
苏灿答应后又与父亲闲聊几句,然后便转身去告诉母亲。
分别之后,苏灿疑心大起,心中暗念:“仙子姐姐这十年来对我极好,更引导我修成悟者,断不会骗我。父亲这个节骨眼将我和娘支使出去,肯定有问题。”
苏灿边走边想:“对了!肯定是父亲担心我们受害,自己要独立承担。如此这般,我也不告诉你悟者之事,给父亲一个惊喜。”
苏灿少年心性,想到自己帮家族度过这个劫难后众人仰慕之色,不禁眉飞色舞。
第二日,苏灿与母亲一行四人离开苏府,出雪殇城后,一路南行,奔隐国京都而去。
一路上苏灿不时叫住车夫,在一些风景优美之处逗留,与母亲观景览花,说几句恭维话逗母亲开心。
如此这般,半日时光,两匹骏马所拉的马车竟没有走出五十里路。苏母对儿子一向宠溺,此时更由着苏灿的性子一路慢行。
行到一个小镇时,苏灿忽然“哎呀”一声,说自己给姨娘准备的礼物未带,给母亲找了一家最大的客栈休息之后,苏灿骑乘快马回奔雪殇城。
快马加鞭,不到一个时辰便赶回雪殇城。
待看到自己家门口时,竟然发现府中武师、家丁、仆役等人背负行李,鱼贯走出府门。
苏泼风将最后一人送走,仰头看向头顶苏府门匾,一脸肃穆。
苏灿看着这位胖管家的背影,竟没有一丝奴颜婢膝之态,恍若看到一只厚重沉稳偌大铜钟竖在自家门前。
须臾,苏泼风双袖轻挥,苏府两扇大门完全敞开,露出院内楼阁一角。
苏泼风恨恨道:“破晓堂,尽管来吧!”
苏灿此时耳力惊人,虽然隔着一条宽阔的街道,却清晰听到苏泼风的恨恨之声。
“破晓堂,很厉害吗?”
苏灿庇荫府中,从未在江湖行走,自然不知道破晓堂的厉害。
传说破晓堂是江湖中最强的暗杀组织,出道以来未尝败绩。
此次不知受哪方雇佣,要对苏家下手。
苏灿待苏泼风走后,来到自家院墙之下。体内一线水之灵力流转,身形一动便跃过丈许高的院墙。如同一道流水,轻车熟路行至苏府议事大厅门外。
“嗯?竟然在喝酒?”
苏灿屏息凝神,站在门外听着屋内谈话声,苏敏二人丝毫未觉。
苏敏的声音:“破晓,破晓!破晓堂每次行动都在破晓之时,那个时刻是人一天中最疲惫的时候,这群只认钱的侩子手倒是会挑时间。”
苏泼风道:“雪殇城背靠茫茫凌云峰,只有南门可入,不若我持双锤在南门一夫当关,杀他个天昏地暗。”
苏敏猛喝一口烈酒,道:“错错错!破晓堂剑无空出,倾力所致,岂是你我二人可挡?今日你我兄弟对酒当歌,待明日破晓即便横尸苏家,也要杀怕破晓堂,方才无愧你我习武半生,无愧苏家列祖列宗。”
苏灿听得心中悲伤至极,父亲已达武者八级,今日观苏管家也不会低于武者七级之列。两位武者高手竟没有丝毫活命之意。
再想到今日父亲强颜欢笑,将自己与母亲送出城外,心中更加激愤。
不是未尝败绩的破晓堂吗?明日定让你有来无回。
苏灿听得片刻,事情已然了然于胸。
想到祖父数年前已达顶尖武者的行列,却一直未能寻得一丝天机,成就悟者之身。
再看自己如今悟者之身,心中对月璇姐姐更加感激。
苏灿离开苏家,再次来到小镇客栈的时候,天色已晚,只得与母亲留宿一夜。这也是苏灿的计划,有我在,苏家不需要千里迢迢,缩头避难。
破晓之前,雪殇城南门外十里处,一道挺拔的身影直立于黑夜之中。
面对从未谋面的敌人,苏灿双拳紧握,豪情满怀。
……
·
·
【新人新书,恳请全力支持!收藏送花推荐,来者不拒!小星躬身拜谢!】